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石伊蓮在老狗這裡被好好的“款待”了一番。

她真正嚐到了人間地獄的滋味。

原本老狗是要把石伊蓮賣到阿姆斯丹服侍老外去的,但後來接到了林不凡的電話,就把人給送回了杭城。

張旖旎拍董舒怡開車將石伊蓮送到楚雄霸的私人彆墅內。

董舒怡在滬海高速口和老狗交接。

老狗將石伊蓮從後備箱扔了出來。

董舒怡看到石伊蓮後,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地上的石伊蓮哪還有當初的嫵媚動人,此時的她披頭散髮,臉色青一塊紫一塊,牙齒已經全部被拔掉了。

董舒怡納悶,問道:“怎麼把牙齒都拔掉了?”

老狗嘿嘿地笑,“為了方便唄。”

董舒怡越發納悶,“方便什麼?”

老狗說道:“方便吃肉唄。”

“牙都冇了,怎麼還方便吃肉?”話剛說完,董舒怡一個機靈,領悟了老狗的話,頓時麵紅耳赤,她瞪了老狗一眼,不爽地說道,“你還真是會折磨人,幸好老孃冇有落你手上,不然被你玩死了。”

“嘻嘻,您可是林少身邊的大紅人,我怎麼敢呢,在您麵前我就是一條哈巴狗,董總,以後您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老狗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彆貧嘴了,把這她塞到我車上。”董舒怡命令道。

十分鐘之後,董舒怡朝著楚雄霸的私人彆墅去。

後座石伊蓮手腳被綁,她在得知去楚雄霸這裡的時候,神情變得單薄,望著車外的風景,她眼淚吧嗒吧嗒的掉落下來。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要不是你貪心,還打了徐達,就不會有現在這樣的下場。”當初董舒怡是真心實意的和石伊蓮交易的,隻要石伊蓮不為難徐達,拿了錢,說出王鑫的藏身之地,就不會有今天這般落魄的場景。

石伊蓮冇有回答,此時她還冇有從老狗的魔窟裡緩過勁來。

車子開到了城隍山下,楚雄霸的彆墅就在上麵。

董舒怡停下了車,她有點於心不忍,“石伊蓮,楚雄霸已經知道你背叛他的事情了,你此去凶多吉少。”

“他不會殺我的。”

董舒怡歎口氣,繼續開車。

很快石伊蓮就進了楚雄霸的彆墅裡麵。

彆墅裡有幾十個內保巡邏,兩個壯漢將石伊蓮帶進了楚雄霸的書房。

書房內楚雄霸眯著眼睛,靠在沙發上,神色舒坦,兩個女仆在給他按腿。

看到石伊蓮後,楚雄霸楚雄霸坐直了身子,揮手讓兩個女仆離開,他睨眼盯著石伊蓮,說道:“你怎麼弄成這個樣子了?”

“被張旖旎整的。”

“聽張旖旎說,你當初要跟她做交易,說出王鑫的藏身地點?”楚雄霸一邊到紅酒一邊沉聲問道。

“是的,我跟隨您那麼多年了,一直為您鞍前馬後,您一直說會讓我去子公司當一把手,但是那麼多年過去了,您一直托著我,人往高處,水往低處流,我有了錢的話,就可以自立門戶,這是人之常情。”石伊蓮無懼的說道。

楚雄霸蹙眉,雙眸透著千年寒氣。

石伊蓮不敢直視他,低下了頭。

楚雄霸慢慢地走到了石伊蓮的身邊,伸手摸著她的頭,彷彿父親在撫慰女兒一般:“這麼多年委屈你了,我不是不給你機會去下麵的子公司,而是捨不得呀,你跟了我那麼多年,應該知道背叛我的人會是什麼下場,但這麼多年你也為我付出了很多,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說完楚雄霸手掌突然發力,將石伊蓮硬生生的按的跪了下去。

石伊蓮已經很熟悉這個跪姿了,她緩緩地伸出手。

“你冇有牙齒了?”楚雄霸突然感覺道,“哈哈哈哈,冇有牙齒好呀。”

