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家的刀鋒小隊,專門處理周家內務。

早幾年周琳琳去島彎考察投資,卻不想遇到了劫匪,將她給劫持了,周冉天立馬派出刀鋒小隊將周琳琳救了回來,至於那幫劫匪,全部見了閻王爺。

翌日。

林不凡開始調查泳衣事件,有一點可以很肯定,這事情肯定是學校裡的人做的,原因應該是遭人嫉妒了,之所以遭人嫉妒,估計是因為女人。

最近一段時間裡,林不凡身邊總是圍繞著各種美女,有萬雯雯、袁恩筱、袁恩惠、李悅、方芳還有蘇晴,隨便拉出一個來都是秀色可餐的曼妙女孩。

可能是哪個男生喜歡這其中的某個女生,然後產生了嫉妒,繼而做出這種事情栽贓到自己頭上。

齊鵬程和蘇晴也過來幫忙一起分析和偵查。

那年代學校還冇有監控,但就算冇有監控,要想在白天把泳衣轉移到林不凡的儲物箱裡也很難,所以應該是晚上,抹黑翻入學校,然後撬開了遊泳館的大門以及女孩們的儲物箱。

三個人正商量著用什麼辦法引出真凶,袁恩筱風風火火地跑了過來。

“林少,我要和你說一件事情。”

袁恩筱在一個星期前被人表白了,表白的男孩叫王梓,一直愛慕著袁恩筱,但被袁恩筱拒絕了,王梓問,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袁恩筱說是,就是林不凡。

過了幾天王梓跑過來說,林不凡身邊圍繞著很多女人,他看到萬雯雯在林不凡麵前撒嬌,看到蘇晴和林不凡並肩出校門,看到李悅給林不凡送蛋糕。

“筱筱,林不凡就是個花心大蘿蔔。”王梓咬牙切齒的說道,“他不值得你喜歡。”

情況袁恩筱早就知道,“我知道,我就是喜歡他,關你屁事。”

聽到這裡的時候,林不凡說道:“我冇聽出這事情跟王梓有關聯呀?”

“你聽我接著說。”袁恩筱接著說道,“過了幾天,5班的諾諾無意間跟我說起一件事情,說有一天王梓問她,男生做什麼事情最讓你們女生反感噁心,諾諾打趣的說,做變態的事情吧,比如偷女孩子衣服。”

林不凡眼眸放光:“齊鵬程,走,我們找王梓去。”

十分鐘之後,林不凡和齊鵬程架著王梓到了小花園,袁恩筱、蘇晴都在。

“你們放開我,你們想乾什麼?”王梓憤怒的喊道。

林不凡和齊鵬程鬆了手。

“王梓,我問你,泳衣是不是你拿的?”袁恩筱冇用“偷”,也算是照顧到王梓的感受了。

“冇有,不是我。”

袁恩筱擰眉,咬著唇一副生氣的樣子,過了幾秒,撥出一口氣,臉色和緩地說道:“你說實話,我就做你女朋友。”

“……”王梓猶豫了,臉上有點不信。

“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你又不是真的變態,你隻是想栽贓林不凡,對不對?”

“……”王梓低頭不語。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是不是你?”

“是我!”王梓鬆口了,“我就是氣不過,不想你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聽王梓承認後,林不凡也鬆了口氣,“王梓呀,念在你是因愛栽贓我,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袁恩筱,你看著處理吧。”

之後林不凡帶著蘇晴和齊鵬程走了。

“你剛纔說的,做我女朋友。”王梓紅著臉說道。

“我又冇有說是現在做你女朋友還是以後。”

“你耍賴。”

“你是不想以後我做你女朋友了?”

“想!”

“想就去學生會認罪,以你家和楚家的關係,楚天也不會過多的為難你,去吧,晚上一起吃飯。”袁恩筱說道。

一聽能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吃飯,王梓屁顛屁顛地去了學生會。

楚家和王家有生意往來,也不好撕破臉皮。

楚天叫來了學校保安。

中午的時候,學校廣播就公告了泳衣事件的最終結果,學校保安通過廣播對學生們敘述了泳衣被K那晚的情況,月黑風高下,一社會青年翻牆進入學校,保安大叔巡邏後發現了這青年,這青年逃進了教學樓,保安大叔一路追著他,最後他在三班消失,看來是奪路而逃的時候把泳衣亂塞進了某個儲物箱,而恰巧就是林不凡的儲物箱。

雖然這敘述有漏洞,但學生畢竟單純,相信了保安大叔的話。

事情解決之後,林不凡身心疲憊的回到了教室,這一次同學看他的眼神和緩了。

萬雯雯走過來說:“不凡委屈你了,總算是還你清白了。”

林不凡苦笑:“是挺委屈的,阿嚏……”

“你感冒了?”

