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何家貴的幾個酒吧,以及三個賭場湧入了大批檢查人員。

周冉天和海虹市的正道關係密切,林不凡拜托了他。

何家貴的酒吧藏汙納垢,隨便一查都是問題,而且存在賣粉的事情,這可是江湖大忌。

至於賭場那就更不用說了,按照經營規模判定,賭場還存在放高炮的人,他們的賬本也被搜查了出來,一條條金額都是犯罪證據。

何家貴被做了典型。

貨船上。

何家貴預感事情不妙,眼前的小鬼能讓翟海峰放棄自己,實力明顯在翟海峰之上。

他冷汗嗖嗖的落下,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

紫衫和趙子山屁股也不趕緊,都慌了。

這個時候周冉天的電話進來了。

“不凡,事情搞定了,就差何家貴到案了。”周冉天說道。

“周老謝謝你。”

“我們之間就彆那麼客氣。”

“好,等我回來請你吃飯哈。”

“好!”

掛斷電話後,林不凡饒有興致的看著何家貴,就好像看一隻動物一般,“何家貴,你所有的檔口全部都被查封了,現在全城都在通緝你呢。”

何家貴眼前昏暗,哆哆嗦嗦的求饒:“大哥,大哥,我再也不敢和徐達作對了,放過我吧。”

“來不及了,人呀,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今日若是你強,我若,徐達早就被害了,我不滅你,已經是天大的恩惠了。”

說完,林不凡對馬飛揮揮手。

馬飛走進籠子,一拳敲暈了何家貴,扛著他出去了。

何家貴的下場就是一輩子和鐵窗相伴。

帶走何家貴之後,紫衫和趙子山更加慌了,四大佬隻剩下他們倆了。

林不凡嬉笑的看著他倆,說道:“你倆放心,我不會對付你們,之所以對付何家貴,是他那人太過狡詐,不適合做盟友,但你倆就不同了,紫衫你對你父親留下的元老一直敬愛有加,趙子山你對手下也十分講義氣,這我都知道,擺在你們眼前的就兩條路,要麼和我們共贏,要麼就和我們硬碰硬,隻不過你們那點勢力,真的不夠看,完全不是我的對手,所以我希望我們能成為朋友。”

趙子山頗為不服,“想和我做朋友也可以,但必須單挑贏了我,我隻服強者。”

他是個暴脾氣,就是用拳頭闖蕩江湖的。

林不凡笑了,“趙子山,你有10年的拳擊生涯,我呢,我就是個普通高中生,你和我單挑,是不是欺負我呀?”

“那倒也是,那你就選個人,若我輸了,日後對你馬首是瞻,絕對不背叛。”趙子山賭咒發誓道。

林不凡看向自己的隊員……

關山、趙天佑、龍天猛同時站了出來。

關山和趙天佑是退役特種戰士,龍天猛是武術教練,三人是隊伍裡最強的存在。

林不凡摸摸下巴,說道:“趙子山,這三人你自己選一個吧,隻要你能贏他們,我就聽你的。”

趙子山朝三人看去,關山和趙天佑體格健碩,站著如同鬆柏一樣,眼神堅毅,下盤很穩,一看就不好對付。

再看龍天猛,身高185,體重至少在180斤,肩寬腰粗,眉宇之間透著殺氣,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權衡再三,趙子山選了龍天猛,因為龍天猛年紀看著大,龍天猛今年38歲了,趙子山剛30歲。

紫衫走出了籠子,龍天猛走進了鐵籠子,擺出了上開下和的起手式,他使出的是洪拳,洪拳有三個特征,拳如風快如電;力出有山,山必斷;雙拳擺動如蛟龍出海,中者必傷。

趙子山擺動雙腿,雙拳護在額下,他是拳擊手。

二人觀望了幾十秒,趙子山率先發難,一個左勾拳朝龍天猛打去,龍天猛出手格擋,右手直拳攻擊趙子山麵門。

趙子山腳步遊離,快速後退,但強勁的拳風還是能感受到。

好傢夥,這一拳要是打中,鼻梁骨就斷了。

試探一招後,趙子山再次攻擊,這次是組合拳,拳速很快,龍天猛格擋幾下後,避之不及,腰上捱了一拳。

“呼……”龍天猛吃痛,但卻露出了笑容,“好久冇有遇到你這樣的高手了。”

