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專員40來歲了,體型肥胖,她火急火燎的跑出朝陽大廈,好在隻有一條道通往大道。

她跑啊跑啊,終於看到前麵走路的周小雨了。

“周小雨……不,周總,周總,你留步。”

周小雨聽到有人喊自己,就回頭看,看到孫專員跑過來,心想:難道還要找我麻煩不成?

孫專員氣喘籲籲的跑到了周小雨的麵前,“周……周……周總,可算,可算追上你了。”

周總?

周小雨懵逼了。

什麼情況?

乾嘛叫我周總。

“還有什麼手續冇有辦嗎?”周小雨問道。

“周總,你不能走,你得跟我回去。”

“你乾嘛一口一個總,是嘲笑我嗎?”

“不是,絕對不是,我怎麼敢嘲笑周總呢,你看看這個再說。”孫專員把通告書給周小雨看。

周小雨看了後,瞠目結舌,自己竟然成了朝陽快遞的總經理,子公司註冊資金2億,原來輝煌的電子廠,全部改建成物流中轉站,還要再開100家快遞站。

“這……這是跟我開玩笑嗎?”周小雨難以置信。

“這可是黃董事長親自下達的升職令。”

半小時後,周小雨站在黃玉飛的麵前。

這是周小雨第一次有機會見到公司的最高層,他顯得侷促和緊張。

“坐吧,小周!”黃玉飛客氣的讓座,並叫漂亮的女秘書上了上好的龍井茶。

周小雨受寵若驚。

“喝口茶再說。”黃玉飛客氣的笑著。

周小雨正襟危坐,雙手捧茶,雖然現在他很渴,但也隻敢微微喝一口。

“你是不是想問我,為什麼提拔你當朝陽快遞的總經理?”黃玉飛笑著問道。

“嗯……”周小雨微微點頭,不敢有大幅度的動作。

“因為我覺得你能行。”

周小雨定了定神,深呼吸一口氣之後說道:“我有一個疑惑,物流其實是快遞的一個環節,為什麼要分開經營?”

“目前國內物流和快遞還冇有成氣候,朝陽物流的主要任務就是在全國建造物流中轉站,哪怕未來中轉站不賺錢,但地皮肯定翻了好幾倍,而你的任務就是將快遞站開到每一個城市,可以以加盟的方式壯大我們的快遞站。快遞站的總部,我已經選好了,就在以前的輝煌北區分部。”

“黃董,我……我怕讓你失望。”

黃玉飛哈哈大笑:“我相信你有這個實力,今天就去赴任吧,發揮你的實力。”

“謝謝黃董,我會努力做好的。”周小雨堅定了神情。

黃玉飛心想:林少看中的人,絕對不會有錯的。

他自己也是被林不凡提拔起來的,所以他堅信林不凡的眼光。

早上9點,周小雨就去了北區快遞總部。

快遞站上下50多個員工全部列隊歡迎。

周小雨受寵若驚。

“周總好,我叫顧友通,原先是輝煌北區分部的協調主任,現在是您的副手,您有什麼吩咐,我上刀山下油鍋也照做。”顧友通是個圓滑的狐狸,當然了,在工作上也是很有能力的。

北區朝陽快遞總部一共12層樓,原先是輝煌公司的一個分部辦事處,占地50畝地,食堂、停車場、綠化帶,都建造的不錯。

顧友通帶著周小雨到了頂層的辦公室,隻見辦公室陽光明媚,奢華,高級定做的真皮沙發,居家牌的地毯,紅木辦公桌,還有一些藝術品渲染,牆壁上掛著名人書法——財源廣進。

周小雨就好像做夢一般,整個人入墜雲端。

“咚咚咚”敲門聲傳來。

“進來!”顧友通說道。

從門外走進來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孩,大約23歲上下,唇紅齒白,雙眸如皓月一般明亮,身材高挑有170,穿著一套黑色ol裝,說不出的雍容大方。

“周總,我來介紹一下,這是給您配的私人秘書,她叫宋佳佳,武陵大學高材生,剛畢業……”說到這裡的時候,顧友通靠到周小雨耳畔,低聲說道,“她特彆善解人意,周總您有什麼特殊要求,她都能滿足你的。”

周小雨一聽這話,麵紅耳赤。

顧友通笑笑對宋佳佳說道:“佳佳,以後你就在周總身邊好好服侍,我先出去了。”

顧友通笑眯眯的走了出去,宋佳佳嫣然一笑,俏臉紅撲撲的走到周小雨身邊,“周總,以後你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吩咐我。”

周小雨聞到了宋佳佳身上的香水味,濃鬱勾魂,她聲音軟綿綿的,聽的骨頭都酥麻了。

這就是權力吧!

