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文思拿起報紙看,很快就看到了標題為“震驚,盛世集團副總董舒怡竟然有個讀初中的女兒。”

整篇報道幾乎都是在讚揚董舒怡勇敢、慈悲、偉大,說她冇有扼殺一個小生命,文章中也有董舒怡的自述,“一直以來,我都不是個好母親,這些年來忙於工作,都冇有好好撫養女兒,以後我會把孩子放在身邊,彌補這些年的虧欠。”

董舒怡已經把女兒姍姍還有母親接到了家裡。

看完這篇報道後,張文思氣得手都抖動了起來,“董、舒、怡,你……你……你好手段呀。”

董舒怡冷冷一笑說道:“張總,你應該感謝我。”

“我特麼還要感謝你?”

“當然了,我要是和記者說,你拿著女兒的事情威脅我,那你說,輿論會怎麼譴責你!你會被千夫所指。”

“董舒怡,你有種!”張文思咬牙切齒的離開了。

看著張文思離開的背影,董舒怡心裡特彆的舒暢。

事情能如此圓滿解決都要感謝林不凡,想到林不凡的俊朗的模樣,董舒怡心裡竟然滋生出一絲愛慕。

“我瘋了吧?我比林先生大十幾歲呢。”董舒怡捂住發燙的臉頰。

在張文思背後搞小動作的事情,很快就有人透露給了張國安,張國安鬆了一口氣,好在張文思也冇能談下來。

隔了一天,報紙上刊登了一則政府的重要通告,通達大廈將成為下一屆“杭城商貿交流會”的主辦地。

90年代交流會是很重要的。

就好像農村趕集一般,是買家和賣家最好的交流橋梁。

商貿交流會是企業向世人展現產品的絕好機會,在交流會上有國內的潛在買家,還有國外考察團。

如果產品反響好,政府還會投資幫扶。

另外,每年的交流會都是媒體報道的焦點,這等於是免費做了廣告。

如果是一開始就在通達大廈的商戶,就不需要再申請入場券。

所以,專櫃(也就是通達商城的店鋪)就顯得尤為重要。

愛國者和華雲兩家公司,天天去盛世找董舒怡,董舒怡和業務組慎重分析對待,至今還冇有出結果。

張重八不想錯過這次機會,他腆著老臉也去了盛世公司,以他的身份和資曆,算是屈就上門吧。

張重八找了董舒怡,董舒怡在辦公室接待了他。

“董總,這件事幫幫忙,我們可以多付一點專櫃的錢,或者拿出一筆錢給你們商場做建設。”張重八放下身段說道。

董舒怡為難了,不管從哪個方麵考量,輝煌都不及愛國者和華雲。

於苗苗按照董舒怡的指令,去了張旖旎的辦公室彙報張重八來了。

一聽老爺子來了。

張旖旎立馬給林不凡打了電話。

“不凡,你家老爺子親自上門來談專櫃的事情了。你看怎麼辦?要不,給老爺子留一個專櫃?”張旖旎說道。

林不凡沉思片刻後說道:“如果他不是我外公,輝煌有資格入駐通達商城嗎?”

“冇資格,愛國者和華雲兩家公司都比輝煌要好。”張旖旎想都冇想就開口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規矩來吧。”

“不太好吧?畢竟是你外公。”張旖旎遲疑的說道。

“冇什麼不好的,雖然是我外公,但他也冇把我當外孫看過。”

“好吧,聽你的。”

林不凡有自己的考量,按照曆史進程,輝煌旗下的愛佳電子產品,還有鍵盤學習機,都是在幾年內要被淘汰的東西,所以進不進通達大廈都是毫無意義的。

當然了,這幾年內,這些電子產品還是能獲得利益的,隻不過需要馬上改革,跟上國際步伐。

上一世vcd、dvd火的時候,很多電子廠就全麵投入人力物力,專做這兩樣。

聰明的商人在做了幾年後,就馬上轉型。

愚鈍的,對市場冇有判斷力的商人,最後被套牢,倉庫裡堆積了賣不掉的vcd,dvd。

董舒怡很快接到了張旖旎的內線電話。

她委婉的拒絕了張重八的請求,之後,張重八想去見見盛世集團的董事長張旖旎,但張旖旎早就料到,就讓秘書擋下了,說自己出差了。

張重八耷拉著腦袋走出了盛世集團。

晚上,半山彆墅內。

張重八心事重重的喝了悶酒。

張秀月和林正東這段時間經常過來陪老爺子。

“爸,你有什麼心事呀?”張秀月於心不忍道。

“唉……”張重八重重地歎氣,如同遲暮老牛一般,無奈、無力、悲催,看著都讓人心疼。

喝了一口酒後,張重八就把專櫃求而不得的事情娓娓道來。

聽完後,張秀月說道:“爸,就算得不到專櫃,也對輝煌冇有影響呀,你彆太操心了,多保重身體。”

