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掛斷電話之後,董舒怡抱著頭,抓著頭髮,陷入了掙紮中。

高三那年自己稀裡糊塗的和一個同學發生了關係,之後就有了女兒姍姍,她對姍姍的感情是很複雜的,既有愛,也有悲傷。

看到女兒,就會想到,自己原本完美的人生因為女兒的存在而變得不完美了。

她有好幾次機會可以嫁到有錢人家去,但又怕女兒事情暴露,最後不得善終。

這些年來她一直讓母親撫養女兒姍姍,她最近一次和姍姍見麵,也是張旖旎和謝騰飛大戰的時候,由張旖旎帶著姍姍到了西餐廳……

那次張旖旎破壞了董舒怡和一個富少的戀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董舒怡痛苦的著,她想不出好的辦法,自己剛剛評上“杭城十大傑出女青年”,如果爆出私生女的事情,那頭頂的光輝就要倒塌,還會牽連盛世。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自己受到打擊冇有關係,但是女兒姍姍還小,記者們要是對姍姍窮追猛打,刨根問底,她怎麼承受得住。

那麼現在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答應張文思的要求,和輝煌簽約。

她拿出了專櫃合約,擰著眉心……

俗話說,有一次,就有兩次。

這一次我妥協了,以後再有類似事情發生,張文思再拿女兒要挾我,我該怎麼辦呢?

日後,就算不是張文思,隻要是知道這個秘密的人,拿此事威脅我,我還繼續乖乖就範嗎?

董舒怡畢竟是搞公關出身的,她為謝家解決過很多事情,也用過卑鄙的手段。

她知道不能被人牽著鼻子走。

很快,她去找了張旖旎,敘述了張文思要挾自己的事情。

張旖旎蹙眉不語。

張文思是林不凡的舅舅,這件事必須告訴小林,讓他決斷。

張旖旎打了電話給林不凡,說有一件棘手的事情,需要林不凡來公司一趟。

半小時之後,林不凡來到了張旖旎的辦公室,他看到臉色慘白的董舒怡,心道:棘手的事情,看來和董舒怡有關呀。

張旖旎把張文思威脅董舒怡的事情複述了一遍。

林不凡驚訝、憤怒,想不到小舅舅如此卑鄙無恥。

“對不起,我給公司造成麻煩了,我引咎辭職。隻要我不在副總這個位置上,張文思就冇有必要曝光我了。”董舒怡咬著唇,委屈的說道。

她的話冇有錯,隻要她辭職,張文思的確冇有必要曝光她。

但這不是林不凡的做事風格。

林不凡點燃一根菸,徐徐抽了起來……

一根香菸熄滅後,林不凡眸光一閃,說道:“董舒怡公司絕對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讓你辭職的,你就打消這念頭。俗話說,人無完人。哪怕是聖人也犯過錯誤,更何況,你又不是犯罪,隻不過是年少無知生了個孩子而已,很多女孩在你那年紀,還冇那個勇氣把孩子生下來呢,從某個層麵來說,我林不凡蠻敬佩你的。”

一番話說得董舒怡麵色潮紅,心裡感激不儘。

林不凡繼續說道:“董舒怡,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一直以來,你都把女兒包藏起來,就好像女兒是個錯誤一般,不能對外說。這其實是錯的。麵對這種情況,你不如先發製人。”

“先發製人?”董舒怡不解。

&nb

-->>

sp;

林不凡笑笑,說道:“你呀,是當局者迷了,如果這不是關乎你自己的事情,你會怎麼做?”

董舒怡皺眉沉思,一會兒後,恍然大悟:“哦,我知道怎麼做了。與其處處受人牽製,不如自己把事情挑明瞭。”

“嗯,就是這意思。”

“但……但這樣會不會給公司造成不良影響?”

“放心吧,讓公關部找合作過的記者,溫柔的報道這件事情,以人性的角度,比如說,不忍扼殺腹中孩子,勇敢的當了未婚媽媽。千秋曆史都是撰筆人寫的,同樣的道理,你的事情,隻要是我們這邊的記者寫,肯定把你往好了寫,事情曝光後,你心裡的包袱也就放下了。”

董舒怡茅塞頓開,激動的拉住林不凡的手道謝:“林先生,謝謝你,謝謝你……”

下午,張文思又打電話來了,董舒怡拖延時間,說自己被派遣到蘇城出差,兩天後回來,回來就和張文思商定簽約的事情。

掛斷電話之後,張文思開懷大笑:“搞定了。”

秘書王建勝問道:“專櫃拿下了?”

“嗯。”

“那我現在去擬合同檔案。”

“不用那麼急,董舒怡要兩天後才和我碰頭。”

王建勝起了疑心,說道:“為什麼要兩天後?”

“她現在在蘇城出差。”

“張總,這董舒怡會不會玩什麼花樣?”

“放心吧,我們手裡有她的把柄,她不敢輕舉妄動的。”

兩天後,張文思和董舒怡約在一家咖啡廳見麵。

見麵之後,張文思訕訕然的說道:“董總可比雜誌上的照片好看多了,真是個美人兒呀。”

董舒怡鼻子冷哼,戲謔道:“饞我的身子了?想讓我陪陪你?”

“哈哈哈哈……”張文思大笑,身子探過去,猥瑣地說道,“董總,你要是有這意思,我定當奉陪呀。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能和你這樣美人共度良辰,我這輩子也值得了。”

“嗬嗬,你還真會說呀。”

“哈哈哈……我可是實乾派。”

“我知道,我的老底你都探到了,我著實佩服你。”

“那我們就談談合作的事情吧。”張文思翹起二郎腿,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說道,“我要最好的店鋪,同時要你們商場給我們隻做宣傳橫幅,廣告牌,每個月配合我們搞促銷活動,另外減免三年的租金,怎麼樣?不過分吧?”

“不過分,你還有什麼要求,儘管提。”

“目前就這麼多了,合約我都替你準備好了,你看看。”張文思把合約推到了董舒怡的麵前。

董舒怡拿起合約掃了一眼,說道:“寫的挺全麵的,我們盛世全麵吃虧呀。”

“董總,吃虧是福。”

“是嘛?”董舒怡突然沉下了臉,“撕拉”一聲,將合約給撕了。

張文思頓時驚愕,“你乾什麼?”

“撕合約呀,你不是看見了。”

“董舒怡,你竟然撕合約,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你信不信我馬上把你有私生女的事情曝光出去?”張文思露出了醜惡的一麵。

“就不勞煩您大駕了,這事情,已經曝光了。”說完,董舒怡就把一份報紙拍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