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布希和桃紅看到林不凡掛斷電話之後不約而同的大笑起來。

“林小弟,你這玩笑可不好笑。”布希一臉的嘲諷,楊秋雨可是目前炙手可熱的大總裁,凡人科技目前被市場估價200多億,他一個開摩的的,怎麼可能會認識楊秋雨。

“盧靜呀,你男朋友的臉皮比長城還厚,楊總是何等身份,怎麼可能會認識他,吹牛也不打草稿。”桃紅白了林不凡一眼。

林不凡笑笑說道:“等楊秋雨來了,你們自然就知道了。”

“要是楊秋雨能來,我這腦袋送給你。”桃紅大放厥詞,一臉不屑,“布希,這世界上怎麼有那麼不要臉的傢夥。”

布希嗔怪道:“紅紅,你怎麼能那麼講話呢,林小弟和我們開玩笑呢,林小弟,玩笑也開了,我們還是好好說說投資的事情吧,這一次真的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你們炎夏人不是有一句話叫,錯過了這個村就冇有這個店了,要是錯過了這次機會,你是要追悔莫及的。”

林不凡聽了這話有些噁心了,布希竟然稱“你們炎夏人”,這騙子連自己祖宗是誰度忘記了。

“布希先生,我們炎夏還有一句老話,叫天上不會掉餡餅。”林不凡笑嘻嘻的說道。

“哎,這麼好的機會,你既然不相信那就算了。”布希一臉不爽,心裡還在想該怎麼說服林不凡,把林不凡的錢騙到手。

時間慢慢滴過去,張蓮財迷心竅,說要把老家的房子抵押出去。

“那過幾天我回去就把家裡所有的錢,還有房子都抵押出去,好女婿,你可要幫我多賺一點回來呀。”張蓮討好的說道。

“媽,你放心吧。”布希咧嘴一笑,心道,你這傻逼。

“都還冇有結婚呢,就叫上女婿和媽了?”一直吃飯的盧靜突然發聲了,她很清楚林不凡做事的風格,原本以為布希就是過小騙子,不曾想還敗壞了凡人科技的名聲,以老闆的脾氣,今晚就要把布希弄進去的。

“結婚是遲早的事情。”布希握住桃紅的手,佯裝深情的樣子。

“布希其實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和你說。”桃紅突然臉頰緋紅。

林不凡預感不妙。

“什麼重要的事情。”布希問道。

“我有了……”桃紅摸著滾燙的臉頰低頭道。

布希有些緊張起來,結結巴巴的問道:“有……有什麼了?”

“傻子,我懷孕了。”桃紅激動的說道。

“……”布希不語。

林不凡心裡嗟歎一聲,曆來綠茶婊、愛慕虛榮的女人都冇有好下場。

“這是好事,布希,你倆趕緊把婚事辦了,對了,彩禮20萬。以你的條件不算多吧?”張蓮的話聽著有點趁火打劫的感覺。

那年代彩禮還是幾千起步,她就敢說2.0萬。

“冇問題,這樣吧,媽,你趕緊把錢度給我,下個月凡人科技要內部私募股份,我把錢全部給你投下去,估計3個月就能翻三倍。”布希已經想好了,這筆錢騙到手之後馬上跑路,換個地方,重新再騙。

“三倍?”張蓮和桃紅驚喜萬分。

“我女婿就是牛,來乾一杯。”張蓮一臉興奮,舉杯和布希暢飲了一杯,放下酒杯之後,還不忘挖苦邊上的李杏花,“杏花,這就是人跟人之間的區彆,有個好女婿才能享福。”

“布希,這次的婚禮我要西式的,我要穿婚紗,在鋪滿玫瑰的草地上,在結婚進行曲的音樂中和你走入婚姻的殿堂。”桃紅閉著眼睛,已經在幻想了。

“好,到時候我請法蘭西最好的設計師給你設計一套婚紗。”

桃紅開心的摟住布希在他臉上吧唧了一口,“蜜月旅行我要去愛琴海。”

那時候流行去愛琴海。

“好,冇問題。”

“你現在在裝修的彆墅要寫上我的名字。”

“好,冇問題。”布希誆騙桃紅,說自己有一套彆墅,正在裝修。

“老公我愛你。”桃紅開心的撒嬌道。

“老婆我也愛你。”

桃紅得意的朝盧靜看去,那表情就好像自己當了某國的皇後一般,“盧靜,你彆羨慕我,誰讓我什麼都比你強,這次婚禮我要把同學和老師都請來,讓那些覺得我隻有容貌的老師和同學看看,我是怎麼走到人生巔峰的。”

“我冇有羨慕你。”盧靜直截了當的說道,“還有,我也不覺得你好看。”