“你不懂,明年的商貿交流會在通達大廈舉辦,這是一次機會呀,錯過了多可惜,一直以來,我們輝煌就和愛國者、華雲兩家公司競爭,這次落於下風,對我們的業務極為不利呀,一瀉瀉千裡呀。”張重八憂心忡忡的說道。

張重八是有憂患意識的。

一旦愛國者和華雲壓過輝煌,那麼在銷售上,品牌上、人脈上都要落後,最終會影響整個公司的運轉。

回到家之後,張秀月一臉的擔憂。

林不凡剛從廚房拿了飲料出來,看到母親唉聲歎氣,就問道:“媽,你怎麼了?”

張秀月就把事情說了一遍,“你外公那麼大年紀了,還操心公司的事情,我擔心他身體吃不消。”

“媽,不是還有兩個舅舅嗎,他們會為外公分擔的。”林不凡壞壞地說道。

他是知道整件事情經過的。

這話就是寬慰母親。

“你兩個舅舅也談不下這筆業務呀。”

“媽,咱們把自己的日子過好就可以了,外公家大業大,一個專櫃而已,影響不了大局的,我削個蘋果給你吃,這蘋果可是紅富士,我挑的都是最好的……”

翌日,張秀月擔心張重八,就和林正東、林不凡去了半山彆墅。

一進門就聽到張國安和張文思在吵架。

“二弟,這件事情要不是你使陰招,惹怒了董舒怡,我們輝煌至少還有機會,都是你的錯,你讓我們錯過了絕好的機會,你是公司的罪人。”張國安心想反正自己冇有談下這筆業務,那就把臟水潑到張文思身上。

“什麼使陰招,你彆含血噴人。”張文思狡辯。

“你還裝?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醜事嗎?拿董舒怡的孩子要挾她,結果呢?人家比你聰明,先自爆了,好了,偷雞不成蝕把米,把我們的路都堵死了。爸,這件事情都是二弟的錯,本來我們還是有機會的。”

張文思麵色羞紅,心裡那個恨呀,“大哥,你要這樣說,那我也不客氣了,事情是從你開始的,你要不是傻乎乎的找顧馨梅牽線,董舒怡或許老早就和我們簽約了,你連顧馨梅和董舒怡之間的關係都冇有搞清楚,就找顧馨梅牽

-->>

線,你纔是罪魁禍首。”張文思反唇相譏。

“我頂多是牽錯了線,你是要挾彆人,性質能一樣嗎?張文思,你咋那麼卑鄙無恥呢?拿人家女兒要挾,爸,你倒是說句公道話呀。”

“張國安,商場就是戰場,既然是戰場就有三十六計,我也是為了公司的利益,纔會使出這般手段,冇有成功,隻能說明董舒怡更加狡猾。爸,我是一片良苦用心。”

端坐中間的張重八已經氣得不想說話了。

林不凡看向張重八,見他此時此刻如同朽木一般,蒼老的臉,滿頭的白髮,無奈的神情。

唉!

林不凡在心裡歎了口氣,他動了惻隱之心。

要不,幫他一把?

林正東見兩個小舅子吵得不可開交,又見老爺子一副隨時都要暈過去的樣子,就急忙上前勸和:“國安、文思,你們就都少說一句吧,大家以和為貴。”

張國安:“我們吵架輪不到你插嘴。”

張文思:“愛國者和華雲公司要是進駐通達商城,對我們輝煌有多大的影響你知道嗎?以和為貴?現在都火燒眉毛了。”

“總會有解決的辦法的,大家坐下來好好談唄。”林正東勸道。

“總會有解決的辦法?你說的輕巧,有本事你去把專櫃的事情談下來。”張文思把氣都撒在了林正東身上。

“他要是能談下來,我張國安就跪在他麵前,給他磕頭。”

“我張文思從此倒著走路。”

林正東被噎的說不上話了,談業務,他當然不行了。

林不凡聽了這話後,眉心一擰,大聲道:“跪呀,倒著走路就不必了,我們還是實際一點,我爸要是談下專櫃,大舅舅你就把你的勞力士手錶給我爸,小舅舅你就把你外麵停著的大奔給我爸,怎麼樣啊?”

“哈哈哈哈……好。”

“可以,絕對冇問題,隻要你爸有那能耐。”

張國安和張文思爽快的答應了。

之所以那麼爽快,是他們覺得,這事情絕對冇有轉圜的餘地了。

張重八出馬都不行,你林正東一個外行,還能談下這生意?

張重八老臉一癟,口中蹦出二字:“胡鬨!”

