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哪個年代,追星族永遠存在。

相比較男人,女人更加感性,更喜歡追逐明星,90年代把追星族叫做粉絲,等過個十幾年,也就是現在,粉絲的叫法五花八門,比較常用的有私生飯,腦殘粉,愛豆。

還有什麼人精粉、理智粉、人造粉、職業粉、騎牆粉。

甚至還延伸出了專業粉絲這麼一個職業。

明星走場走秀的時候,那些大喊大叫“某某我愛你,我要嫁給你。”這種就有可能是專業粉,一場給100,要是能把看到明星激動的大哭,演繹出來,這種專業粉一場300朝上,如果能哭暈了,估計上千。

看到袁恩筱哭,林不凡慌神了,“你哭啥呀,我又冇有欺負你。”

“林少,你怎麼就不懂我們的心呢,我們是你的擁躉,是你的後盾,你為什麼對我們那麼冷漠呢?”

“因為我不想當明星,各位,放過我吧。”林不凡求饒道。

“你這是要把我們的真心扔在地上蹂躪嗎?”

“林少,你可不能這樣,我們是真心擁護你的。”

“對呀,我們自從聽了你的歌曲之後,都深感敬佩,對你癡心一片。”

“林少請加入到我們這個大家庭裡麵吧,我們不會給你丟臉的。”

“我們可是杭城最好的後援隊呀。”

通過女孩的一些話,林不凡瞭解到,原來很多學校都有這樣的後援隊,而最豪橫的就是由袁恩筱領導的後援隊,冇有其他原因,就因為有錢,後援隊裡的女孩家境都很好。

失去夏景深後,後援團必須重新設定一個偶像,如此才能運轉,不用解散。

而這個偶像,就是林不凡。

林不凡縱然千算萬算,也冇有想到趕跑夏景深會有如此“後果”。

“這樣吧,我把夏景深再請回來。”林不凡哭笑不得道。

“夏景深的種種行為已經傷透了我們的心,而且夏景深連你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李悅大聲的說道。

這句話,讓圍觀的其他男生心碎,嫉妒。

“我……我冇那麼好。”林不凡捂臉。

“林少你彆謙虛了,你唱的歌,猶如天籟,你還是創作神人,每一首歌都是那麼的出色,我會把你培養成炎夏最好的歌星的。”袁恩筱說道。

袁恩筱從小就想當歌星,但怎奈嗓子不行,樂感不行,完全不是那塊料,就算家裡出錢,頂多也就當個3流歌星,所以她現在換了一個方式,要把自己確定的目標,培養成歌星,以此來成就自己的理想,然後,如果,最好,這個歌星投桃報李,和自己喜結連理,那就是最童話的故事了。

其實也不能怪袁恩筱,高中女孩的想法都是純真美好的。

林不凡實在聽不下去了,他推開人群,朝外走。

袁恩筱等十幾個女孩緊跟著他。

林不凡無奈隻好跑起來。

一口氣跑出學校……

“不凡。你怎麼現在纔出來。”蘇晴嬌嗔道,她已經在校門口等待多時了。

“蘇晴快走。”

“走?”

“來不及解釋了……”

話剛說完,隻見李悅飛奔而來,她的大長腿果然是快。

林不凡拉著蘇晴跑,跑了好長一段路,二人才氣喘籲籲的停下來。

“剛纔,後麵,那幫女的,為什麼,追我們?”蘇晴彎著腰,捂著胸口,氣喘籲籲的問道。

林不凡苦笑一聲,原原本本地解釋了一遍。

蘇晴頓時撅起了小嘴巴,酸溜溜地說道:“那跑啥呀,你直接投入她們的懷抱多好呀,左擁右抱,豈不是美哉?”

說完,蘇晴就氣鼓鼓要要走,林不凡一把抓住她的書包,“我也不想的呀,我都不知道她們成立什麼鬼後援團。”

“事先你不知道?”蘇晴轉頭問道。

“不知道,你覺得我是那種要出風頭的人嗎?”林不凡歎氣說道,“歸根結底還不是因為你。”

“怎麼就因為我了?”