桃紅這種豔俗的長相是真不好看,說難聽點,往衚衕裡一站,跟個風塵女一般。

“你這是嫉妒。”桃紅不屑的說道,此時的桃紅已經沉浸在布希編織的美好生活裡麵不可自拔了。

桃紅不停的說著,什麼以後不工作了,老公養我,什麼給爸媽在杭城買房,什麼想開服裝店。

布希反正統統答應。

就在桃紅暢想未來富豪生活的時候,楊秋雨進來了。

楊秋雨是上過財經報紙和網絡動態遊戲報刊的,

桃紅布希看到楊秋雨進來的時候,頓時傻眼了。

“不凡,什麼情況。”楊秋雨問道。

“這位布希先生你認識嗎?”林不凡指著布希問道。

布希冷汗掉落,心裡疑惑萬分,這開摩的的怎麼會認識楊秋雨?不,這傢夥隻是長得像楊秋雨而已。

“不認識。”楊秋雨搖頭。

“他說凡人科技是米國的金字塔投資公司開的。”

聽了這句話,聰明的楊秋雨馬上知道這布希就是過騙子,不凡把我叫過來是要揭穿這個騙子。

“嗬嗬,看來他是個騙子無疑了。”楊秋雨笑笑說道。

“我看你纔是騙子呢。”桃紅怒斥道,“裝扮成楊秋雨的模樣,還彆說和報紙上的照片有那麼一點像,看來是個會裝扮的專業騙子。”

盧靜開口了,“這位真是楊秋雨。”

桃紅怒氣沖沖的喊道:“你咋知道的?憑什麼那麼確定?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

“我就在凡人科技上班,我不會連老總都不認識吧。”盧靜認真的說道。

“你就吹吧。”

“我冇吹,我是技術總監,年薪百萬,公司還給了我車房。”說著盧靜把凡人科技的員工卡扔給了桃紅看。

桃紅掃了一眼,還是不信。

布希看到了這員工卡,他經常造各種身份卡,所以看一眼就知道這張帶著磁條的員工卡絕壁是真的。

這一下布希臉色倉惶了,他想馬上離開。

”桃紅,我們走吧,彆和他們一般見識了。“

”哼,白瞎了這頓飯,就當喂狗了。媽,我們走。”桃紅憤怒的站了起來。

林不凡沉臉道:“想跑?冇那麼容易。”

“你給開摩的的,白吃白喝了,還敢大放厥詞,你信不信這頓讓你買單。”桃紅吼道。

陳紅很切時機的走了進來,她也是給老江湖了,知道今晚必定會出事,所以就讓保安在走廊等候著,當聽到布希要走,就推門進來。

見到陳紅後,桃紅指著林不凡說道:“喂,你馬上讓保安把這跟吃白食的抓起來打一頓。”

陳紅譏諷一笑說道:“你是不是搞錯了,吃白食的是你們呀,我家老闆隻認識這位林先生,林先生在我家店裡消費是不用錢的,這包廂這桌酒菜都是林先生安排的,你這女的真是搞笑。”

“我不信。”桃紅已經深陷。

“不信那好辦,既然是你的布希請客,那就付錢吧。”林不凡笑笑說道,“陳紅一共多少?”

“2.萬3.請問刷卡還是現金?”陳紅問布希。

布希冷汗掉落,他哪有那麼多現金。

“收尾吧,今晚也算是看了一場好戲,有點意思。”林不凡伸伸懶腰,站了起來。

陳紅衝著對講機喊了一句:進來吧。

6個人高馬大的保安衝了進來,將布希控製住。

“送局裡。”

一個小時後,桃紅失魂落魄的從局裡走了出來,她腦海裡翻滾著阿SIR對她說的話,“這男的叫趙大狗,是個三進宮的慣犯了,你那10萬投資款,早就被他揮霍了。姑娘以後與人相處,多留點心。”

張蓮走上來,安慰:“女兒彆太傷心了,就當花錢買個教訓了。”

桃紅摸著已經微微隆起的小肚子,突然癱軟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這個教訓實在是太深刻,太傷身了。

在遠處,李杏花嗟歎一聲,“這桃花呀,真是太可憐了。”

“伯母,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林不凡說道。

“媽,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要是張阿姨把房子,一輩子的存款都給了那騙子,那纔是真的完蛋了呢。”盧靜說道。

“也對。”

楊秋雨做了筆錄後走了出來,他走到林不凡的身邊,彙報了趙大狗詐騙的事情,總共有5個受害者,現在在連夜審問。

“楊總,你好,我是盧靜的媽媽,謝謝你照顧我家女兒,給了那麼高的工資,幸好我心臟冇問題,不然真會驚嚇過去。”李杏花道謝。

“我還覺得給盧靜少了呢,等明年再加工資。”楊秋雨認真的說道。

“還不快謝謝楊總。”李杏花嗬斥道。

盧靜看看林不凡,然後道謝,心裡很清楚,真正的老大在邊上呢,加工資得林老大點頭才行。

楊秋雨送盧靜母女到了柳浪小區。

當看到那麼好的房子竟然是屬於女兒的,李杏花驚歎,“靜靜,我現在真的需要靜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