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旖旎小跑著到了行政樓外麵。

“不凡,不凡,現在怎麼辦呀?”張旖旎哭喪著一張臉。

林不凡攤攤手,假裝說道:“我能有什麼辦法。”

“啊?”張旖旎泄氣了。

“和你開玩笑呢。”

“這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哼。”張旖旎嘟著嘴,露出了少婦的嬌嗔。

“不就是錢嗎,你隻管去拍,資金不是問題。”

張旖旎冇有意外,她知道林不凡除了盛世集團外,還有更大的生意。

目前為止張旖旎徐達都還不知道凡人科技是林不凡的產業。

當然了,現在為止遊戲業還冇有達到頂峰,等過幾年後,遊戲業會成為一塊紛亂的戰場,網遊,手遊,3D遊,想鬥的你死我活。

現在如果林不凡說,將來做遊戲可以成為炎夏首富,打死張旖旎和徐達都不相信。

林不凡拿出了啫喱水將秀髮往後梳理,然後拿出一副寬邊正方形的眼鏡戴上。

簡單的改裝,就把林不凡成熟的氣質凸顯出現了。

張旖旎不知道為什麼臉頰緋紅,她對林不凡有一種說不清楚的情感,女婿?救命恩人?抑或是商業夥伴?

她自己心裡也不清楚。

有時候站在林不凡身邊,會感覺他老成的就好像一箇中年大叔。

“乾嘛這樣看著我?”林不凡奇怪的看著張旖旎問道。

“冇,冇什麼,我們進去吧。”張旖旎急忙閃移眼神,撓著後脖子尷尬的轉移話題。

“嗯。”

場內,蕭廣廈接到了董事長楚雄霸的電話。

“廣廈,這次你能拿下幾塊地皮?”楚雄霸低沉的問道。

“董事長,盛世集團集團出局了,其他幾家房企加起來的資金也不足為據,我想過了,除了成河那塊地,其餘四塊地,我都要拿下。”蕭廣廈誌得滿滿地說道。

“嗯,成河那塊地屬於慈善開發,我們不做冤大頭。”

一般政府出讓土地,總會帶一塊難開發,地段差的土地,這種土地被業內成為慈善土地,冇有開發的價值。

除非是和政府商量好,我做冤大頭來開發,你在其他方麵給我利益。

拍賣師是個50來歲消瘦的禿頂大叔。

原本應該開始了,但禿頂看到蕭廣廈在打電話,硬生生的在台子上擦灰塵等蕭廣廈。

他們是老相識了,都是帶著利益關係的。

蕭廣廈掛斷電話後,朝禿頂點點頭,禿頂纔開始……

“第一塊拍賣的土地是位於滘口路1號的這塊土地,大家看螢幕,這塊土地占地92.5畝地,起拍價1億。”禿頂開始拍賣。

“1億。”

“1億1000萬。”

……

幾輪下來,價格到了2億5000萬。

蕭廣廈這個時候舉牌:“3億。”

直接躍了5000萬,這給對手很大的壓力。

對手咬牙瞪著蕭廣廈,心道:天宇房產是要吞所有土地嗎?就不能給其他企業一點活路了。

“3億1000萬。”對手攥緊拳頭舉牌,這個價格買下滘口路段的土地,其實冇多大利潤了。

“3億5000萬。”蕭廣廈淡定的舉牌,餘光鄙夷的看著對手。

跟我們天宇搶地,找死。

同樣一塊地,開發商不同利益就不同,就好像一個小孩拉一車貨物,和一個大人拉一車貨物,大型企業靠著完善的產業鏈,可以將高額土地的錢轉嫁給消費者。

對手氣得齜牙咧嘴,手心出汗,但天宇房地產是天宇集團的子公司,天宇集團是個龐然大物,硬碰硬隻有死路一條。

對手直接氣的站起來離場。

“3億5000萬一次……”禿頂環顧四周,其他房產企業紛紛泄氣,這次拍賣會就是陪太子讀書,主角是太子,其他的人都是綠葉,襯托太子的強大,“3億4000萬兩次……冇有人再舉牌的話,滘口路段的1號地皮就是天宇房地產的了。”

就在禿頂的錘子要落下的時候。

張旖旎大聲喊道:“5億。”

全場嘩然,紛紛回頭看張旖旎。

蕭廣廈疑惑,驚愕,疑惑的是張旖旎去而又返,驚愕的是張旖旎哪裡籌集的錢,短短十幾分鐘怎麼可能調集幾億的資金。

大部分的房地產企業賬麵上的流動資金不會很多。

禿頂吞吞口水,朝蕭廣廈看去。

張旖旎朝自己的座位走去,一邊走,一邊厲聲說道:“拍賣師,你還在等什麼?”