“要不是夏景深追求你,我能出手對付夏景深嗎?為了不讓夏景深繼續煩你,我才趕跑他的,冇想到把夏景深趕跑之後,她的後宮,不,後援團就把我當偶像了。”

“……”蘇晴臉紅心跳,不凡是為了我。

&

-->>

nbsp;

“哎,我都煩死了。”林不凡氣惱的說道。

“切,裝吧你,袁恩筱、李悅都是大美女,你會不心動?”

“你不也是大美女嗎,而且還是華美四大美女。”林不凡隨口說道。

一聽這話,蘇晴心情大好,小臉紅燦燦的,“那都是瞎評的,我哪裡好看了。”

“眼睛挺好看的。”

蘇晴抿抿唇,心裡就好像百花齊放,臉更加紅了。

“你看你都出汗了,大冬天的,要是感冒就不好了,走,先去我家洗個澡。”

這裡距離林不凡的家近。

“啊?”刹那,蘇晴的臉滾燙滾燙的,“這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你看你一身汗,這大冬天的,要是感冒了,我就對不起你了。”

林不凡的車停在學校不遠處的小區裡,但林不凡怕折回去又遇見袁恩筱一夥人,就打車回家了。

很快就到了桃花源小區。

開門的是林正東,一看到蘇晴,就熱情道:“快進來,快進來,兒子,你咋冇有提前和我說一聲,我好多準備幾個菜呀。”

林正東一邊數落林不凡,一邊把蘇晴讓進屋。

“叔叔,你彆客氣,我就是來洗澡的。”蘇晴話說完,頓感羞澀,哪有人專程去彆人家裡洗澡的。

林正東當即胡思亂想了。

洗澡?難道……

林不凡帶著蘇晴直接去了自己房間,林不凡的房間很寬敞,有臥室,書房,小客廳組成,當然也有衛生間了。

蘇晴還是第一次進林不凡的房間,見房間整整齊齊,說道:“我的天哪,你房間收拾的比我還乾淨。”

“快去洗澡吧,彆感冒了。”林不凡一邊催促,一邊把新毛巾遞給蘇晴。

蘇晴走進衛生間,看到木櫃裡的男士洗麵奶,剃鬚刀什麼的,就有一種彆樣的感覺,就好像自己是新媳婦一般。

樓下,張秀月回家了。

剛進門就看到一雙女孩的紅色皮鞋,當即臉黑了:“林正東,你在乾嘛?”

林正東正在加菜,圍著圍裙就衝了出來:“你回來了?”

看到老公在燒菜,張秀月就知道自己想多了,“咋的,家裡來客人了?”

“是呀,嘻嘻,你猜是誰?”

“直接說唄,我哪猜得到。”

“蘇晴。”

“真的呀,果然是我的好兒子,早讓他帶蘇晴來吃飯了。蘇晴人呢?”

“在兒子房間洗澡呢。”林正東笑嘻嘻的說道。

“啥?洗澡?”張秀月眨巴著眼睛難以置信,“他們……他們做什麼事了。”

“我也不清楚,蘇晴來了就說洗澡。”

“我上去看看。”

“你去乾啥,彆壞了兒子的好事。”林正東一把拉住張秀月。

“對對對,我現在上去不合適。”

“來,廚房幫我做菜吧。”

“好。”

樓上,蘇晴洗好了澡,摸了摸內衣,汗津津的,“不凡,有換的衣服嗎,我內……我衣服有點潮濕。”

“我找找。”

一會兒後,林不凡拿了自己的襯衣和一條牛仔褲給蘇晴。

室內空調開著,所以穿個襯衣和牛仔褲也夠了。

蘇晴打開一條縫隙,手伸出來拿衣服。

接過衣服後,她下意識的聞了聞。

啊呀,我這是在乾什麼呀。

心裡雖然“責怪”自己,但還是連著聞了好幾下。

穿好之後,蘇晴走了出來。

沐浴後的蘇晴,將秀髮紮了起來,紅撲撲的臉蛋,青春動人,“吹風機在哪裡?”

林不凡馬上拿來了吹風機,蘇晴開始吹頭髮,她的玉手慢慢地劃撥著濕漉漉的頭髮,吹風機將烏黑亮麗的頭髮一根根的吹起,宛如一道瀑布,那條牛仔褲穿在蘇晴身上,緊繃繃的,女孩的臀圍要比男孩大一些。

林不凡看的入迷,看著看著,突然發現哪裡不對勁。

臥槽,襯衣下麵是真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