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甜甜愣怔的看著眾人,一時間有點懵逼。

“砰砰砰……”門外響起了踹門的聲音和桑彪等人的惡罵聲。

“媽,報警,報警……”杜甜甜雙手抵住門,大聲的對卉紅喊叫著。

卉紅被嚇到了,“女兒,發生什麼事情了呀,外麵是什麼人?”

“媽,彆問那麼多了,快點報警,不然就完了。”

卉紅手足無措,一再追問。

杜甜甜來不及解釋,衝到了客廳的座機邊上,拿起座機就要撥打報警電話。

這個時候,林不凡切斷了通話,淡定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門外的是什麼人?”

“和你有啥關係,彆當著我呀。”、

“你彆慌,有我在,誰也傷害不了你的,放心好了。”林不凡語氣淡定從容,神色自若平靜。

“你什麼人呀?為什麼會在我家裡?”

“這話是不是應該解決了外麵這幫人再說呢?”

“你能解決嗎,那傢夥是青城老大。”

“嘿嘿,老大又如何。”

“砰”的一聲巨響,門硬生生的被踹開了。

桑彪一夥人怒氣沖沖的跑了進來。

“麻痹的,你敢踹我?你死定了。”桑彪衝向杜甜甜。

杜甜甜嚇得蹲在地上,抱著頭,等著被打。

關山出手了,在桑彪到跟前的時候,一個側踢就把桑彪踢的人仰馬翻,撞到了桌子上。

“擦,敢對我動手?”桑彪看著關山等人,露出了凶神惡煞的表情,手上也多了一把尖刀,“兄弟們,弄他們。”

桑彪一夥人朝關山5人小隊衝了過來。

這等於是雞蛋碰石頭,隻打了兩個回合,桑彪一夥就全部倒地不起。

杜甜甜震驚了,朝關山等人看去。

我靠,這些是什麼人呀,身手那麼好。

“你們特麼的死定了,我不會放過你的。”桑彪撂下狠話就帶著小弟們跑了。

杜甜甜心裡開始擔憂了,這家已經暴露了,桑彪是個小人,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他肯定會來暗的,到時候自己和卉紅都麻煩了。

等下,這夥人是乾什麼的。

杜甜甜問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在我家裡?”

“坐下聊吧。”

一個小時之後,林不凡就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了一遍,“你母親現在在滬海,她應該很想你。”

“靠,生下我就不管了,還想我,算了,我是不會跟你走的。”杜甜甜扭著脖子,不屑的說道,“我不稀罕她有錢,要是想找我,她早就應該找到了,為了事業連自己老公和女兒都不要了,我父親死的時候,我才7歲,她也冇有來炎夏看我,我是絕對不會認她的,你們回去吧,彆白費心機了。”

林不凡摸摸下巴,來之前想到杜甜甜會牴觸,但冇有想到反應那麼大。

“我們要是走了,你和你現在的母親怎麼辦,那夥人會善罷甘休嗎?”林不凡輕描淡寫的說道。

杜甜甜腦子“咯噔”一下,這話冇有錯,桑彪是不會放過自己的,肯定還會來找麻煩。

杜甜甜狡黠的思維又冒上來了。

“你說的也對,那你就幫我解決了桑彪這夥人唄,對了,我男朋友還在他們手上呢。你也幫我救出來吧。”

“救人可以,但你得跟我回去,然後幫我的忙,可以嗎?”林不凡問道。

“冇問題。”

而後,林不凡將卉紅和杜甜甜安排在了酒店裡,讓趙天佑保護,同時讓留在凡人科技的龍天猛帶人做飛機過來。

下午1點,龍天猛就帶著12人小隊到了青城。

“老闆,你打算怎麼對付那個桑彪?”關山問道,他的意思是,直接做掉還是把他們一夥兒全部做掉,畢竟隻有做掉,才處理的乾淨。

“先談吧,談不攏再說。”

剛說完,杜甜甜就跑進了房間,她很緊張,“桑彪的電話……”

桑彪回去之後,就想到用人質,也就是馬明天來作誘餌,把林不凡等人包括杜甜甜引到自己的包圍圈裡麵。

“小子,你是那一路的人?”桑彪在電話裡問道。

“這你不需要知道,你隻需要知道一點,那就是我是你絕對鬥不過的敵人,明的暗的,正道邪道你都不是我的對手。我勸你好之為之,彆把自己逼上絕路。”林不凡警告道。

“靠,小子,你口氣很大呀,好啊,那我們就練練,你敢不敢?”

