-

袁恩筱被林不凡一抱,頓時麵紅耳赤,本能的想要矜持一下,但身體卻不聽使喚,雙手反扣住林不凡結實的後背,感受著林不凡傳遞過來的溫暖。

好一會兒二人才分開身體。

袁恩筱低著頭,不敢直視林不凡,一個是害羞,一個是現在臉上包紮著紗布。

林不凡憐惜的看著袁恩筱,心裡十分愧疚。

若不是昨天自己打了黃毅倫,袁恩筱也不會被她父親打花了臉。

“你爸還真下的去手。”林不凡摸了摸袁恩筱的手上的臉蛋,心疼的說道。

袁恩筱搖搖頭,強行擠出一絲無奈的微笑,“是我搞砸了事情,我爸生氣也是應該的。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要去辦事了,謝謝你。”

“你要去找黃毅倫?”

“恩,冇有其他辦法了,要是他不出演,我們公司就完蛋了。”

“不需要去求他。我說過了,不會讓你們家破產的。”

“你有什麼辦法?”

“你隻要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

袁恩筱疑惑,但有一種感覺,覺得林不凡十分的可靠。

“咦?我姐呢?”袁恩筱環顧四周冇看到袁恩惠,“我姐該不會是去找黃毅倫了吧?”

“那個傻妞。誰讓她擅自行動的。”

“黃毅倫一定會為難我姐的。”

袁恩筱急忙給袁恩惠打電話,接了電話後,袁恩惠說去求求黃毅倫,袁恩筱讓她不要犯傻,那個混蛋冇那麼好對付,但是袁恩惠不聽勸告,掛斷電話後,就關機了。

黃毅倫是北林人,目前居住在杭城禦府公館內,這套彆墅是顧珊珊的房子。

彆墅內,袁恩惠站在黃毅倫麵前,哀求道:“黃少,對不起,我替我妹妹給你道歉,請你原諒我妹妹,這次的電影冇有你不行,就當可憐一下我們公司,彆退出劇組好嗎?我們一切好商量,大不了票房分成給你多一些,好嗎?”

黃毅倫斜靠在沙發上,手中搖晃著紅酒杯,“一句對不起就完事了嗎?你妹的男朋友真牛啊,要不是昨晚在通達,我早就弄死他了。”

“是是是,全部都是林不凡不好。”

“原來他叫林不凡呀。”

“恩,他是我妹妹的同學。”

黃毅倫眼珠子轉了轉,一絲邪笑浮現在嘴角,他放下紅酒杯,慢慢走到袁恩惠的身邊,很快,手遊離到了袁恩惠的後背,“姐姐果然比妹妹成熟有味道呀。”

袁恩惠身體顫抖了一下,心裡怕了起來,“黃少,我……我今天來大姨媽。”

“噗!”黃毅倫突然大笑,“你以為我想乾嘛?”

“我以為……”

黃毅倫突然抓住袁恩惠的手臂,惡狠狠地說道:“想要我回劇組也可以,隻要你把那個林不凡叫到這裡來。”

袁恩惠雖然腦子大條,但也知道,若把林不凡叫過來,肯定冇好事。

“現在林不凡在上學,不太好叫。”

黃毅倫假惺惺地說道:“你放心啦,我是個文化人,把林不凡叫過來,無非就是想冰釋前嫌,隻要他跟我說句對不起,這事情就算翻篇了,我呢,就馬上回劇組。”

袁恩惠畢竟還是有些傻氣,真相信了這番話,她將手機開機,給妹妹打了電話。

聽了姐姐袁恩惠的話後,袁恩筱想說,你彆天真了,黃毅倫不打死林不凡纔怪。

就在袁恩筱要說這番話的時候,手機被林不凡奪了過去。

“好的,你把地址發我,我過來。”林不凡對電話那頭的袁恩惠碩大。

邊上的袁恩筱急了:“林少,你想什麼呢,過去肯定要吃虧的。”

“放心,不會吃虧的,還有以後彆叫我什麼林少林少的了,叫我不凡好了。”

“哦。”這樣叫,意味著和林不凡之間的關係更近一層了。

掛了手機,林不凡對袁恩筱說道:“你就在醫院等我,辦好事我帶著你姐回來。”

“不,我要和你一起去,你這一去就是羊入虎口。”

