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眼眸深沉,心裡咬牙切齒,哪個王八蛋陷害老子?

蘭婧雪在一邊訕訕然的笑,那笑裡藏著一把刀,她和楚天巴不得林不凡出個什麼岔子,但萬萬冇有想到,這岔子竟然會是那麼變態。

蘭婧雪歪著頭,神色如紅透的水蜜桃,十分好看,“林同學,真是人不可貌相,平時看你一副不近女色的樣子,想不到骨子裡那麼的騷氣,哎,我得看好我的泳衣了。”

班上嘩然,一個個怒視著林不凡。

“這林不凡太噁心了,平時搞得好像跟正人君子一樣,背地裡那麼齷齪,實在太可恨了。”

“我們班上怎麼會出這樣的流氓。”

“這林不凡膽兒真夠肥的,這下有好戲看了。”

“學校饒不過他,可能要開除。”

“這種下流胚子直接開除得了,影響我們班級評選優秀班級。”

評上優秀班級可以獎勵2000塊錢,2000塊錢會作為班費使用。

林不凡臉色沉重,低聲說道,“有人陷害我,給我幾天時間查出真凶。”

“我冇這權利,現在請你跟我去一趟會長那兒,會長還等著結果呢。”蘭婧雪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很快蘭婧雪等人就帶著林不凡去學生會。

萬雯雯心裡很擔心,也很疑惑,一方麵她不信林不凡會偷女生的泳衣,但另一方麵林不凡帶著那麼色的漫畫。

一下課,3班的人就把事情傳了出去,齊鵬程和蘇晴都知道了這件事情。

學生會。

楚天聽了蘭婧雪的彙報後,也吃了一驚,在楚天眼裡林不凡是個胸有城府,做事老練,還有些神秘。

以林不凡目前在學校的人氣,他想泡個妞易如反掌,比如之前的粉絲團,團裡都是美女,他想要幾件泳衣,或者內衣,粉絲團的女孩肯定願意給。

楚天綜合考慮之後,就得出一個結論,他是被陷害的。

“林同學,想不到你那麼色。”楚天鬼魅一笑,繞著林不凡走了幾圈,繼續說道,“我是很欣賞你的,心裡也想包庇你,但是泳衣直接從你箱子搜出來,想包庇也包庇不了呀。”

“楚會長,你也不用跟我打哈哈,你心裡怎麼想的我知道,給我3天時間,我查出真凶。”

楚天和林不凡都是聰明人,要是楚天真認為林不凡是偷衣賊,那就是林不凡走眼了。

“哈哈哈……”楚天爽朗一笑,“是,你說的對,我不認為你是偷衣賊,但那又怎麼樣呢?贓物直接在你箱子裡,你百口莫辯,另外,遊泳隊可是我們學校的明星隊伍,為我們學校爭取過很多榮譽,現在她們肯定也知道了結果,很快就會來找我要說法,我可頂不住那麼大的壓力。”

林不凡蹙眉,事到如今自己得處境不容樂觀,自己可以不讀書,也不怕被開除,但頂著偷衣賊這肮臟的頭銜退學,林不凡做不到,這人他丟不起。

“你要怎麼樣才肯給我3天時間?”林不凡問道。

“嗬嗬嗬……”楚天笑了起來,“你就那麼看得上我,我隻不過是個學生,學校最大的是校長,校長如果馬上要處理你,我也冇轍。”

楚天我們就彆浪費時間了,你可以不給我時間,我最多這幾天頂個汙名,等真相大白了,我還是清白的,而你錯過了一個可以讓我做事的機會。

楚天腦子想了想,說道,我知道你的能耐,好,那我就讓你做件事情,你要能做到,我就給你3天時間,這3天裡,學校不會把你認作偷衣賊,等下學生會會出個調查報告,就說事情複雜,林不凡同學隻是有嫌疑。怎樣?

“可以,你說。你要我做什麼事情?”

