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天後,陸天龍就回到了大興山。

金善明鬍子拉碴,人也憔悴了。

“錢我都準備好了,今天就可以去轉股份。”陸天龍迫不及待的說道。

“好!”

於是,金善明、陸天龍、安冉就來到了工商局將法人變更了,還把金善明名下的所有股份全部都轉移到了陸天龍的名下,整個金旺公司所有股份全部都是陸天龍的了。

陸天龍將30億全部打進了金善明指定的賬戶中,一共30個賬戶。

這30個賬戶都是林不凡在海外虛開的30個公司,專門用來轉移資金的。

錢進了賬戶之後,林不凡就開始操作,將30億洗白。

洗白也叫洗錢。

關於洗錢,那就又是一個門道。

至於那5億,林不凡給了金善明,金善明已經將錢全部轉移到了海外的賬戶上。

辦好事情之後,陸天龍就邀請金善明吃最後一頓飯。

“金老闆,托你的福,我有了一座金山,真是太感激了,中午我做東,吃最後的散夥飯,之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唉,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嫁衣呀。”金善明表現的很低落,“吃飯就算了,我要準備準備,離開炎夏。”

“你準備去哪裡?”

“這我就不說了!”

“對對對,這冇有必要告訴我,那兄弟我就祝你一路順風,在國外生活的開心。”

二人握手。

安冉說要安排金善明離開炎夏,讓陸天龍先回去。

待陸天龍離開後,安冉笑著說道:“金善明,我這招金蟬脫殼怎麼樣,陸天龍替你背黑鍋,你卻不用負一點法律責任。”

金善明和陸天龍之間是入股關係,並冇有證據表明金善明欺騙了陸天龍,因為安冉是絕對不會指正金善明的,也就是說原本曆史上金山騙局的主角金善明,變成了陸天龍。

為了安全起見,林不凡還是讓趙天佑送金善明和杏花出了炎夏。

杏花並冇有死,她不過是按照安冉的指令和金善明演了一齣戲給陸天龍看。

也隻有如此,陸天龍纔會相信金善明是逼不得已出售股份的。

晚上,趙天佑帶著兩個隊員押著金善明和杏花坐著林不凡的私人飛機前往波利威亞。

波利威亞是落地簽,這地方隻要有錢什麼事情都能辦到。

再說陸天龍回到大興山的時候,發現那幾個礦工都不在了。

他開始以為是金善明解雇了他們,畢竟他們都和杏花認識。

晚上,安冉冇有回大興山,而是打了電話給陸天龍,“陸總,我就不回大興山了。”

“安冉留下來陪我吧,我可以給你很多錢。”陸天龍少了鄭甜甜後,頓感寂寞,他十分想品嚐安冉這種社會女強人的滋味。

“陸總,我也想留下來,隻不過老家的父親生了病,我必須趕回去。”

“那等你父親病好之後,你再來我這裡,怎麼樣?”

“好,那你多保重。”

“你的報酬等我發售了股票就還你。”

“不急,慢慢來!”

翌日,陸天龍海華的團隊就到了市裡麵。

他們在市裡麵開設了辦公室,然後開始大肆宣傳,在報紙上,電視上,陸天龍還給所有生意夥伴發出了邀請。

正值黃金大漲之際。

很多相信陸天龍的生意人就紛紛出巨資投資金旺礦業。

有些商人來到大興山實地檢視,隻見工人在鑽孔,河道上在掏碎金子。

這些碎金子都是陸天龍去杭城的時候,安冉買來埋到河道口的,如此能保證半個月都能有碎金子流到河裡。

商人們看到碎金子,再加上陸天龍海華老闆的身份,那是深信不疑。

媒體也報道了這件事情。

杭城朝陽電器。

林不凡端著咖啡走進餘晨曦的辦公室內。

隻見餘晨曦板著臉,手上拿著報紙,鼻孔朝天,明顯不悅。

林不凡將咖啡放在她麵前,疑惑的問道:“咋了,一臉的烏雲密佈。”

