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棺材內的空氣越來越稀薄,林不凡努力剋製情緒,但也開始慌張起來了。

與此同時,王慕妍的飛機已經抵達了八角村2號山頭,因為冇有適當的地方可以停靠直升機,就隻能用攀繩慢慢地爬下去。

“大小姐,要不你在飛機上搜尋,我們下去找林不凡。”吳成林擔憂王慕妍摔傷了。

“開什麼國際玩笑,我王慕妍是那麼嬌生慣養的嗎?彆忘記我可是王家的人,我們王家世代都是軍旅人,就這點高度我會爬不下去嗎?”王慕妍早就換好了鞋子,背上裝備就爬了下去。

吳成林等人緊跟隨後。

關山和段擎天也已經快到八角村了。

關山用通話器對段擎天說道:“段哥,我去1號山頭,你去3號山頭,直升機在半空搜尋。”

“好的!”段擎天回答道。

再說馮悅,他也在義莊的棺材內,同樣被扒的光溜溜的,任憑他怎麼踢打棺材板,就是無法突圍。

要說這馮悅也是個有情有義之人,他不懼怕死亡,卻恨自己讓林不凡一同奔赴黃泉。

“杜隊,我辜負了你的囑托,對不起。”

杜連峰曾經和馮悅喝酒言歡,說到過林不凡,若有一天自己不在楚家了,希望馮悅能保護林不凡。

當時馮悅應承下來了。

另外,杜連峰失聯之後,馮悅也找過杜連峰,但一直無果,有一天傍晚十分,馮悅獨自喝著愁腸酒,林不凡恰巧路過小院,看出了馮悅這是擔憂杜連峰,於是就上前和他一起喝酒。

席間,馮悅說絕對不相信杜連峰會作出背叛楚家的事情,又不相信杜連峰已經死了。

林不凡暗示道,杜隊長義薄雲天,重情重義,絕對不會有事的,我預感到過個一年半載,咱們三人能一起坐在月下,酣暢淋漓的喝酒。

這話說的意味深長,鏗鏘婉轉,馮悅是聰明人,立馬反應過來,一定是林不凡出手了,杜隊一定還活著。

“林少……”馮悅憋住一口氣猛喊一聲。

二人的棺材挨的很近,恍恍惚惚中林不凡似乎聽到了聲音。

王慕妍和吳成林等人快速的在2號山頭展開搜救,一共6人,分成了三組,飛行員朝著山頭飛去……

王慕妍聲嘶力竭的呼喊著:“不凡,不凡,你在哪裡?”

“大小姐,此地空曠,呼喊是冇用的,最怕的是歹人已經把……”

“吳成林,閉上你的烏鴉嘴。”王慕妍咬著唇,眼淚在打轉,卻又一臉的堅定,堅定林不凡一定活著,“梅林隧道塌方他都冇有死,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再說了林不凡可不是普通人。”

關山和段擎天此刻已經抵達了1號2號山頭開始搜救。

2號山頭到處都是雜草和小樹林,周圍怪石林立,道路曲徑通幽,山坡陡峭。

突然左側的樹叢裡麵傳來了莎莎的聲音,王慕妍急忙衝進了樹叢,樹木交錯,枝葉茂密,地麵是一層腥濕的鬆土。

剛衝進去,王慕妍的臉上就會鋒利的樹枝給劃開了一道口子,要是換在平時,哪怕是一星半點的破皮,王慕妍都要去做美容護理,但現在她全然不顧自己的傷勢,一心就想把林不凡救出來。

她瘋了一般在樹叢裡奔跑,同時喊著林不凡的名字。

喊了許久,嗓子已經沙啞,眼淚不斷的溢位。

老天爺,求求你,保佑不凡平安,我願意用自己一半的壽命,換取他的生命。

心裡,王慕妍一次次的哀求著奇蹟。

可以這樣說,林不凡是王慕妍的初戀,這一點是王慕妍從梅林隧道出來後,自己慢慢地想到的。

韓城2號公館28樓公寓內。

樸輝南靜靜地看著高樓大廈,身後是金中南。

這金中南也是個練家子,獲得過韓城三屆跆拳道冠軍,腿上功夫了得,之後被山星集團看中,進入了山星總部安保隊,這隻安保隊相當於一支武裝隊伍,雇傭團了。

後來,因為得罪了山星某個高層,差點喪命,幸好樸輝南救了他,之後將他調到了自己的部門,最後一同來到了滬海。

所以金中南對樸輝南是很衷心的。

“事情都辦好了嗎?”樸輝南冷冰冰的問道。

“辦好了,必死無疑,隻是……隻是動了楚雄霸的義子,會不會出事?”金中南擔憂道。

“哼,若是楚振宇,說實話,我還不敢對他下手,但一個區區義子,楚雄霸未必放在心上,據我所知楚雄霸的義子和義女多的很,少一個多一個無關緊要,死一個義子,是給他警告。大中,明天你就護送我女兒一共回韓城。”

“好的!”

杭城戰略部。

“你就不能把位置在精確一點嗎?”楊秋雨看著筆記本上的信號紅點問道。

“這是一片荒山,是野外,若換成以前的定位係統,估計隻能定位在八角村,範圍更大。”盧靜也無奈。

畢竟當時的地圖功能還不全,地圖是需要不斷完成,而且每天都要實時更新的,也就是說想要全國地圖,精細到一個道路,一家店,是需要巨大投入,最重要的是時間。

“關隊,段隊,你們那邊怎麼樣了?”楊秋雨通過通訊器和二人對話。

“在搜救了!但這山林太廣了,需要時間,我們一定會儘力的。”關山等人不斷的發射著信號彈,希望林不凡能看到。

同時,段擎天那邊還用上了軍犬,在山上搜尋著。

時間此刻已經過了2個小時20分鐘。

林不凡明顯感覺到出氣多,進氣少了。

又過去幾分鐘,林不凡出現了缺氧的症狀,腦子就好像大風車一般轉了起來。

糟糕了!

再下去,我就要死了……

邊上棺材裡的馮悅也差不多了,同樣出現了暈眩的症狀。

樹叢裡,王慕妍瘋狂的呼喊“不凡,不凡……”

邊上的手下都不忍心了,但又不好勸。

此刻王慕妍的聲帶都已經嘶啞了,就如同破風鼓的聲音一般,喀喀喀的。

就在這個時候,耳麥傳來飛行員的聲音。

“大小姐,我在山頂發現了一座廢棄的房子,很老舊,不知道裡麵是什麼情況。”

山頭冇有能停直升機的地方,所以還需要王慕妍他們上山頭才行。

“好,我知道了,我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