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約過了20分鐘,楊蘭蘭回來了,手上多了一根繩子,是拴狗繩。

“來,我給你套上!”楊蘭蘭玩弄著史俊。

史俊憋不住了,“楊蘭蘭,你這樣是不是太過分了?”

“啪!”

一擊十分粗暴,響亮,毫不猶豫的霹靂反手巴掌,打得史俊暈頭轉向。

楊蘭蘭拉下臉,嗬斥道:“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現在是一條狗,狗是不會說話的,你要是再敢說話,那麼我們之間的約定就作廢了。”

史俊被羞辱的已經到達了極限,想發作,但看到楊蘭蘭身後多了兩個黑衣服的保鏢。

這兩人是凡人分部的保安。

林不凡不放心,專門讓這兩個保安陪著楊蘭蘭玩耍。

史俊低頭不說話了。

楊蘭蘭再次摸了摸史俊的頭,說道:“給你取個名字吧,取什麼名字好呢,旺財?小白?狗腿子?冬瓜?南瓜?不不不,這都不符合你的氣質,你就叫大便吧,反正你名字裡有一個屎字,你覺得如何呀大便。”

史俊氣的已經要爆炸了,但隻能點頭。

於是,楊蘭蘭牽著狗繩子,帶著史俊開始逛街了…………

準備一點說是遊街。

還專門挑人多的地方去。

路上的行人都好奇的看過去。

“我擦,這也太特麼刺激了吧,見過遛狗的,冇見過遛人的。”

“這男的怎麼回事,怎麼當狗?”

“這還看不明白,肯定是有什麼把柄落在這女人手上了唄。”

“不不不,我覺得是女人對男人的報仇,這男的以前肯定傷害過著女的,所以這女的現在才報複的。”

“為什麼我看著莫名的趕到酸爽呀!”

一個小時後,來到了人民廣場,楊蘭蘭買了珍珠奶茶,坐在水池邊喝著奶茶,看著湛藍色的天空,手上的狗繩子坐在屁股下去。

此刻她是真的太爽了。

什麼抑鬱!

見鬼去吧,老孃現在一點都不抑鬱了!

真的如同林不凡所言,隻要報仇了,抑鬱就煙消雲散了。

其實也根本不存在什麼抑鬱,都是心結,楊蘭蘭的心結就是報仇!

此刻的史俊全身汗臭味,褲子膝蓋已經磨破了,膝蓋已經在流血,脖子也被狗繩子拴的紅腫了,手掌也破了。

他喘著大氣,來往的人還是指指點點。

就在這個時候,有個6、7歲的小孩從楊蘭蘭的身邊跑過,然後到了自己母親的身邊,“媽媽,媽媽,我要拉粑粑……”

那時候三線城市廁所很少,小孩子在路上拉個粑粑,撒個尿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年輕的媽媽一看就是農村人,今兒是進城來購物的,二話不說抱起孩子就原地“釋放”。

看著這一幕,楊蘭蘭的心裡突然有了一個邪惡的想法,想法一旦產生,嘴角也揚了起來……

大約10分鐘後,地上就有一坨粑粑。

楊蘭蘭站了起來,拉動繩子,但史俊不動了,驚慌失措的看著楊蘭蘭,他還是說話了:“你,你,你該不會是想我……”

後麵的話,他實在是說不出口了。

楊蘭蘭邪乎一笑,說道:“對,你想對了,就是要你吃粑粑。”

“你太過分了吧,老子不演了。”

“不演?你以為你可以不演嗎?”楊蘭蘭眼神朝兩個膀大腰粗的保鏢看去。

保鏢左右夾住史俊。

“既然選擇了做狗,就應該知道狗是什麼習性,狗是吃粑粑的,你不吃,就不是狗了,今天你不吃也得吃,吃也得吃,你要自己主動吃,我仍舊算你當狗,一天過去後,我一定幫你拿到凡人科技的投資,反之,你前功儘棄!”

這是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呀!

史俊心裡都要崩潰了,這已經不是屈辱兩字可以來形容的痛苦了,這是切膚、割肉、是人格喪失,是精神崩盤,是瘋子纔有的行徑呀!

吃狗屎!

史俊哭了,哀求著楊蘭蘭:“楊蘭蘭,之前都是我的錯,求求你了,念在往日的一點點情分上,不要這樣做。”

“你不提往日還好一點,你提到往日,我心裡就隻有怨恨,給你10秒鐘時間,不吃,那麼遊戲就到此為止,你休想拿到凡人科技的投資。9、8、7、6……”

“我吃!”史俊的精神已經崩盤了。

史俊慢慢地爬過去,嚇得那母子二人躲的遠遠的看。

“我擦,那個人要吃狗屎。”

“還真的是,這男的真夠有勇氣的,我可做不到他那麼牛逼。”

“這是做什麼孽呀!”

“勇敢的人呀。”

“這還能叫人?這是人狗了。”

“呀,我擦,我想起來了,這男的是史俊,之前在電視上見過他的訪問。”

“你這麼一說,我也記起來的,本市最年輕的it企業家,怎麼淪落到這種地步了?”

“哇,什麼情況下,千萬富豪竟然吃屎。”

……

人群躁動起來了!有些人拿出了手機開始“卡卡卡”的拍照。

史俊的腦子是暈乎的,嘴巴開始吃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史俊昏迷了過去。

這種巨大的恥辱帶來的刺激,足可以讓人暈厥。

等醒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在自家門口。

楊蘭蘭已經過癮了,就讓人把他扔到了家門口。

史俊進了房間,直接去了衛生間嘔吐,吐的是苦膽都要出來了,整個人抱著馬桶,然後是刷牙,刷了幾個小時,最後是洗澡。

到了淩晨纔回到床上,但想到吃屎的那一幕,又衝進了廁所嘔吐。

如此反反覆覆,一夜折騰。

到了東方泛白的時候,他已經脫力了,雙眸呆滯的看著天花板!

追悔!

此刻之後追悔。

如果不拋棄楊蘭蘭的話,就不會有這樣的下場,相反,還會得到楊蘭蘭的幫助!

史俊從大學就開始玩弄女性,可以說是玩了十年的感情。

所謂天理昭昭。

放鷹的,最後還是被鷹給啄了眼睛。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很快就到了早上10點多!

史俊打開了手機,全部都是未接來電,都是那些客戶打來的電話。

再不賠償就要把史俊起訴到法院,如此一來,史俊就不能翻身了!

去凡人科技!

史俊換了一身衣服,然後拖著沉重的腳步去了臨城凡人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