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怎麼……怎麼會睡……”林不凡一骨碌起床,一看衣服,都穿在身上,才稍微安心,“這是哪裡?”

“我房間。”

“我怎麼會在你房間裡?”

“你忘記昨晚的事情了啊?”

昨晚眾人去了天堂酒吧,小酒一喝,情緒就高漲了,羅瀟瀟起鬨說把蘇晴也叫來,林不凡腦子一熱就把蘇晴叫來喝酒了。

蘇晴打扮一番要出門的時候,被老媽張旖旎叫住,質問她那麼晚了還敢出去,蘇晴說是和林不凡喝酒去,張旖旎立馬180度轉變,親自送蘇晴到了天堂酒吧門口,還等著他們喝完,之後直接把女兒和林不凡帶家裡了。

張旖旎家裡還有客房,但她腦子一轉,直接把醉醺醺的二人放到了一塊兒。

“喝斷片了……我……我們冇咋的吧?”林不凡心態還是個大叔,對小妹妹要是做了什麼,那真的會愧疚了。

“不知道,我也喝斷片了,或許做了吧。”蘇晴敲了下小腦袋,露出調皮的模樣,“你那麼慌乾什麼?”

“……”林不凡說不上話。

這時候門打開了,張旖旎笑嘻嘻的走了進來,“你們都醒了啊,我熬了醒酒湯,出來喝湯吧。”

“好嘞。”蘇晴一把揭開床單。

林不凡定睛一看,幸好蘇晴都穿著衣服。

十幾分鐘之後,三人圍著餐桌吃飯。

“小林,昨天遇到什麼開心的事情了?”張旖旎問道。

“昨天我幾個朋友在歌曲比賽中得了一等獎,一時開心,喝大了。”林不凡看著母女倆,有些侷促和尷尬。

“原來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又賺了很多錢,才喝的那麼開心呢。”張旖旎試探道。

林不凡低頭喝著湯,不說話。

“媽,你不懂了吧,一首好歌是很賺錢的,我這款手機的來電鈴聲就是一首歌,下載一首要5元呢。”

98年的時候已經出現了下載歌曲當手機鈴聲,但還冇有推廣開,等手機更新換代之後,那鈴聲這塊業務將全麵開花。

張旖旎暗暗吃驚,林不凡竟然還會寫歌。

“小林,這賣歌真的能賺錢嗎?”張旖旎好奇的問道。

林不凡本不想說,但蘇晴已經說開了,就不能避諱了,“嗯,在不久的將來,好的歌曲會很賺錢,下載鈴聲隻是一部分,以後KTV、影視劇裡,隻要使用歌曲,都要向版權人支付使用費。”

還有一點林不凡冇有說,之後會出現千千靜聽、酷夠等播放器,在播放器裡麵會有很多付費歌曲。

知識版權會越來越全麵,越來越引起重視。

上一世中《功夫》這部電影裡麵,出現了蛤蟆功、如來神掌的功夫名字,這都是需要給版權人金大俠一筆使用費的。

可惜張旖旎覺得賣歌也隻不過是小業務,賺不了幾個錢,在後來,她才後悔冇有涉及這一部分業務。

吃好飯之後,張旖旎給林不凡倒了茶水。

“歸山的收購怎麼樣了?”林不凡問道。

“目前我們已經收購了80幢房產,總共花費了900萬,還剩下3500萬左右的流動資金,按照你的意思,是要買歸山後麵那200畝荒地的。”張旖旎為了這次生意,把飯店、房產都抵押給了銀行,徐亞也一樣。

“嗯,那200畝荒地纔是我們這次的重點。”林不凡喝了一口水說道,“要抓緊,我估計開發區的事情,有不少老闆應該知道了。”

“小林……”張旖旎凝神,嚴肅的說道,“這一次投資,是我和徐達所有的資產。”

“放心,不會虧錢的。”林不凡寬慰道。

“對了,你上次說菱山會挖掘出什麼鼎,最後發現那片地方是古代的學校,最後會變保護區,對嗎?”

“嗯,菱山是清朝菱山學院舊址,杭城的東坡曾經是那邊的名譽校長,具有曆史保留意義,政府肯定會在那邊建立名人博物館,怎麼又問這個?”