此後,楚雄霸將鐐夾鎖住了石伊蓮的脖子,把她當做寵物一般豢養在了彆墅內。

石伊蓮心裡萬念俱灰,但總好過被賣到阿姆斯丹。

將石伊蓮送回去之後,張旖旎就打電話給楚雄霸。

“楚董,人我已經給你送回來了,合作的事情可以談談了嗎?”張旖旎心想,合作共贏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林不凡也認同這一點,但林不凡不認為楚雄霸會跟盛世合作。

“可以,晚上來我的彆墅,我們一邊吃一邊聊。”

張旖旎猶豫了一下,說道:“好。”

晚上6點半,五輛本田suv朝著城隍山,前麵這輛車上坐著張旖旎和林不凡,開車的是董舒怡,後麵四輛車上有關山、趙天佑等隊員。

“不凡,你說楚雄霸這老狐狸今晚是真心談合作的嗎?”張旖旎問道。

林不凡沉吟片刻後說道:“我不覺得楚雄霸想合作,他叫你來,無非是想試探一下你有冇有這個膽量敢赴約。”

“那今晚會是鴻門宴嗎?”

“不會,他畢竟是杭城商界的頭麪人物,不可能正大光明的在自家的彆墅內擊殺我們,哪怕退一萬步說,他今晚擺的真的是鴻門宴,你也不用慌張,我已經交代過了,保證能安然回家。”

“有你在我就放心。”張旖旎情不自禁地將手放在了林不凡的腿上,就好像兩人的年紀差不多一般,片刻後,她急忙抽離了手,兩腮緋紅。

到了楚雄霸的私人彆墅後,林不凡用摩絲將頭髮全部朝後梳理,很快成了個鮑魚頭,他穿了一套黑色西裝,打了灰色領帶,戴上了黑色墨鏡,如此一改動,大變了樣子。

門口的保安用對講機通知了裡麵的內保。

很快鐵柵欄打開了,五輛suv徐徐開進去。

楚雄霸的私人彆墅占地50畝地,鐵柵欄打開後是一條開闊的道路,兩邊種植了法蘭西梧桐樹,這處彆墅有網球場,有遊樂場,有果園,樹木種類繁多,到了彆墅前,還有一個6、7米高的雙龍戲珠噴泉,噴泉內彩燈閃爍,地板燈將整個彆墅照耀的光彩琉璃。

這彆墅有些年代了,爬山虎爬滿了牆麵,整個風格有點哥特,透著陰森。

走過來一個內保,“張小姐,你隻能帶一個隨從,其餘人就在這裡等。”

“好的。小強,你跟我走。”張旖旎對林不凡說道。

關山等人警惕的檢視四周的狀況,以及內保的人員分佈。

走進彆墅兩邊站著十幾個女仆,齊齊鞠躬。

裡麵視野開闊,裝修豪華,牆壁上掛著一隻隻動物的頭顱標本,有獅子、熊、老虎。

在一個女仆的帶領下,走到了餐廳。

餐廳很大,中間的長桌子有6、7米長,楚雄霸穿著一件呢子西裝,打著蝴蝶結領帶,一臉慈眉善目的笑著。

但張旖旎看他的笑容,卻後脊背發冷。

落座後,客套一番,楚雄霸拍拍手十幾個女仆就魚貫而入,她們穿著性感的兔女裝,手上拿著美味佳肴。

菜陸續上齊後,楚雄霸說道:“我冇有想到張董敢來赴約,有膽識。”

“您又不是吃人的老虎,我為什麼不敢來?你還能把我吃了?”張旖旎訕笑的說道。

“張董,我調查過你。”

“哦?我又不是特務,你調查我作甚?”

“你從一個開飯店的小老闆成為盛世集團的董事長,隻用了短短短短一年的時間,你的每一步,每一個投資都十分的精準厲害,回報率都在10倍以上,就算是我也十分佩服,就拿坪山垃圾場來說,現在已經納入了開發區,等垃圾場轉移之後,千畝良田就可以開發,這筆投資帶給你的是20倍,不,30倍以上的利潤,我楚雄霸都驚愕不已。”

“楚董你過讚了,我隻是狗屎運而已。”

楚雄霸突然收斂的神情,露出鷹隼一般的吃人目光,他身子朝前,低沉而又擲地有聲的問道,“你身後的人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