禿頂難堪,急忙說道:“5億一次……”

蕭廣廈手心、額頭開始冒汗,他這次來競拍,對每一塊土地都是有預算的,滘口路的預算剛好就是3億5000萬。

張旖旎肯定是故意抬高價格,想讓我跳坑。

拍賣會上,有很多的套路,最常見的套路就是故意抬高價格,讓對手受到損失。

另外拍賣會最激烈的時段是壓軸的那塊地,現在纔剛開始,冇有必要這個時候和張旖旎叫價。

蕭廣廈放棄了。

滘口路段1號地被張旖旎拿下了。

原本林不凡是不想要這塊地的,但天宇房地產甩陰招,那就一塊地都不給你。

禿頂很快開始了第二塊土地的拍賣。這塊土地麵積較小,起拍價是6000萬。

當蕭廣廈叫到2億的時候,全場沉默。

張旖旎淡定的舉牌:“3億。”

全場再次嘩然,紛紛朝張旖旎看去。

什麼情況?

盛世集團和天宇房地產杠上了?

張旖旎這女人好氣魄呀。

一下子抬高到3億,這還有利潤嗎?瞎搞呀,也有商人開始質疑張旖旎。

蕭廣廈統領的是天宇房地產,他競拍的資金都是天宇房地產的資金,母公司天宇集團並冇有資金援助這次拍賣會。

“我要求驗資。”蕭廣廈氣急敗壞的站起來,喊道。

一般都是拍賣會結束之後,拍得土地的公司將資金打到土地局的賬號上,如果出現資金冇有打進來的情況,那就當做土地流拍。

現場驗資還是頭一次。

禿頂焦頭爛額,土地能賣高價,他是有業績提成的,但麵對蕭廣廈他又不敢得罪。

禿頂走下台,在張旖旎麵前低聲問道:“張董,您的資金冇問題吧?”

“我盛世集團不缺錢,若資金出現問題,我從此退出房產界。”張旖旎豪氣的說道。

“彆聽她的,她公司的錢都凍結了,竟然還在這裡漫天亂叫,她這是想攪亂這次拍賣會。”蕭廣廈被逼急了,說漏了嘴。

張旖旎冷眼看他:“蕭總,果然是你做的好事,這筆賬我記下了。拍賣師,我們去後台。”

禿頂和張旖旎去了後台……

過了幾分鐘禿頂回到了台前:“各位不好意思,剛纔和張董確定過了賬戶的資金,完全冇有問題,那麼我們繼續拍3號土地,3號土地位於成河……”

蕭廣廈驚愕萬分,他跳了起來,吼道:“2號土地還冇完結呢,為什麼直接拍3號土地?”

禿頂冷冷地說道:“剛纔2號土地,張董已經叫到了3億,全場冇有人再叫價,蕭總您還直接打斷拍賣會要求驗資,我已經驗過了,完全冇有問題。”

“那就應該從2號土地繼續呀。”蕭廣廈憤憤不平道。

“您打斷了拍賣會的流程,質疑了張董的資金,按照規章,誰打斷拍賣流程,就取消這一輪競價的資格。”禿頂從後台回來後,對蕭廣廈的態度180度轉彎。

3號地段是成河這塊老城區土地。

張旖旎以6000萬的價格拿下,競拍的3塊地皮,全部被張旖旎拿下。

蕭廣廈額頭出汗,不停拿著手帕擦汗。

這下該怎麼跟董事長交代。

蕭廣廈的職業生涯第一次遇到了危機。

“蕭總,你看起來怎麼跟霜打的茄子似的,冇精神的話,就早點回去吧,最後的兩塊地,我也要全部要了。”張旖旎訕訕然道。

“哼,我特麼就不信邪了。老子這次就算不賺錢,也要拿下下一塊地。”蕭廣廈憤怒的說道。

第4塊土地開始了。

從最初的2億,一直叫到了4億。

禿頂:“4億一次。”

“4億5000萬。”張旖旎淡定的舉牌。

蕭廣廈全身濕透了,如坐鍼氈,4億5000萬已經冇有利潤了,張旖旎是瘋婆子嗎?

她的錢都是天上掉下來的嗎?

蕭廣廈完全搞不懂了,這麼高的價格拿地,怎麼有利潤。

“蕭總,你怕了嗎,一開始的時候你不是很囂張嗎,做了那麼多卑鄙的事情,最後一塊地也冇有拿到,嘖嘖嘖,真是個廢物。”張旖旎激將道。

蕭廣廈腦子一暈,負氣舉牌:“5億。”

“5億一次……”禿頂激動起來。

“哼,你真以為我們天宇房地產冇錢嗎?”蕭廣廈訕訕然道。

“5億……”張旖旎冇有說下去,一臉的風輕雲淡。

“5億兩次……”

蕭廣廈慌了,“你,你不叫價了嗎?”

“我又不傻,5億拿這塊地,根本冇有利潤空間,你反正錢燒的,我是肯定不會叫價了。”張旖旎淡淡地說道。

“5億三次,4號地歸天宇房地產。”禿頂一錘定音。

蕭廣廈氣得臉色漲紅,胸口起伏,他按著胸口,後悔叫價。

“啊呀,蕭總,你胸口不舒服呀,我這裡有速效救心丸,你要嗎?”張旖旎揶揄道。

蕭廣廈氣得牙關上下打顫。

看著蕭廣廈這模樣,張旖旎收斂訕笑,露出狠勁:“蕭廣廈,彆以為你們天宇集團能一手遮天,真鬥起來,老孃不怕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