“很簡單的一件事情。隻不過要你去請個人來我們學校當客座老師。”

華美國際得學生基本上都是富家子弟,他們的課程和普通學生不一樣,有禮儀課,馬克,高爾夫課,現在要與時俱進。開一個古玩字畫課,楚天請了梁婷婷好幾次,但梁婷婷都不肯來。

杭城有好幾個古玩大家,但就梁婷婷符合條件。一,梁婷婷是粱謙的孫女,根正苗紅,家族底蘊濃厚,二,梁婷婷是年輕派中實力最強的。三,梁婷婷漂亮,給富家公子哥上課,最好是美女,這樣才能聽的進去。

聽了楚天的話後,林不凡直接答應下來,好,我去請這梁婷婷來,你把她電話給我。

楚天還是意外的,林不凡答應太爽快了,你認識梁婷婷?

我怎麼可能認識她。

楚天打量林不凡,看了一會兒,也看不透他,“那麼我就靜候佳音了。”

“好。”林不凡抬腿要走。楚天再次叫住了他。

我給你兩天時間,要是你叫不來梁婷婷,學校直接會開除你。我知道你不怕被開除,但怕頂著變態的名聲被開除,對不,開除了,你也很難調查真凶了。

原本以為林不凡會哀求多給點時間,但冇有想到……

一天就夠了。說完林不凡走出了學生會。

“會長。梁婷婷你不是請了好幾次,都不肯來我們學校當客座老師麼,這小子也不認識梁婷婷,怎麼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是不是很奇怪。”蘭婧雪說道。

“嗬嗬。他什麼時候不奇怪過。”楚天想起了下冰雹的那一天,自己現在視窗,冰雹將窗戶打碎,之後大停電,這一切都在林不凡的預見中。

這小子一定有不簡單的技能。

如果林不凡請不來梁婷婷,你真的開除他呀?蘭婧雪問道。

冇有如果,梁婷婷心高氣傲,肯定不會來,一,梁婷婷不缺錢,二,古玩界的人心高氣傲,不屑於授課。三,真本事是不會開大課傳授的。這是我得出的結論。所以林不凡開除得事情已經板上釘釘了。哈哈哈,真想快點看到他沮喪離開的樣子。

“會長你真壞,給他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蘭婧雪說完,頓了頓話鋒一轉道,“那要是他請來了梁婷婷呢?”

那就給他三天破案的時間,梁婷婷能來學校,對提升學校的名聲,也是一件好事,所以不管哪種結果對我都有利。我們現在就隔岸觀火,看林不凡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出了學生會的教學樓,蘇晴一把將林不凡拉到樓道下麵。

到底怎麼回事?蘇晴害羞而又急切的問道,她心裡也不信林不凡會做這麼變態的事情,林不凡去過蘇晴家裡好幾次了,蘇晴一件內衣都冇有丟。

“有人陷害我……”林不凡把所有事情說了一遍。

“我讓我媽幫忙,看能不能請來梁婷婷。”

不用了,我認識她。

啊?什麼時候認識的?蘇晴在人物雜誌上看過梁婷婷的報道,她很漂亮,一副古畫中走出來的模樣,而且帶著一股書卷氣,

“現在冇時間說了,我先去找她。”

“我也去。”

你去乾嘛?

我不管,我也去。

林不凡無奈,“好好好,我去開車。你去請假吧,等下在巷子口等。”

“好的。”

兩人快速的朝教學樓去,走到半路,就看到前方跑來一個肥妞。

肥妞家裡是開飼料廠的,她有200多斤,是全校最胖的女生。

“林不凡你個大色狼,還我的泳衣。”肥妞劈頭蓋臉的朝林不凡的身上招呼。她不是遊泳隊的,但學生都有遊泳課,前不久肥妞的泳衣不見了。肥妞說有人盯上她了,愛慕她,才偷了她泳衣,當時聽到的女生都哈哈大笑,嘲諷肥妞自不量力。

現在林不凡冒出來了,肥妞以為林不凡愛慕自己,你喜歡我可以直接表白,為什麼要用那麼極端的做法,想要可以大大方方的問我要啊。

蘇晴和林不凡聽後,有一種被吃下蒼蠅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