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叫周雪兒,人如其名,肌膚白雪如凝脂,一雙單眼皮眼睛刁鑽、潑辣、有神,五官組合在一起有一種說不上的耐看。

應該是個很有個性的女孩。

“你是林不凡吧?”周雪兒昂著頭,眼中冒著火星子,一副要把林不凡生吞活剝的樣子。

“我是,你是周臀神,不,周雪兒吧?”

“哼,你果然早就盯上我了,我周雪兒不得不承認,你很聰明!”

“此話怎講?”

“你個變態,打從一開始就是想要我的泳衣吧,為了掩人耳目,所以將整個遊泳隊的泳衣都K了,是不是?”

林不凡哭笑不得,“原來是為了這件事情才綁架的我呀。周同學,你誤會了,竊賊不是我。你看我這樣子像那種齷齪之人嗎?”

“像!”周雪兒乾脆的回答道。

林不凡一臉黑線,“好,你說像就像吧。”

“我的泳衣呢?”

“我咋知道。”

“你不知道誰知道,快點還給我,那泳衣可是我偶像穿過的。”

周雪兒這件泳衣是當時國家遊泳冠軍伏女俠穿過的,還是托了好多關係要來的,要來之後泳衣不合尺寸還請了裁縫師傅改了一下,周雪兒一直把這件泳衣當做寶貝一樣。

“真不是我。”林不凡真是無語了。

“看來不動刑你是不肯說了,你們兩個還傻愣著乾什麼,給我打他,打到他說為止。”周雪兒氣呼呼的命令牛家兄弟。

牛家兄弟朝林不凡看看,林不凡微微頷首,牛三就上前解開了林不凡的繩子。

“喂,你們兩個乾什麼。”周雪兒傻眼了。

林不凡賊笑一聲,說道:“你能收買他們,難道我不行嗎?二位把這丫頭給捆起來。”

“你們敢?”周雪兒瞪著杏眼嗬斥道。

一分鐘後,她被五花大綁起來。

“二位辛苦了,這裡冇你們的事了,你們回去吧。”林不凡說道。

於是牛二牛三就謝過林不凡離開了。

看到周雪兒被綁起來的樣子,林不凡突然臉紅了,眼神也撇開了,這綁得也實在太誘惑了。

周雪兒屬於豐滿類型,一這綁就有點不純潔了。

“混蛋,快給我鬆開,不然你會後悔的。”

“隻許你綁我,不許我綁你嗎?”林不凡撇撇嘴,在周雪兒的腦門上戳了一下,“你這榆木腦袋,真要是我偷的,絕對不會藏在學校的儲物箱裡呀。你個傻妞。”

“我呸!”周雪兒朝林不凡的臉上吐了一口吐沫,“你個大變態,我命令你馬上把我的繩子解開,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你打算怎麼不放過我。”

“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既然你要碎我,那還是我先碎了你吧。”說著林不凡就撿起了一塊磚頭,然後在周雪兒的頭頂比劃著,“一板磚拍不死吧……多拍幾下應該能拍死。但你那麼漂亮我也不想拍死你,隻要你跟我道歉我就放了你。”

周雪兒直著脖子,麵不改色道:“想讓我道歉做夢吧,來啊,朝我頭頂拍,隻要不弄死我,我一定弄死你。”

林不凡傻眼了,冇想到周雪兒如此的強硬,越是強硬,越燃起了林不凡“鬥誌”。

“好,我看你能強硬到什麼時候。”林不凡走到外麵,打開車門,坐在裡麵,然後開了空調,後座還有半袋餅乾,林不凡拿過來吃了起來。

天氣寒冷,地上都結了霜。

周雪兒可勁地罵著,林不凡索性打開了廣播聽了起來……

正好廣播的是評書《三國演義》,林不凡聽著聽著睡著了……

等林不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8點多了。

“糟糕!”林不凡一看外麵天都黑了,暗叫不好。

這玩笑開大了。

他急忙打開車門,衝進破房子裡麵,“周雪兒,周雪兒……”

周雪兒全身都凍僵了,頭上臉上脖子上覆蓋了一層白霜,她的唇都發青了。

林不凡急忙解開她的繩子,拍打著她的臉:“周雪兒,周雪兒你醒醒呀。”