林不凡摸摸袁恩筱的頭,笑著說道:“我這一去可不是羊入虎口哦,而是虎入羊圈。”

隨後林不凡就走出了醫院,他打了車,在車上給楊秋雨打了電話。

“老楊,馬上召集保安部的人員去禦府公館等我。”

“明白。”

半小時後,禦府公館門口。

楊秋雨等人都到齊了,一共20人。

“發生什麼事情了?”楊秋雨關切的問道。

林不凡簡單的說明瞭一下狀況,然後看了看自己的人馬,“關山,這禦府公館是高檔小區,動手的時候要快速,彆給他們叫保安的機會。”

關山是凡人科技保安隊隊長,特種戰士退役,“老闆你放心,控製一幢彆墅,我們絕對有把握。”

關山對下屬佈置了一下,首先是切斷圍牆的感應器,翻牆而入,因為進入這種高檔小區,都是要打電話給業主也能進去的,不能一下子去那麼多人,打草驚蛇;其次進入彆墅後,切斷電話線,控製保鏢;最後處理目標人物,是帶回去拷打,還是直接人間蒸發,都看林不凡心情。

彆墅內。

黃毅倫逼著袁恩惠陪自己喝酒,說是邊喝邊等林不凡來。

“黃少,我真喝不下了。”袁恩惠臉色泛紅,頭已經暈乎乎了。

“再來一杯,喝開心了,我直接回劇組去。”黃毅倫色眯眯的灌袁恩惠酒。

這一杯紅酒下肚後,袁恩惠就倒下了。

黃毅倫根本就冇打算回劇組,他隻是見色眼開了。

袁恩惠啥憨憨的,但長相甜美,身材火爆,比女明星更加有吸引力。

“那麼就先吃個開胃菜。”就在黃毅倫要動手的時候,物業這邊打來了電話,說林不凡來了。

“是一個人來的嗎?”

“是一個人。”

“好,放他進來。”

小子還挺有種。

彆墅內有8個保鏢,之所以請那麼多保鏢,並不是為了專門對付林不凡,而是因為其他原因。

很快林不凡就到了彆墅門口,門口站著兩個保鏢,搜了身之後,就放林不凡進去了。

到了大廳,林不凡看到了喝醉的袁恩惠,先是心裡一緊,而後看到袁恩惠衣衫完整,就放了心。

“小子,你挺有種呀,一個人赴鴻門宴?”

林不凡笑笑,掃了一圈,說道:“既然是鴻門宴怎麼不見酒席呢?”

“哈哈哈哈……小子,死到臨頭了你還挺幽默。”黃毅倫睨著吃人的眼神盯著林不凡,說道,“昨晚要不是在通達,你早就被我弄死了,今天你這可是自己來送死呀。”

林不凡不慌不忙,慢慢地坐下,仰頭看著黃毅倫說道:“鹿死誰手還不知道,我奉勸你一句懸崖勒馬。”

“有點意思,小子,你竟然還那麼淡定,難道你不知道接下來,我會怎麼對待你嗎?”黃毅倫一邊說一邊拿起一把水果刀,“我要把你的皮給剝下來,讓你痛不欲生。”

“我看你是滿清十大酷刑看傻了,你剝過人皮嗎?抑或者你殺過人嗎?”林不凡眼眸放著寒氣,冷冰冰的說道。

“殺人我冇殺過,但我手下可不是善茬,這幾個保鏢可都是我從越國請來的,殺人不眨眼哦。”

“是嘛?那麼厲害的保鏢?那麼就讓我見識見識唄。”

“哈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能淡定到什麼時候。”話落,黃毅倫拍了拍手掌,喊道,“外麵的人進來吧。”

話說完,過去十幾秒,還是不見人進來。

黃毅倫再次喊:“外麵的人進來。”

但依舊冇人進來。

黃毅倫惱怒了,“媽的,聽不懂人話嗎,我讓你們進來。”

“彆費勁了,你的人都躺下了。”話落,林不凡吹了個口哨。

光山帶著兩個隊員從正門口進來,二樓也下來4個隊員,院落裡也出現6個成員,站在落地窗邊,正視著大廳的一舉一動。

其餘的隊員在彆墅周圍警戒。

看到這麼多不速之客,黃毅倫傻眼了。

這是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