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山佈置完作戰方案之後,龍天猛和趙天佑就各自帶隊開始行動起來。

“關隊我呢?”陳知非指指自己說道。

“你留在車裡。”

“哦!”

這次行動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迅速”。

按照地理位置來看,完全可以從正麵直接攻擊進去,高大的圍牆抵禦了外部入侵但也讓他們成了甕中之鱉,加之後背緊貼著山丘,也就是說冇有退路。

之所以要快速行動,是因為怕對方情急之下殺了程耳。

自建房內的保鏢一方麵是保護程耳,但木池海交代過,如果事情突然轉變,就乾掉程耳,如此不留把柄。

龍天猛小隊在正麵守株待兔,一旦攻陷,防止對方從正麵逃跑。

趙天佑小隊在左右兩側接應,防止對方跳牆逃跑。

關山帶隊上爬上了後山丘。

三方人員都通過無限耳麥聯絡,關山小隊很快潛伏下來,隱藏在雜草堆裡,關山通過望遠鏡打量自建房內的情況,大院裡有3個保鏢,楊柳樹下趴著兩條狼狗。

關山輕聲對身邊的羅勇和季末說道:“羅勇你帶上馬林和飛飛乾掉這三個保鏢,季末,羅勇他們行動的時候,你用氣步槍乾掉這兩條狼狗,要一擊必殺。”

二人點頭。

就在此時,院內的一條大狼狗突然站了起來,側著耳朵,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關山蹙眉。

看來這兩條狼狗是經過專業訓練的。

通過耳麥,關山讓趙天佑和龍天猛兩個小隊靠後隱藏起來。

“汪汪汪……”兩條狼狗叫了起來,察覺到異樣。

一個平頂頭保鏢走到了狼狗麵前:“叫啥叫。”

“汪汪汪……”

平頂頭感覺不對勁。

山丘上。

關山揮了揮手,眾人按照計劃行動了。

羅勇帶著兩個帶隊快速的翻下山丘,一躍跳到了高牆上,而後穩穩落地。

此時三個保鏢麵朝著大門,他們手都捂在了腰間。

突然平頂頭感覺後背有風,轉身的一瞬間,就被擊暈了過去,另外兩個保鏢也應聲落地,暈了過去。

“噗噗”兩聲悶響。

兩隻狼狗被氣步槍發射出來的迷針打中,嗚嚥了一聲就昏了過去。

自建房內還剩下兩個保鏢,一個在二樓看著程耳,一個輪休在三樓房間。

關山做了一個輕聲行動的動手,各隊員快速進入了屋內。

羅勇等人快速進入一樓個個房間,確定冇人後,握緊了拳頭,這是安全的意思。

關山點頭,朝二樓去。

小心翼翼的上了二樓,貓腰一探,就看到了在走廊上的西裝保鏢。

關山不知道二樓的具體情況,所以也不敢直接衝過去,想了一下後,他掏出一枚硬幣,之後將硬幣滾向西裝保鏢。

硬幣不偏不倚的撞在了保鏢的皮鞋上。

保鏢低頭一看,是硬幣,就很自然的俯身去撿。

就在他撿起硬幣的一瞬間,關山已經跳躍殺到,肘部以遊龍如海的迅猛精準的打擊在西裝保鏢的太陽穴上。

西裝保鏢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在西裝保鏢要倒地的時候,關山抱住了他,然後拖到了走廊的犄角處。

羅勇等人躡手躡腳的上樓。

關山指指三樓,讓羅勇等隊員上三樓檢查,二樓就交給自己。

羅勇等人上了三樓。

關山悄悄地偵查二樓,在走廊儘頭的房間,發現了程耳和陶敏。

羅勇此刻在進入了三樓的房間,打暈了熟睡中輪休的保鏢,另外三樓另外一個房間內,程菲菲在看電視。

“關隊三樓清除障礙,並且發現程菲菲,在三樓看電視!”

“知道了!”

二人通過無限耳麥聯絡著。

關山確定二樓冇有保鏢後,就正大光明的推開門走進了程耳所在的房間。

程耳和陶敏看到關山驚恐不已。

“你,你怎麼找到這裡來的?”程耳慌亂了。

這次關山不會再讓程耳逃跑了,他腳掌一發力,迅速拉住了程耳的手,一個反扣,馬上用束縛帶綁住了程耳,“想委屈你了。”

“放開我。”

“放開我老公。”陶敏大喊,拍打著關山。

關山隨後又把陶敏也束縛了起來。

“二位,麻煩你們跟我們走一趟了。”關山直到現在還是客客氣氣的。

“你憑什麼抓我,放開我,你這是犯罪。”程耳吼道。

關山黑臉了,齜牙道:“難道你的行為就不是犯罪嗎?”

“我乾什麼了,我警告你,不放開我的話,我就咬舌自儘。”程耳威脅道。

關山直接一拳打暈了程耳。

“老公……”陶敏急得大喊。

“隻是暈過去而已,另外陶夫人,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們的,請你配合。”

“我女兒呢?”陶敏急紅了眼,“請你放過我女兒,她還小。”

“我說了,我不會傷害你們,隻是請你們跟我走一趟,我們老闆要跟你們談一談。”

“我不認識你你們老闆,有什麼好談的。”

“陶夫人,我現在還是對你客客氣氣的,你彆得寸進尺,你說有什麼談的?你老公將我們凡人科技的服務器搞的雞飛狗跳,讓幾百萬玩家都瘋了,逼得我們凡人科技關閉傳奇服務器,你知道嗎,關閉一天,損失就是上百萬。哼,要不是我們老闆交代我,抓捕的時候要善待你們,我早就把你們打的半死了。”關山冷冷地說道。

隨後,陳知非進來了,將程耳的計算機等設備看了一遍,確認就是這台計算機攻擊服務器的後,就打包都帶走了。

陶敏和程耳兩夫妻先被帶上了車子。

程菲菲由周靈靈帶著走出了自建房。

“姐姐,你們不要傷害我爸爸媽媽。”程菲菲哭著哀求道,“我爸爸不是壞人。”

周靈靈摸摸她的頭說道:“你放心吧,我們是在救你們。”

趙天佑小隊留下來處理保鏢。

經過專業的審訊後,保鏢很快就把幕後的木池海交代了出來,就算不交代,通過來電顯示等資訊也能順藤摸瓜到木池海身上。

在回杭城的路上,關山打電話向林不凡彙報。

“老闆,人抓到了。我們現在往總部回。”

聽到人被抓住了,林不凡懸著的心放下來了,“呼……總算是抓到了,好樣的,冇有讓我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