“我朋友說,這幾天好幾個老闆都在那邊買地買房,似乎彭埠要建造開發區的事情已經傳開了。”張旖旎說道。

林不凡笑笑說道:“張阿姨,你是擔心菱山不變成博物館,最後的價值高過歸山嗎?”

張旖旎沉眉,她心裡的確擔心。

因為怎麼看菱山都比歸山要好,不管是地理位置,還是交通上。

“你如此擔心,我們就一起去菱山看看吧,把徐達也叫上。”林不凡站起來,伸了個懶腰。

“我也去!”蘇晴舉手道。

張旖旎開車帶著林不凡和蘇晴先到了菱山,徐達冇過多久也到了。

菱山和歸山都是在彭埠區範圍內。

這裡靠近公路,村道也很平整,房子至少是磚頭的,有十幾棟還建造的不錯,貼的都是好的瓷磚,有幾家還有小院子,種植了一些花花草草,總的來說環境比歸山好很多。

在這裡買一棟這樣的房子,價格至少要40萬到60萬之間。

至於地皮就更貴了。

在菱山村內走著,發現電線杆上貼著收購本地房產的廣告。街邊還開了幾家收購房產的店麵。

看來彭埠區要開發房產的訊息已經傳出去了。

“幸好我們提前一步,在歸山收購了那麼多的房產。”林不凡笑著說道。

徐達鎖眉,凝重的說道:“這裡的地段似乎比歸山好呀。”

“徐叔叔,你放心吧,這裡到最後都會被政府接管建立博物館的。”林不凡帶著幾人走進了一個衚衕,衚衕地板都是青石磚,林不凡蹲下摸了摸石磚,這可是“入仕磚”,古代高級學府都用這種磚頭,掃了一圈,還發現有些磚頭上刻著一些文字。

林不凡在上一世的時候來過這裡很多次了,那時候這裡已經是名人博物館了,這些石磚都被裝進了玻璃櫃裡麵,當做文物供人觀賞。

“你在乾嘛?”蘇晴疑惑的問道。

“嗬嗬,冇什麼。”林不凡不想多解釋,說了蘇晴也不懂。

這衚衕就隻有一戶,這一戶門口放著兩座文殊菩薩的石像,這可也是文物呀,這戶人家的大門用的還是黃花梨。

裡麵叮叮咚咚在施工。

“把這些破爛的書啊,凳子椅子都扔出去。”一個穿著滌綸條紋褲,留著遮耳髮型的油膩男在指揮建築工人裝修房子。

裡麵有十幾間瓦房,木柱子、花窗都雕刻著人物,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孔夫子授課”浮雕。

這間四合院就是授課的學堂,也就是菱山學院最重要的一部分,最具有研究的部分。

“小林,我突然想到,既然這裡要成為博物館,我們不如買進這裡的房子,到時候可以高價賣給政府呀。”徐達說道。

林不凡嗤笑一聲說道:“你覺得可能嗎?你知道菱山學府的曆史嗎?菱山學府是政府開班的學堂,也就是說,這裡在古代的時候都是政府的房子,而且這裡很多房子是冇有產權的,也就是違章建築,你買進了,反而會血本無歸。”

“哦,原來這樣啊。”徐達虛心點頭。

“這家主人為什麼要裝修這房子?”蘇晴疑惑的問道。

“村裡麵出現了那麼多收購房子的人,這家主人肯定知道了這裡要開發的事情,所以好好裝修一下,能賠更多錢唄。”林不凡解釋道。

“旖旎?”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心悅?”張旖旎一回頭,看到了顧心悅。

顧心悅是開服裝廠的。

“你們……”顧心悅帶著兩個助手,穿著青花瓷的包臀裙,古典又文雅,很有氣質,“你們也得到風聲了?”

“你說彭埠開發嗎?”

“嗯,果然你們也知道了,而且也看中了菱山。”

“嗬嗬……英雄所見略同吧。”張旖旎打著哈哈說道。

這戶宅邸是菱山最大的宅邸,如果菱山真的開發,那能賺一大筆。

顧心悅沉眉,說道:“你們出現在這裡,就說明,我們都看中了同一間房子,雖然我們是朋友,但商場無父子,旖旎,這房子,我買定了。”

張旖旎愕然,指著這戶宅邸說道:“你要買這房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