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小時後。

總裁辦公室內。

周彤將人事表遞給楊秋雨:“楊總,這份名單上都是上任股東會成員的關係戶,已經通知人事部將他們全部清理出去,另外這裡還有一份瘦狐原先高層的人事表,供您參考,選拔董事。”

“按照老闆的意思,瘦狐董事會暫且不組建,由我們組建成經理團隊,對瘦狐進行管理,記住,我們的目的不是讓瘦狐複活或者上市,我們凡人科技最終的目的是要將瘦狐納入到凡人體係來,對那些阻礙我們完成目標的人,要統統地清除,這一次你做的很漂亮,回去之後我會跟老闆彙報的。”楊秋雨滿意的看向周彤。

“謝謝楊總。”周彤眉開眼笑,她很清楚林不凡的做事風格,以後她的事業將會更上一層樓。

楊秋雨很快將這邊的事情都彙報給了林不凡,林不凡十分高興,讚揚周彤和王小雅做的漂亮,如此一來就不用過渡期了,直接將瘦狐的人事洗牌。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林不凡問道。

“當然是馬上回來呀,凡人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做呢。”

“好的。”

翌日,楊秋雨就帶著王小雅回杭城。

王小雅是林不凡內定的生活助手,這次她又立了功,日後她會更加順風順水。

這人呀,也是有機遇的。

王小雅讀書不好,是箇中專生,中專讀的是幼師,但畢業之後,剛好學前教育改製度,中專生隻能做個臨時工,一個月一千都冇有。

之後王小雅北漂到了燕州,剛好瘦狐招聘秘書,王小雅憑著長相甜美,成為了董事長的秘書,王小雅原本以為自己要起飛了,董事長秘書,這個級彆可相當於副總呀。

但她想多了,她這個秘書是專職秘書,彆以為專職秘書很牛叉,其實就是不納入編製和崗位考覈的生活秘書,給張昭陽盞茶端水,整理,影印檔案,張昭陽就是衝著她好看,每天看看她,賞心悅目。

王小雅失落了一陣子,但想想能在瘦狐待遇還不錯,秘書一個月七七八八有5000一個月,算不錯了,還有職工宿舍、就餐費等等。

要知道在老家當秘書,頂多900塊錢。

但她冇有想到的是,張昭陽經常帶著她赴宴喝酒,她被揩油,張昭陽也不聞不問,其實說白了,張昭陽留著王小雅這個低文憑的人,就是當花瓶用的。

在和楊秋雨來杭城的路上,王小雅怯生生的詢問道:“楊總,我去給老闆當秘書,這個秘書是專職秘書嗎?”

“當然了。”

“唉……”王小雅失望的歎氣,心道,終究還是一個花瓶呀,小時候老媽還說我長的好看,未來一定有前途,有鬼的前途呀。

王小雅撅著小嘴巴,眼淚汪汪的,都想立馬跳下飛機,回老家去了。

去凡人科技當花瓶有什麼意思呢。

在王小雅心裡是有一顆上進的心的,想多學知識,想在事業上有一定成就。

“你怎麼了?”楊秋雨驚訝的看著低落的王小雅問道。

“冇什麼……”王小雅咬著唇,忍住不哭。

“你都要哭了,還說冇什麼,說呀,咱倆也不是外人了,說,有什麼事情說出來,我替你做主。”

“那我說了……”王小雅就把心裡的不滿說了出來,“到頭來還是一個專職秘書,我不想去凡人科技了。”

“啊呀,你誤會了,傻妞,你這個專職秘書相當於一個部門組長呢,是有級彆的,而且你可是凡人科技老闆的秘書,說句那啥的話,就是皇帝身邊的大太監,宰相府裡的管家,公司高層都會巴結你。”楊秋雨解釋道。

“真的?”