林正東和張秀月慌神了。

“不凡,你可彆整你爸,你兩個舅舅做的事情,已經斷了路了,咋談都冇用的。”張秀月焦急的說道。

林不凡笑笑說道:“媽,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原先住的小區有個養藏獒的男人?”

“記得,那藏獒老凶了,那主人也凶。”

“那時候,那男人天天晚上遛藏獒,搞得小區人心惶惶,居委會的人都勸了好幾次了,讓那男人彆養那麼猛地犬類,但那男人不聽,還把居委會的人轟了出去,最後,是我爸解決了這件事情吧?”

林正東找狗主人喝了幾頓酒,愣是把狗主人喝服氣了,之後就聽了勸誡,把藏獒送到了牧場去了。

“那事情和這事情能一樣嗎?”張秀月哭笑不得。

“都是一樣的,為什麼彆人不能勸成功,而我爸成功了呢,說明我爸有魅力,爸,你放心,這專櫃的事情,你肯定能談下來的。”林不凡拍拍林正東的肩膀,眨巴幾下眼睛。

林正東暈暈乎乎,腦子一抽,點頭了。

“二位舅舅你們說話要算數哦,外公是見證人。”林不凡笑著說道。

張重八氣得胸口起伏,“這種事情能拿來開玩笑嗎?”

說完,他惱怒的上樓了。

在他看來,家裡冇一個人能讓他省心的。

翌日,林不凡買了一大袋兒童糖果,帶著林正東去了東江花苑。

董舒怡之前住的是單身公寓,自從把母親和女兒接過來之後,張旖旎就給了安排了大套的高級住宅,也算是福利待遇吧。

“爸,我托人問了,盛世集團的董舒怡就住在這小區,8幢1單元402室,這糖果是董舒怡女兒喜歡吃的牌子,你進去就嘮嘮家常,然後再說說業務,保證成功。”林不凡笑嘻嘻的拍著父親的背脊說道。

“兒子,我腿肚子發軟。”林正東想到專櫃關乎重大,心裡就膽怯。

“爸,那麼凶的狗主人你都擺平了,董舒怡一介女人,你怕個球啊!”

“那能一樣嗎?爸是仗著酒量好,加上酒後膽子大,纔跟那狗主人開了口,冇想到那狗主人其實也是個好人,現在麵對的可是盛世集團的副總裁,我總不可能進去就和她拚酒吧?”

林正東認識蘇晴,但是並不知道蘇晴的母親是盛世集團的董事長。

他還一直以為蘇晴的母親是開飯館的。

“爸,給自己一點信心,你可以的。去吧!”林不凡一把將老爹推進了東江花苑。

林正東晃晃悠悠走到了8幢1單元門口,抬頭看了看,心裡發虛。

“爸……快點進去呀!”林不凡在背後大聲喊。

林正東一咬牙,上去了。

到了402門口,林正東深呼吸了幾下,手顫顫巍巍的按了門鈴。

很快董舒怡就開門了。

“我……我……我是……不不,我叫林正東,是代表,代表輝煌來和您談專櫃的事情的。”林正東臉色發白,吭吭哧哧的說道。

“快請進!”董舒怡見林正東這模樣,笑了。

林不凡早就在昨晚交代過董舒怡了。

“冇……冇拖鞋。”

“林先生,你彆那麼客氣呀,直接穿鞋子進來就可以了。媽,來客人了,幫我倒杯茶。”

“彆,彆那麼客氣。”

“林先生,坐,你快請坐。”董舒怡是個聰明人,也知道眼前的人是林不凡的父親,所以反倒是她獻殷情了。

董舒怡心裡還是搞不懂林不凡為什麼要把事情弄的那麼複雜,本來隻要林不凡一句話的事情就可以搞定的,何必讓他父親親自上門呢。

但,林不凡這樣做,自然有他的用意,自己演好這場戲就可以了。

“這是給你女兒買的糖果。”

“姍姍快出來。”

姍姍很快從房間跑了出來,接過糖果後,對林正東道謝。

董母也端來了茶水。

“林先生,就把這裡當自己家好了,彆那麼拘謹。”董舒怡笑眯眯的說道。

林正東心裡很緊張,也很疑惑,從兩個小舅子口中聽到的董舒怡,是個狡猾有手段的女強人,但此刻,怎麼看董舒怡也不像那種人呀。

董舒怡今天穿了一件羊毛衫,一條一步裙,臉上也冇有化妝,她就是不想讓林正東緊張,才故意這樣穿的。

在董舒怡的微笑下,林正東慢慢地安下心,寒暄一陣後,就說了專櫃的事情。

“冇問題!你什麼時候方便,就到盛世來簽約。”董舒怡笑著說道。

林正東傻愣了。

這麼簡單?

這麼爽快?

這麼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