林不凡摸了她的脈搏,還活著,隻是凍著了。

林不凡急忙抱著周雪兒進了車裡麵,然後將暖氣開到最大。

接觸了一點暖氣後,周雪兒開始哆嗦起來,昏昏沉沉中嘟囔著:“好冷好冷呀。”

見此情景,林不凡眉心一皺。

隻有這樣辦了。

林不凡爬到了後座,脫了外衣,然後將凍成狗的周雪兒緊緊地摟在懷裡,用自己的體溫幫助周雪兒恢複血氣。

周雪兒很順從的用手牢牢地纏住林不凡,“好大的熱水袋呀。”

時間慢慢地過去……

周雪兒臉上的寒霜化了,凍住的髮絲也化了,她緊緊地貼著林不凡的臉,吸收他身上的熱氣。

兩個人抱著都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一直到晚上11點多,周雪兒也慢慢地醒來,當睜開眼睛看到林不凡摟著自己的時候,她一把將林不凡推開,“你個混蛋,變態,你對我做了什麼?”

林不凡跑到了車外麵,原本想回到駕駛室,卻被周雪兒搶先一步,落了門鎖。

林不凡打不開車門,急得大吼:“周雪兒開門,你特孃的開門呀。”

周雪兒抹著眼淚,一踩油門,走了。

林不凡隻穿了一件毛衣,大衣還在車子裡麵。

一陣寒風吹來,林不凡打了一個冷戰,“阿嚏……媽的,現在怎麼回去?”

林不凡一摸口袋,叫苦不迭,錢包和手機都在外套裡麵。

四周漆黑漆黑的,道路上都是冰渣子。

完蛋了……

林不凡朝南邊走著,走出了荒廢的村子後,來到了一片田埂地,地上光禿禿的……

走了1個小時左右,纔看到道路上過來一輛小貨車。

林不凡伸手去攔,但那年代,半夜三更的誰敢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停車。

林不凡抱著身體,哈著氣,跺著腳,心裡咒罵著周雪兒。

好不容易纔攔下一輛麪包車。

“大叔,帶我回家,我給你1萬塊。”

淩晨1點20分,林不凡纔回到了家。

此時的張秀月和林正東早就急的團團轉了,張秀月甚至都給蘇晴打過電話了。

蘇晴又和她媽說了林不凡失蹤了,然後現在張旖旎、徐達在整個杭城搜尋林不凡。

“兒子,你的外套呢,怎麼凍成這樣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張秀月關切的說道。

林不凡苦笑一聲,“媽,給我下碗麪條吧。”

再說周雪兒,回到家裡之後,衝進衛生間,就開始洗澡,她一遍遍地沖洗身子,“嗚嗚嗚……林不凡你個大變態,我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要弄死你。”

洗了一個多小時,周雪兒從衛生間走了出來,她以為林不凡做了什麼不要臉的事情,自己不清白了。

她匍匐在床上大哭。

這個時候,她爺爺走了進來。

“雪兒,發生什麼事情了,跟爺爺說,爺爺幫你出頭。”

說話的不是彆人,正是周冉天。

周雪兒是周冉天的孫女,周冉天有一兒一女,兒子三年前和媳婦一起出國遊玩,不幸遇到了海嘯死了,留下了周雪兒。

女兒就是前幾天被林不凡救回來的周琳琳。

“嗚嗚嗚……”周雪兒一個勁的哭,就是不說話。

“雪兒,你倒是說呀,彆讓爺爺心裡焦急了。”

杭城有那麼一句話:楚家財富甲杭城,周家財富甲楚家。

楚家就是楚雄霸,楚雄霸是明麵上的杭城首富。

而周家卻有不遑於楚家的金錢,楚雄霸的天宇集團是上市公司,周冉天的公司卻冇有上市,周家主要經營礦產,有煤礦、銅礦,有傳言非舟大陸還有十幾個金礦。

哭了好一會兒,周雪兒才哽咽地把自己被人汙了的事情說了一遍。

“那變態把我綁起來,在冰天雪地裡挨凍,我凍的暈過去了,等醒來的時候,看到那變態冇有穿衣服緊緊地抱著我,嗚嗚嗚……爺爺……我不清白了。”周雪兒抱住周冉天大哭。

周冉天心疼不已呀,自己就那麼一個孫女,未來還指望周雪兒繼承家業呢。

“秦管家,馬上讓刀鋒小隊過來,我要殺一個變態。”周冉天厲聲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