熟悉了環境之後,周小雨就開始進入了狀態,不得不說,他還是有能力的,首先是調整了崗位,畢竟之前是賣電子產品的,現在轉做快遞行業,跨度很大,要知人善用,他將以前跑銷售的幾個代表,全部任命為快遞店長,要求他們快遞店必須開在小區集中的地段。

其次他叫來了技術部的人員,就總部的改建做出了方案。

技術人員說,100家快遞站至少需要200輛快遞車,還需要100台外接列印機,專門用來列印快遞單號。

“之前負責采購的是誰?”周小雨問道。

“一直都是顧主任,不,現在該叫顧總,都是顧總負責采購的,這次是不是該換換人了?”技術人員意味深長的問道。

周小雨搖頭,“既然一直是顧總負責的,就讓他繼續負責。”

顧友通知道這件事情後,心裡大為感動,他還一直擔心,采購的權利會被剝奪。

周小雨除了在愛情上稀裡糊塗的,其他事情還是很聰明的。

顧友通是之前北區分部的主任,現在是自己的副手,剛上任就拿斷了顧友通的財路,那以後怎麼合作,工作怎麼開展。

99年的時候外接列印機都是進口的,國內的質量的確不敢恭維,那時候電子商務還未成熟,所以采購國外的物品,就需要一家外貿公司。

朝陽集團成立三個子公司的事情,引起了杭城商界的注意。

胡浩東是專門做外接列印機進口生意的,他得知朝陽快遞需要大量的外接列印機後,就托關係找到了顧友通。

經過吃飯喝酒瀟灑,一條龍之後,顧友通說了個數字,胡浩東馬上就答應了,那年代吃點回扣是很正常的事情。

第二天上班,顧友通就把胡浩東報價單和初擬的合作條約遞交給周小雨看。

周小雨看了一眼,說道:“顧總,你決定就可以了。”

顧友通十分舒爽,笑著說道:“肯定是要周總點頭的,還有周總,您可彆叫我顧總,在您麵前我怎麼敢稱呼總呢。”

明白人都能看出來,朝陽物流其實到最後是要合併到朝陽快遞裡麵來的,也就是說公司對周小雨十分器重,他年紀輕輕能到這個高度,肯定是上麵有人,所以顧友通使勁的巴結。

“你是朝陽快遞的副總,叫你顧總,理所當然,隻要我們配合好,相信未來,咱們都能步步高昇,財源廣進!”周小雨笑笑說道。

“周總,我顧友通以後就給您鞍前馬後。”

聊了幾句後,顧友通說道:“未來我們還會開200家300家的快遞站,會需要很多外接列印機,這家名家浩東商貿公司的老總胡浩東想請你吃頓飯,您看要不要給他個麵子?”

顧友通說這話有兩個意思,一個是自己不吃獨食,胡浩東會給周小雨回扣,一個是為胡浩東能和朝陽快遞長期合作打個基礎。

周小雨點頭說道:“不就是一頓飯嗎,多大點事情,你去安排吧。”

“好嘞!”

周小雨心想,自己在這個位置上,也是需要多結識一些老闆的,另外也想看看這個胡浩東是不是正經商人,顧友通吃回扣冇有問題,但要是列印機不合格,那就不可以。

晚上7點,飄香樓包廂內。

顧友通推開門,躬身請周小雨進去。

一進去胡浩東和馨悅就站了起來。

“周總大駕光臨……”胡浩東諂媚的笑容,瞬間凝固。

周小雨也蹙起了眉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