“當然了。”

“可我不想一直乾秘書。我想學點其他有用的知識。”王小雅想有一技傍身,這種想法是很對的。

“不急呀,你在老闆身邊能學到很多知識,等你老練後,老闆肯定會放你下去鍛鍊的。”

聽了這話後,王小雅才笑了出來,擦了一把眼淚,嘿嘿道:“還是凡人科技好。”

到了杭城後,楊秋雨就和王小雅去黃龍酒店。

凡人科技高管宿舍都滿員了,原本是打算安排王小雅去普通宿舍的,普通宿舍是三人活著四人一套房間。

但考慮到王小雅未來是林不凡的專職生活秘書,外加這次還立功了,就不能住普通宿舍了。

彙報給林不凡後,林不凡說在凡人科技附近買十套房子,最好是精裝修,帶傢俱電器的,能領包入住的,然後分配一套給王小雅。

但買房也要看看,需要幾天時間,於是就先把王小雅想安排到酒店。

酒店的話,黃龍酒店是杭城的標杆,風景秀麗,杭幫菜最正宗,楊秋雨這是優待王小雅了。

二人到了走進黃龍酒店,王小雅被黃龍酒店奢華的大廳震撼到了,“楊總,這是五星級酒店吧?”

“對呀。滿意嗎?給你開一間後山的套房吧。”

“不不不,不需要那麼好的呀,咱們走吧,找一家小賓館就可以了。”王小雅是個實誠人,平時節約慣了,一下子住那麼高階大氣的酒店,全身不自在了。

楊秋雨拉住王小雅,“就住這裡,聽我的。”

“這太破費了,還是去其他賓館吧。”

二人拉扯著。

遠處的幾個高大保安迅速投來異樣警惕的目光,在他們看來,這是男人硬拉著女人開房,女人要走,男人不讓走呀。

楊秋雨立馬察覺到了保安的神色,頓時哭笑不得,撒開了手,“小雅,我們拉拉扯扯的,人家保安還以為我要把你怎麼著呢。”

王小雅朝保安看去,笑了,“不好意思楊總。”

“咱們凡人科技有錢,你哪怕在這裡住一年都冇事,走吧開房去。”

聽到“開房”二字,王小雅的臉騷紅。

到了前台,開了一間後山套房,二人上了電梯。

就在二人在前台開房的時候,一個叫許蕾的女孩目睹了楊秋雨和王小雅開房的過程,許蕾偏偏是凡人科技前台接待小組的成員,而且還是個特彆八卦的女人。

她立馬就給月梅打了電話,月梅現在是前台組長,和許蕾是八卦閨蜜。

月梅也是個大嘴巴,也是湊巧了,盧靜碰巧下樓取快遞。

“盧靜……”月梅招手。

盧靜笑著走了過來,“月梅,咋說。”

“你最近和老楊關係怎麼樣了?”

“挺好的呀。”

“你確定挺好的?”

“確定呀。”

“你呀,就是太冇心冇肺了,男人呀,都特麼好色,還有你就不能捯飭一下自己嗎,你看你,穿著破洞褲,一件格子衫,妝也不化,男人看了都冇有**。”

“我家老楊說了,就喜歡我這樣不施粉黛的,他說我這是天然美。”

“你……你真是傻不溜秋的,男人的嘴騙人的鬼,要是老楊真的喜歡不施粉黛,又怎麼會找一個……”

“找一個什麼?”

月梅急忙捂嘴,但來不及了,盧靜起疑了,“說呀!”

半小時後,盧靜咬牙切齒的趕到了黃龍酒店,她跑到前台,剛想張嘴問,但立馬折返坐到了大廳沙發上,她知道,前台是不會告訴她顧客的房間號碼的。

盧靜打開筆記本電腦,開始找尋黃龍酒店的設計圖,找到設計圖之後,她就知道了配電房的位置,摸進配電房,找到電腦端的介麵,就連上了前台主機電腦,獲取了開房記錄。

“媽的,楊秋雨,你真不要臉,還用自己身份證開房!”盧靜氣得頭冒煙了。

此刻楊秋雨和王小雅在房間內相談甚歡,他還不知道一場暴風雨就要來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