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安室裡坐的是個20歲出頭的小保安,臉稚嫩,但帶著一點匪氣。

“去去去,我們主管交代過,銷售人員冇有得到許可不能進廠!”小保安揮手趕林不凡。

林不凡拿出一包華子放在小保安麵前,“兄弟抽菸。”

小保安平時抽的是8塊一包的紅塔山,一看到華子,眼睛就撐開了,心道:這小哥倒懂點人事。

接過華子後,小保安就美滋滋的抽了一根。

“小兄弟,我們呢也不進去,進去就是為難你,我就想問問這廠長什麼時候出來呀?外麵風大,你看我組長,鼻涕都掛下來了,再這麼等下去得感冒呀。”林不凡笑著問道。

“你要早點問我,不就好了,我們廠東麵有個小門,專門供廠長進出,現在這點,廠長應該在飯店吃飯了。”

“哪家飯店呀?”

“旺福樓,就東麵大街100號,我們廠長就喜歡吃他們家的酸菜魚,這段時間天天去。”

“好好好,謝謝小兄弟。”

林不凡問了後,回到了歐燕的身邊,歐燕全身僵直,鼻涕已經掛落在嘴角,但也不擦擦,她覺得這是誠意。

林不凡看她那模樣,心裡好笑。

“組長,咱們彆在這裡耗費時間了,人家廠長根本不在廠裡,也根本看不到你這誠意。”

“什麼?不在廠裡?”歐燕十分失落,她還以為廠長一直在廠裡,這樣等廠長出來的時候,肯定會被自己的誠意打動。

“廠長現在旺福樓吃飯呢,我們要不現在過去?”林不凡說道。

“走!”歐燕吸溜了下鼻涕,僵手僵腳的朝前麵走,那樣子就好像機器人走路一樣,十分彆扭。

“噗嗤”林不凡還是笑了出來,這歐燕還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到了旺福樓,歐燕和林不凡就打聽廠長在哪個包廂吃飯。

飯店的老闆有點警惕,問道:“你們找德福電扇廠長乾什麼?你們的樣子也不像是工人呀?”

歐燕耿直表明瞭身份。

“走走走,趙廠長吃飯不喜歡被人打擾。”老闆不耐煩,心想,你們當我這裡是什麼地方,不吃飯就滾蛋。

歐燕還一個勁的哀求老闆:“老闆就告訴我們吧,我真的有要緊事情找趙廠長。”

“走走走,出去等。”

林不凡搖頭,抽出兩張100直接塞進老闆口袋,“老闆,行個方便。”

老闆一摸口袋,臉色就變了,“啊呀,看你們跑銷售的也不容易,我就告訴你們吧,趙廠長在2樓202號包廂,你們自己去找他吧。”

白撿200,老闆心裡也美滋滋的。

上樓的時候,歐燕得意的說道:“看到冇有,隻要拿出誠意,不管任何人都能打動。”

歐燕冇有看到林不凡塞錢給老闆,還以為是自己的誠意打動了老闆。

林不凡真是無語了,也懶得解釋。

他之所以跟著歐燕胡鬨,一是想瞭解下銷售人員的現狀,以便於改革,二呢,也是想看看跑銷售的難度。

到了202號包廂,歐燕就敲門,趙老闆以為是上菜的,就喊進來吧。

歐燕和林不凡走了進去。

一看不是服務員,趙廠長眯著眼睛問道:“你們是不是走錯房間了?”

“冇有,我們就是來找趙廠長您的,這是我的名片。”說著,歐燕就把名片畢恭畢敬的遞給了趙廠長。

趙廠長接觸的銷售員太多了,心裡十分不耐煩,瞥了一眼就把名片放一邊,說道:“你們想要和我合作,對不?”

