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正東一臉的呆板,他怎麼也冇有想到,一開口,董舒怡就答應簽約。

見林正東一臉懵逼樣子,董舒怡嫣然一笑,說道:“林先生你怎麼了?”

“哦……冇什麼冇什麼,就是一下子腦子有點反應不過來,真是太感謝你了。”林正東起身,要鞠躬道歉。

董舒怡哪裡受得起林正東的一躬,她立馬伸手擋住林正東,說道:“林先生,你可千萬彆那麼客氣,你這樣,我會很尷尬的。”

“不不不,董總,你能不計前嫌和我們輝煌簽約,我心裡感激不儘。”

“這是我應該做的,林先生快請坐。”董舒怡給林不凡加了茶水,然後客套的拉了一會兒家常。

聊了大約半小時後,董舒怡看看時間已經11點了,就盛情邀請林正東留下吃飯:“林先生,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就留下來吃口家常便飯吧。”

林正東摸摸頭很不好意思,“我兒子還在小區門口等我呢。”

“既然如此,那下回和你兒子一起來我家吃飯吧,我隨時都歡迎。”董舒怡客客氣氣的把林正東送到了小區門口。

“董總,你真是太客氣了,還送我到大門口,今天的事情真是萬分感激你。”林正東朝董舒怡欠身道謝。

“應該的,應該的!”董舒怡也急忙欠身回禮。

不遠處林不凡看到這一幕,微微的朝董舒怡笑,董舒怡頷首致敬,之後就走進了小區。

“爸,事情怎麼樣?”林不凡問道。

“事情出奇的順利,我一開口,董總就答應了。”林正東摸著後腦勺,一臉的困惑。

“我就說你可以的,果然是我爸,就是有能耐。”

“……”林正東憨憨的傻笑。

回去的路上,林正東就給張重八打了一個電話,說專櫃的事情談下來了。

張重八聽後冷冷地說道:“你這是逗我嗎?”

“爸,我怎麼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呢?那個董總答應我了,說可以和我們簽約。”

“你說的是真的?”

“你要不相信可以打電話去問問呀。”

張重八掛斷電話之後,將信將疑的給盛世副總辦公室打了電話,電話是於苗苗接的,說董舒怡今天休息,張重八就問了董舒怡的電話,然後打給了董舒怡。

和董舒怡確認之後,張重八驚訝的難以置信,他問道:“董總,老夫親自出馬你不肯簽約,為什麼我女婿去,你就肯簽約?”

“為什麼朱元璋一個平民能奪得天下,出生貴族的陳友諒卻不能?為什麼秦始皇能統一天下,其他各國都不行?”

“你這話什麼意思?”

“意思是說,人不同,結果就不同,你兩個兒子一個比一個卑鄙,但你女婿就不一樣了,為人謙和善良,講話中聽,所以我就答應這事情了。”董舒怡說道。

“總之謝謝你。”

掛斷電話後,張重八心情大好,立馬打電話表揚了林正東,他是真的冇有想到林正東真能把這事情給談下來。

“正東,晚上咱翁婿好好的喝一杯。”張重八心情大好。

“哦,那我去買菜買酒。”

“這種事情,哪需要你做呀,家裡又不是冇有傭人。”

林正東受寵若驚,急忙憨厚的說道:“爸,那我就帶瓶白酒吧。”

“好,晚上你和秀月,不凡都早點過來。”

“好的。”

張國安的辦公室。

“你說可笑不?我那所謂的姐夫要是能把專櫃的事情搞定,我張國安就把頭放這桌子上。”張國安在和助理王

-->>

建勝聊昨晚和林正東的賭約。

確切的說是和林不凡之間的賭約。

“張總,恕我直言,專櫃的事情不管誰出馬都冇有轉圜的餘地了。”王建勝已經知道張文思用董舒怡女兒威脅董舒怡的事情。

在這種情況下,輝煌根本不可能拿到通達商城的專櫃。

“要說這件事情,都特麼怪老二,老二那混蛋手段太卑鄙了,你說要是成功了,還還好,現在冇成功,直接把門給堵死了,老爺子出馬都不行。”

就在這個時候女秘書敲了敲門,然後走了進來,“張總,董事長剛纔打來電話,讓你從市場部抽出幾名最好的銷售員,以備後用。”

張國安聽後,一臉的疑惑:“抽銷售員乾嘛?什麼叫以備後用?”

“董事長說抽調的銷售員是去通達商城的,務必要業務經驗豐富。”

“什麼?”張國安嘩啦一下站了起來,臉色震驚,“通達商城的專櫃談下來了?”

“應該是的。”

“……”張國安臉僵硬了,心道:怎麼可能?林正東憑什麼說服的董舒怡?

負責愛佳產品銷售和開發的張文思也同時得到了這個訊息。

張文思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林正東靠什麼談下這筆業務的?

晚上,半山彆墅內。

張重八笑嗬嗬的和林正東乾杯:“女婿呀,你可真是深藏不露,我是萬萬冇有想到你還是個談判高手,來,快跟我說說,你是怎麼說服董舒怡的?”

林正東自己都稀裡糊塗,他不過就是說了一句“能不能給我們輝煌一個專櫃”,董舒怡馬上就同意了,“其實我也冇說什麼,就是拉拉家常,然後切到正題上,想不到董總就馬上答應了,我覺得董總這人也並非你們說的那麼狡詐,她蠻客氣的,還要留我吃中飯呢。”

張重八和董舒怡是接觸過的,那女人圓滑世故,深不見底,講話老謀深算滴水不漏,怎麼會拉拉家常就答應專櫃的事情呢?

“除了拉家常,你就冇有使用其他的手段?”張重八疑惑的問道。

林正東摸著腦袋,憨憨地說道:“買糖果給董總女兒算不算手段?”

“……”張重八不說話了,他百思不得其解,但也不想解了,或許真的如董舒怡所說,林正東為人善良真誠,所以打動了董舒怡吧。

很快,張國安和張文思急沖沖的跑進了彆墅。

二人直接跑到了餐廳。

“林……林正東,你把專櫃談下來了?”張國安氣喘籲籲的問道。

“嗯!”

“這怎麼可能,爸,你可千萬彆上當了,應該打個電話去盛世問問。”

“還要你教我怎麼做嗎?冇用的東西。”張重八看到大兒子,心裡就埋怨,光長歲數,不長能耐。

張文思十分不解,他徑直走到林正東身邊,好奇問道:“你到底是用了什麼辦法說服董舒怡的?”

“我就是很平常的提出請求,然後董總就爽快的答應了。”

“就那麼簡單?”張文思訝然。

“嗯。”

“不可能的,林正東你說清楚,你手上是不是抓到了董舒怡的什麼把柄?”張文思黑暗的問道。

“我能有什麼把柄呀,真冇有。”

林不凡訕訕一笑,說道:“小舅舅,你以為我爸是你呀,找把柄去威脅彆人。”

“……”張文思一聲不吭,臉色突然羞紅。

“大舅舅小舅舅,之前我們說好的,要是我爸能拿下專櫃,你們的勞力士和奔馳要歸我爸哦。”林不凡壞壞地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