“你說咋了,還說自己會看相,你自己看看……”餘晨曦將報紙塞到林不凡的手上。

林不凡看了看,就看到了財經版塊上的新聞,“寧博商人陸天龍擁有了一座炎夏最大的金山,短短10天就募集到了20億的資金,這座金礦儲存量在1000噸以上,陸天龍有望成為炎夏首富……”

“嗯,怎麼了?”林不凡早就看過報紙了。

“你說怎麼了,你不是說陸天龍什麼眉心染黑,要破產嗎?你看他,不但冇有破產,還發財了,怪不得他那麼有底氣說要在杭城開50家分店,這下麻煩了。”餘晨曦倍感壓力,商場上資金就是彈藥,誰手上的彈藥多,就更加強大。

林不凡笑笑說道:“餘總,你彆擔心,我看麵相不會有錯的。”

“哼,彆說了,出去乾活吧。”餘晨曦氣呼呼的說道。

“得嘞,那我就出去乾活了,餘總,你彆太焦慮了,以你的才能,陸天龍絕對不是你的對手,再說了,還有我幫你呢。”

“這倒也是!錢也不是萬能的,做生意還要靠營銷,靠技巧。”

“嘻嘻,這就對了。”

連續一週,陸天龍都成為了焦點人物,甚至還接受了保山市媒體的電視采訪。

采訪後,外來的投資就好像雪花一樣紛至遝來,其中還要海外投資商。

短短半個月時間陸天龍就募集到了40億資金,這在當時是一個難以想象的數額了。

坊間也把儲存量從1000噸說到了3000噸。

交大銀行也不急著讓陸天龍還錢了,他們巴不得陸天龍遲點還錢,這樣還能多賺很多利息錢。

陸天龍很快就膨脹了。

他在電視上叫板朝陽電器,“我要在三天內在杭城開100家海華電器城,3個倉庫,三家物流公司。”

他還真那麼乾了。

一天之間就找了100家店鋪,簽訂了租賃合約;第二天買下了現成的3個倉庫,用來儲存電器;第三天在杭城的三個主城區開了三家物流公司。

很快報紙上又有了新的新聞,海華大手筆和櫻花過索尼公司、鬆下公司簽約,引進櫻花國的一流電器。

90年代櫻花國的電器貴,但質量的確比國內的牌子好,所以銷量也是十分好的。

朝陽電器人心惶惶。

都在議論這場戰很難贏。

“我們有海兒和長紅,海華有索尼和鬆下,這場仗我們能贏嗎?”

“櫻花國的電器還是更勝一籌呀。”

“對了,你收到郵件了嗎?”

“什麼郵件?”

“海華公司也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了我的郵箱,發信件給我,想挖我去海華上班。”

“還有這樣的事情?”

“是呀,很多人都收到了信件,八成是我們公司出了內奸,將員工郵箱資料,電話資料都賣給了海華的人。”

“海華給出什麼條件?”

“兩倍工資,提成也是兩倍,還有帶薪年假、旅遊、租房補貼、公交補貼等等。”

“我擦,這陸天龍是真不差錢呀。”

“一座金山呢,你說他能差錢嗎?報紙上都說了,他可能成為炎夏首富。”

“那有人離職嗎?”

“昨天5個,今天不知道……”

兩個銷售部的職工私下竊竊聊著。

餘晨曦辦公室站著好多人。

三組組長歐燕帶著小組12名成員遞交了辭呈。

餘晨曦臉色通紅,低沉道:“歐燕,你也是朝陽的老員工了,這樣做,你對不得公司對你的培養嗎?你對公司就冇有感情嗎?你個人離職也就算了,還帶著一組的人離職,你居心何在?”

“餘總,所謂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我在朝陽6年了,還是個組長,陸總答應我,隻要我帶著整個小組過去,就讓我做杭城分公司副總經理,我的小組成員工資翻倍,提成翻倍。”歐燕傲然的挺立,不卑不亢的說道。

其實她冇有錯,人嘛,總是要往高處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