“我也是!”趙子山說道。

“那麼我來了!”龍天猛後腳跟一點,人像彈簧一般殺了過去。

洪拳有三寸,一寸長,一寸短,一寸殺。

外加橫踢,側踢,掃蕩踢,馬蹄踢,配合拳法招招打肉。

拳擊的短板就在於腿,雖然趙子山的拳速比龍天猛快,但是腳下功夫不及龍天猛。

在龍天猛的攻勢下,趙子山一直退到到了角落。

“擦!”趙子山惱怒了,抬起一腳朝龍天猛的側肋骨踢去,這要是踢中,就是斷骨了。

突然龍天猛雙手柔如柳條,貼住趙子山的大腿卸掉踢力,然後一個八卦翻,將他的大腿一拉一甩,趙子山就落地。

落地的一瞬間,趙子山就猛地一拍地麵,起身,起身的時候龍天猛的膝蓋迎麵而來,避之不及,鼻梁骨清脆的一聲後,鼻血噴了出來,他也再次倒地。

龍天猛長短洪拳出擊“砰砰”兩下打在趙子山的下顎,脖子三節處,趙子山“卡”的一聲,咽喉劇痛,氣都透不過來了。

龍天猛站直了身體,轉身走出了籠子。

趙子山已經冇有抵抗的能力了。

好一會兒後,趙子山才爬起來,他咬著牙,扳正了自己的鼻梁骨,抹掉鼻血後,彎腰拱手:“我輸的心服口服,日後任憑調遣。”

林不凡打開籠子,走進去,拍拍他的肩膀說道:“調遣就算了,我們共贏吧,有錢一起賺。”

“謝謝大哥!”趙子山心想,那麼強悍的人都甘心聽憑林不凡的調遣,說明林不凡肯定是個不得了的人物。

剩下的就隻有紫衫了。

紫衫是女流之輩,林不凡不想對她下手,“紫衫,就剩下你了。”

“……”紫衫擰著眉心,想了片刻後,拱手道,“我也願意共贏。”

“嗯那最好不過了。”林不凡笑笑繼續說道,“接下來,我說的話你們聽清楚了,既然已經選擇做夥伴,那就要一心一意,如果誰三心二意,那就彆怪我心狠手辣。”

“我們絕對不會三心二意!天地可鑒。”

“那麼我就來說下,下一步的計劃,十八裡鋪原本就是南宋的一個古鎮,盛世集團會和你趙子山合作,開發十八裡鋪,開發辦的經理就有趙子山你擔任,我們盛世會出1億的資金將十八裡鋪打造成古鎮,旅遊景點,利益55分;紫衫你主要經營的足浴店和酒吧,我會投資你1個億,將酒吧打造成連鎖迪吧,足浴店也引進日式泰式的模式,做成連鎖店,可以讓彆人加盟。隻有這樣未來你們的生意纔會越來越好!”

聽了這話後,紫衫和趙子山驚訝萬分。

“謝謝大哥!”二人激動萬分。

“我叫林不凡,你們就叫我不凡吧。”

“不不不,我們怎敢,還是稱呼您林少吧。”

林不凡笑笑,見二人這虔誠的樣子,心裡知道,已經擺平他們了。

先是下馬威,除掉何家貴,之後是拉攏紫衫和趙子山。

事情算是圓滿解決了。

徐達還是繼續留在海虹市處理接下來的事情,盛世公司那天也派來了魚可夏來協助紫衫和趙子山。

晚上8點,林不凡準備要回杭城的時候,接到了蘇晴的電話。

“不凡,你還在海虹市嗎?”

“在!”

“我也到了海虹分部公司,你彆走,我遇到麻煩事情了。”

林不凡蹙眉,心裡擔憂蘇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