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時遲那時快,後麵也撞上來一輛大型suv,直接將林不凡他們的車“夾心”了。

馮悅猛踩油門打方向,想從側麵闖出去,但是前麵車裡探出一個戴著頭套的男子,拿出消音手槍,啪啪兩槍,將馮悅的車輪胎打爆了。

同一時間,後麵車上下來4個武裝漢子,都戴著頭套,手上拿著勃朗寧半自動槍,為首的漢子動作飛快,拿出炸裂器,就把車窗打碎了,槍頭直接頂在了馮悅的頭上,林不凡也被拉了起來。

很快就將二人轉移到了suv上,上車後戴上頭套就打暈了過去。

事情來的太迅猛,來的也都是專業人員,以至於馮悅也冇有辦法反抗,畢竟當時馮悅手上冇有拿槍。

不知過了多久,林不凡醒了過來,眼前黑漆漆的,身子冇有辦法伸展,他被關在了一個狹窄的空間裡。

其實,他被關在了一個棺材裡,此刻在倉門縣八角村某座荒山廢棄的義莊裡麵。

倉門縣緊挨著滬海。

林不凡摸了下身子,自己是光溜溜的。

媽的,太專業了。

林不凡拍了幾下週圍的木板,很快確定自己是在一個木棺裡麵,此刻林不凡還不能確定是棺材。

冷靜!

此刻必須要冷靜!

木棺被釘子埋死了,想要推開是不可能的。

在這種環境下,氧氣頂多隻能維持3個小時,也就是說,3個小時內冇有人來救自己,自己就要嗝屁了。

那麼是誰對自己下手的呢?

不用猜,就是樸輝南。

這讓林不凡很是意外,冇曾想樸輝南會把氣撒到自己頭上。

許是因為自己是義子的身份,死了,也不是楚家人,當對楚家會有震懾作用。

媽的,我還是疏忽大意了!

林不凡懊惱,人無完人,冇有算到樸輝南那麼狠!

好在經曆了上次的梅林山坍塌後,林不凡將一顆牙齒進行了改造,埋下了跟蹤器,為的就是以防不測,這還是盧靜最新打造出的,全衛星跟蹤器。

之前說過,凡人科技花錢使用國外的衛星,一是運用到地圖上,二就是為了這種時候而準備的。

那麼現在我停留在這個地方,戰略部的人有冇有引起重視呢?

會不會以為我在這裡辦事呢?

時間緊迫,性命垂危呀!

林不凡急速的開動腦筋,最後決定毀掉牙齒內的跟蹤器,如此一來,戰略部和盧靜筆記本連接器都會發出警報。

可要徒手摳牙齒,那是很難的。

再難也冇有辦法了!

林不凡雙手齊用,指甲嵌入牙床,血很快流了出來……

樸輝南,你給老子等著!

林不凡是越想越氣,自己替楚振宇擦了屁股,卻遇上了這種事情!

過了十幾分鐘,林不凡終於摳下了最裡麵的那顆大牙,然後將跟蹤器咬碎。

杭城凡人科技戰略部的主機電腦上,值班的職員發現了老闆的跟蹤器熄滅了,同時盧靜的筆記本也發出了警報聲。

盧靜幾乎是筆記本不離身的,況且此時還是上班時間。

“老闆出事了!”盧靜立馬敲擊鍵盤,鎖定最後的位置。

好在凡人科技花錢連接衛星,地圖更加完整。

“組長,老闆的跟蹤器熄滅了……”值班職員焦急的衝進來彙報。

“我知道了,你馬上去把楊總和段隊長、關隊長都叫到我的辦公室來!”

“哦!”

幾分鐘之後,幾個人都在盧靜的辦公室。

“跟蹤器在老闆的牙齒裡麵,這是最新的微型跟蹤器,用的還是陶瓷材料,就算是金屬探測儀也探測不出來,也就是說,是老闆自己將跟蹤器弄壞的,是想告訴我們他出事了。”盧靜分析道。

“快說老闆現在在哪裡?”

“在八角村的某個山頭,我看過地圖,鎖定了三座山。”

“我知道了,盧組長我先出發,你把位置發給我。”關山和段擎天立馬去了天台,直升機已經就位。

“老楊,我怕時間來不及,我有個想法。”盧靜擰眉說道。

“都什麼時候了,就彆吞吞吐吐的了,有什麼想法快點說,救不凡要緊。”楊秋雨火急火燎道。

“關隊到八角村至少要一個小時,不如和王慕妍聯絡,她不是在滬海嗎,讓王慕妍幫忙吧。”盧靜說道。

“好,我馬上給王慕妍打電話。”

王慕妍此刻在王家分公司忙活著靜安9號路段的開發,寫字樓的招商廣告也出來了,美食城的計劃書也出來了。

接到楊秋雨電話後,王慕妍震驚了:“你說什麼,不凡有危險?”

“是的,若非緊急也不會聯絡你,請王小姐救我們老闆。”楊秋雨哀求道。

“我知道了,把位置發我手機上,我現在就動身。”

掛斷電話後,女助手剛進來,“王總,高管都已經在會議室等你了。”

“取消今天所有的會議和約見。”

“可是王總,還有一些招商過來的老總們不能不見呀。”

“你廢什麼話,滾!”王慕妍此刻已經急火攻心了,林不凡是唯一一個讓她心動的男人,自己愛的男人身處險境,生死未卜,怎麼可能還約見和開會。

隨後王慕妍馬上給吳成林打了電話,讓吳成林召集所有人馬到分公司待命。

之後就受到了八角村的位置,王慕妍聯絡了直升機,大約20分鐘之後,直升機抵達。

從滬海去八角村,最快隻要20分鐘。

路上王慕妍一直和凡人戰略部溝通情況,範圍有三座山,既定為123號位置,王慕妍選擇去2號位置,也就是2號山頭,其餘兩座由關山和段擎天搜尋。

棺材裡麵的林不凡心情緊張,剛剛經曆了梅林隧道塌方的事情後,又被拘束在了這麼一個鬼空間裡。

林不凡儘量調整呼吸,隨著時間流失,他感覺到了呼吸困難起來了。

這個時候就更加要調整心態,和呼吸,最好進入一種冥想的境界中,讓心臟跳動的慢一點。

但說說容易做做難!

花了10分鐘左右的時間,林不凡才慢慢地調整過來,但空氣已經很稀薄,林不凡感覺頭暈乎乎的。

我不會死在這裡吧?

不會的,我不會那麼輕易就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