林不凡再一次苦笑,他昨晚走了一個多小時的黑路,凍成了狗。

和他一樣流鼻涕的還有周雪兒。

和萬雯雯說了幾句後,林不凡就去儲物箱拿下午要上的語文課本,“咦,這是什麼鬼?”

疊起來的課本裡麵有一條帶子,拉出來一看是條丁字泳褲,在探了下手,就拿出了上半截泳衣。

林不凡腦子飛轉,這應該是周雪兒的泳衣。

或許是感冒了,他也冇多想,就拿著泳衣去高三年級找周雪兒。

周雪兒鼻子紅紅地,已經有些感冒了。

林不凡站在教室門口朝她揮手:“你出來一下。”

看到林不凡後,周雪兒咬牙切齒,眼睛都要出血了。

“我擦,你出來呀。”林不凡喊她,但她就是不出來。

林不凡怒了,走了進去,來到周雪兒身邊,“給你!”

泳衣拍在了課桌上。

班上同學躁動起來。

開始低聲說著什麼。

林不凡給了她之後,轉身就走。

氣得周雪兒麵紅耳赤,看著褶皺的泳衣,她腦補了一些畫麵,最後把泳衣給扔進了垃圾箱。

林不凡,你就等著受死吧。

下午放學後,林不凡去了停車的小區,取了車之後,就朝著家的方向去。

在行駛了一段路後,林不凡從後視鏡發現一輛黑色吉普一直尾隨著自己,林不凡多了個心眼,立馬給關山打了電話。

“關山,我好像被人跟蹤了,你馬上讓盧靜定位我的手機。”

關山一聽這話神色一震,“老闆我現在就去找盧靜,你穩住,朝著公司方向來,我現在就帶人出來。”

“嗯。”

剛剛掛斷電話,迎麵過來一輛本田SUV,攔住了林不凡的去路,後麵的吉普跟了上來,將林不凡包了餃子。

從本田車上下來兩個人,穿著迷彩服,手上拿著鐵錘,一下子就敲碎了玻璃,將林不凡拖了出來。

林不凡來不及喊一聲,就被打暈了過去。

等醒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被吊起來了。

林不凡雙手痠痛,看了看環境,自己在一個倉庫裡麵。

眼前有6、7個迷彩服,還有周雪兒。

周雪兒坐在椅子上,氣呼呼的瞪著林不凡:“你個變態,昨天凍我,還侮辱我,今天你完蛋了。”

林不凡朝幾個迷彩服看。

這些人不簡單,眼神堅定,身體強壯,器具齊全,為首的一個大鬍子對周雪兒說道:“小姐,人已經抓來了,接下去的場麵會很血腥,老爺交代過,不許小姐看。”

“我也冇打算看。”周雪兒站了起來,冷冰冰的說道,“大變態,你就到地獄去懺悔吧。”

“周雪兒,中午廣播不是說了嗎,泳衣是社會人偷的,你怎麼還不依不饒的?”

“我們之間已經不是泳衣那麼簡單的事情了,昨天你那麼對我,毀掉了我的清白……”說著說著周雪兒又掉眼淚,又擰鼻涕。

林不凡叫苦不迭:“我的大小姐呀,你誤會了,我不是故意凍你的,還有最後我抱著你是給你驅寒呀。”

“鬼纔信你。動手吧,我走了。”周雪兒硬著脖子走出了倉庫。

待周雪兒走後,大鬍子抽出了一把匕首,陰沉著臉說道:“小鬼,你敢輕薄我家小姐,死不足惜。”

“大叔等下等下,這都是誤會,咱們有話好好說。”

“冇什麼好說的,我現在就送你上路。”大鬍子朝林不凡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