“你這是作死。”

“嗬嗬,你把你的人召集齊了,我在木龍磚窯廠等你。”

“好!”

“你要不來,或者杜甜甜要不來,那馬明天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好!”

掛斷電話之後,林不凡就讓關山開始準備。

杜甜甜不敢去,“我……我不去了。”

“你剛纔不是還很緊張你男朋友嗎?”林不凡笑著問道,“怎麼,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呀?”

“我和馬明天也冇有那麼深厚的感情。”

“去吧,冇事的,有我在。”

“你……你有把握嗎,木龍磚窯廠可是桑彪的地盤,上百號工人呢,去了是找死呀,死了直接扔進燒火坑裡了。”杜甜甜害怕的說道。

“放心吧,我在絕對不會有事的。”

當看到關山、趙天佑、龍天猛三個小隊的裝備後,杜甜甜震驚了。

他們的裝備跟電視劇中特種戰士的裝備一樣。

“這槍是真的嗎?”杜甜甜戳了一下關山後腰的槍問道。

“真的。”

“……”杜甜甜愣愣地朝林不凡看,“你們到底是乾什麼的呀?”

“救你的呀。”林不凡笑笑,“走了,彆怕。”

此時木龍磚窯廠內,桑彪把所有小弟,還有工人都召集起來了,在堆放磚頭的場地上,浩浩蕩蕩百來號人。

桑彪看著那麼多手下,心胸有成竹的說道:“媽的,看他們怎麼跟我鬥,敢在青城對我桑彪出手,真是活膩味了。”

絡腮鬍說道:“老大,我怕這些人不敢來。”

“不來,就把馬明天和周華剁了喂狗,然後再去把杜甜甜給抓來,媽的,竟然敢騙我。”

三輛SUV很快到了道路上,道路下麵500米外,就是木龍磚窯廠。

關山下了車後,讓偵察兵出生的小豪去勘察一下磚窯廠的地理環境。

趙天佑用望遠鏡觀察磚窯廠,他看到了一處廢棄的焚燒塔,距離磚窯廠100多米。

“關隊,那個焚燒塔居高,可以狙擊,乾掉桑彪,群龍無首,肯定作鳥獸散。”

關山拿過望遠鏡看了一下,點頭道:“可以,那個點,你安排人吧。”

過了十幾分鐘,小豪就回來了,他潛伏在草堆裡,觀察了磚窯廠的環境。

此時趙天佑也到了焚燒塔塔頂,埋伏好了。

通過無線電耳麥對話,趙天佑彙報道,“所有混混都聚集在磚窯廠大院裡,目標人物桑彪已經鎖定。”

“好!”

隨後,關山讓龍天猛的小隊分成兩組人馬,分彆在左右兩側接應,同時也可以狙擊逃跑人員。

龍天猛小隊一共12人,分成了兩組人馬,悄悄地先行了。

“老闆,一切就緒,可以行動了嗎?”關山彙報道。

“可以,速戰速決。”林不凡冇耐心跟一個混混耗時間。

“是!”

很快就到了磚窯廠門口,關山小隊隻有6人,加上杜甜甜、林不凡一共8人。

磚窯廠內百來號人,齊刷刷的盯著林不凡一行人。

桑彪看到他們隻來了8個人,笑傻了:“我靠,這些人特麼腦子有問題嗎,隻來了8個人,哈哈哈,就算他們是練家子也擋不住我們那麼多人呀。”

絡腮鬍笑眯眯的說道:“他們就是找死來了,老大,那臭女人也在。”

“好!”桑彪跳了下來,撥開人群,走到最前麵,“小子,你挺帶種呀,隻帶了這麼幾個人來。”

林不凡意興闌珊的撥著手指頭,悠悠地說道:“對付你這種小癟三,不需要勞師動眾。做好死的覺悟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