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好奇的看著徐達,疑惑的問道:“你在這裡等我?”

“我的祖宗呀,我都等你一個下午了,可把你給盼來了。”徐達整個下午都在焦急的等待林不凡,他此時整個襯衣都濕透了。

“你等我乾嘛?”

“你是不是告訴過蘇晴,說今晚世界盃的比賽,發國要贏?”

林不凡蹙眉,而後點點頭:“嗯,說過。”

“發國真的會贏嗎?”

“……”林不凡思忖了一下,難道徐達壓的是芭西?

“小林快說呀,急死了我。”徐達激動而又顫抖的拉著林不凡的手,急切的問道。

“嗯。”林不凡應道。

“你……你……你怎麼知道的?”

“這……”林不凡雙眼迷了起來,想了想說道,“直覺,我的直覺。”

“呼……原來隻是直覺,嚇死我了。”徐達覺得如果隻是直覺的話,自己不用過分擔心,畢竟芭西的實力要比發國強許多。

“徐叔叔,你該不會買了發國吧?”

“嗯,壓了200萬。”

林不凡心裡一緊,這是要損失200萬呀。

“我還以為你有什麼內幕,隻是直覺的話,那我就不怎麼擔心了,好了,我現在就走了。”徐達要去老鷹俱樂部,晚上和一些買外圍的朋友一起看比賽。

林不凡徐徐吸了一口氣。

徐達如果經濟上受損的話,那麼投入到開發區的錢就會打折扣,這樣對自己也是不利的。

“徐叔叔,你等下。”林不凡叫住了徐達。

“有事嗎?”

“徐叔叔,你玩的是國彩嗎?”林不凡問道。

“不是,我玩的是外圍。”

“徐叔叔,我的自覺一向很準,這場比賽大部分人都壓的是芭西,如果芭西贏了,那麼世界上那麼多的外圍公司,是不是會賠的傾家蕩產,說到底足球也是可以人為控製的。”

這話一出,徐達後脊背發冷,他身邊的朋友幾乎都買了芭西贏,如果贏了,外圍公司會賠付很多錢。

“那……那現在重新買發國贏嗎?”徐達一時間冇了方寸。

在98年200萬對於普通人來說,那就是一筆钜款了,對徐達來說也是一筆不菲的數目。

老鷹俱樂部。

這是一家專門針對會員開放的酒吧,比賽是8點開始,7點的時候已經人聲鼎沸了。

來的都是有些資產的老闆,有些是真球迷,有些是偽球迷,所謂的偽球迷,就是不是真的喜歡足球,而是純粹因為下了注看比賽而已。

徐達帶著林不凡進了酒吧。

酒吧的舞台上放著一隻29寸的長虹彩電,這在當時是最大的尺寸了。

徐達和林不凡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很快一個吧女就走了過來,吧女20來歲,五官妖嬈,染著黃髮,穿著一條緊身皮褲,踩著高跟鞋,噠噠的走到了二人邊上,“徐老闆,晚上好啊,今晚要是打贏了,可彆忘記小妹哦。”

“嗯……”徐達隨口答應,他現在根本冇有心思撩妹,一路上他都在猶豫和掙紮,到底要不要相信林不凡的自覺。

吧女把啤酒瓶瓶的放在桌上。

“還帶了個小帥哥來玩呀。”吧女狐媚的眼神停留在林不凡身上,“小弟弟,你也賭球嗎?”

-->>

林不凡擺擺手,“我不賭。”

“那好,你們慢慢喝,比賽還有半小時就要開始了。”

“嗯,好的。”

吧女給了林不凡一個成熟的笑容後,就捏著小蠻腰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徐叔叔,你還冇有想好嗎?這樣吧,如果今晚發國輸了,我賠你錢。”林不凡在一段時間內還需要徐達,所以這時候不能看著徐達虧錢。

徐達眼睛都撐開了,一咬牙說道:“小林,我選擇相信你,如果真輸了,我也不會要你賠的。”

徐達說完就要打電話給奧門的朋友重新下注。

“等一下徐叔叔。”林不凡打斷了徐達,說道,“是不是有一種投注方式叫波膽?”

波膽就是直接猜比分,賠率高的可以達到100倍以上。

“嗯!”

“那你直接買發國3比0贏芭西吧。”林不凡說道。

徐達腦子炸了。

芭西的前鋒可是外星人羅納爾朵,怎麼可能一個球都不進呢?這特麼不是開國際玩笑嗎?如果芭西一個球都不進,那全世界的球迷不是都要瘋了。

“小林你和我開玩笑吧?”

“徐叔叔,我冇有和你開玩笑,你相信我,我不會害你的。”林不凡真摯的看著徐達。

“……”徐達一言不發,到底該不該相信林不凡呢,他前幾天還知道要成立開發區,但足球比賽和成立開發區也兩碼子事情。

徐達額頭冒汗,心裡矛盾掙紮。

林不凡喝了一口啤酒說道:“輸了算我的,贏了對半分,咋樣?”

徐達嚥了咽口水,這是何等的氣魄呀。

很少有人能直接猜中比分的,買芭西一個球都不進的,或許100萬人,就幾個人吧,那幾個人,還會被當做傻子。

過了一會兒後,徐達拿起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喝完後,一拍桌子,說道:“好!”

徐達買了100萬的波膽3比1,賠率是20倍,贏了就能賺2000萬。

不多時,一個梳著鮑魚頭,穿著鋥亮皮鞋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徐哥,你瘋了吧?”鮑魚頭和徐達奧門的朋友也是朋友。

當得知徐達買了100萬的3比1波膽後,覺得徐達瘋了。

“你知道了?”徐達輕聲道。

“嗯,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芭西一個球都不進,怎麼可能,還有你是神仙啊,才猜中比分。徐哥,你錢燒的吧?”

“許聰,我冇瘋,我們就看結果吧。”說這話的時候,徐達是冇有底氣的。

“你肯定輸,我還告訴你,我把三間店鋪都壓在芭西身上了,隔壁桌的胖虎也把兩套房子壓在芭西身上了,我們在喜來登開了包廂,等晚上贏錢了就開慶功宴,徐哥,到時候你也來。祛祛你腦子裡的水,說定了哦,哈哈哈……”許聰嘲諷之後,就到隔壁桌去說三道四了。

“小林……”徐達慌了。

“比賽開冇有開始你慌什麼。”

半小時後比賽正式開始了。

徐達攥緊拳頭,眼珠子瞪著螢幕。

當發國進第一個球的時候,徐達高興的直接跳到了桌子上,“進球了,進球了。”

許聰瞥過來看,“得意什麼,這纔剛開始呢,芭西肯定馬上就會把比分扳回來的。”

林不凡訕訕一笑,心道:比分是扳不回來的,芭西的噩夢纔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