“對對對,我們很想和趙廠長合作,我們的店鋪現在新開張……”

一聽新開張的電器公司,趙廠長就不耐煩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等我考慮一下再給你打電話。”

歐燕聽後,說道:“趙廠長,我們是真的很想和你合作的,請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我知道了,現在我要吃飯,請你們出去!”趙廠長已經按捺不住了。

“好的,您先吃飯,我在外麵等你。”

“不用等了,我會打電話給你的。”趙廠長推脫道。

“趙廠長,我們的實力很雄厚的……”

“好了好了,我要吃飯了,請你出去。”

歐燕咬咬牙,隻好退回到了門口。

“冇戲!”林不凡說道。

“不急,要拿出誠意,一直跟著趙廠長。”

林不凡捂臉,嘀咕一句:“怎麼有一種高利貸追債的感覺。”

趙廠長吃好飯後,歐燕就跟著他,一直跟到廠裡,又被保安攔下。

這一次,他們去了東門等。

一直等到天黑,趙廠長開著豐田車出來了。

歐燕就好像碰瓷一般突然從一邊跳出來,趙廠長嚇得魂飛魄散,一個急刹車。

但還是晚了,“砰”的一聲,歐燕飛了出去。

歐燕就好像打不死的小強,掛著鼻血站了起來,還舔著笑容:“趙廠長你考慮了一個下午,考慮的怎麼樣了,我們是真的很想和你合作的。”

趙廠長都要瘋了,看著歐燕,都有衝動要弄死她了。

“滾蛋!”話落,趙廠長就驅車回家了。

一個小時後,歐燕和林不凡來到了東湖小區,這是趙廠長的家。

“繼續糾纏似乎不好吧?”林不凡鬱悶的說道。

“你懂什麼,銷售銷售臉皮要厚。”

林不凡仰頭憋住笑,“至少吃了飯再去吧?”

“吃什麼吃,就要餓著,這纔是誠意。”

林不凡感覺歐燕不去搞傳銷真是可惜了!

到了302室,歐燕就敲門,趙廠長是離異,一個人住,開門見到歐燕,嚇得倒退三步,“怎麼又是你,你陰魂不散呀?”

“趙廠長……”說完,歐燕跪坐在地上,臉色真摯,“我們朝陽電器很想和您合作,給個機會吧,我們一定能雙贏的。”

“滾蛋!”趙廠長直接把歐燕給踢出去了,然後關上了門。

林不凡都要醉了,接下去歐燕還有什麼招式?

大概過了2個小時,歐燕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她脫下外套,解開襯衣的兩顆鈕釦。

林不凡驚愕了,問道:“組長你要乾什麼?”

“林天,你知道為什麼女人跑銷售更加得心應手嗎?女人天生有魅惑男人的資本。我隻能發揮女人的魅力了。”

歐燕來自農村,身板比男人還結實粗壯,皮膚黑的跟煤炭似的,五官各自生長,好不協調。

“你之前用過美人計嗎?”林不凡捂嘴笑問。

“冇有,這是第一次。”

“組長,還是算了吧。”

“這是朝陽電器的第一次戰役,我作為3組的組長,必須要開門紅!林天,我去了,這件事情你彆說出去。”

“哦,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林不凡心裡都特麼的要笑抽風了。

歐燕再次敲門,趙廠長覺得都過了那麼久了,應該不會是歐燕,打開門還是歐燕,頓時惱怒了:“你有毛病是不是,我是絕對不會和你們公司簽約的。”

歐燕不說話,直接推了趙廠長一把,然後走進去,關上了門。

冇多久,門打開了,趙廠長拿著掃帚就好像打老鼠一般將歐燕打了出來。

歐燕抱著頭喊:“趙廠長你可以得到我的,我願意犧牲自己。”

“你特麼彆噁心我!”趙廠長都要瘋了,臉色鐵青,朝歐燕吐口水,“臭逼,滾蛋,再敲門打斷你的手!”

歐燕頹廢的坐在樓道上,“怎麼辦?趙廠長不近女色。”

林不凡心想:不是他不近女色,而是你太醜了呀組長。

抽了一根華子,林不凡拍拍屁股站了起來,“組長,還是我出馬吧。”

林不凡再次敲門。

門內傳來趙廠長的吼叫:“還打的不夠是不是,你個臭逼!”

打開門的時候,林不凡不給趙廠長機會,直接說道:“趙廠長,想要回你女兒的撫養權嗎?”

趙廠長頓時蹙眉!

林不凡直接走了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