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爺爺的意思是林不凡認楚雄霸做義父肯定有鬼?”

“嗯,這件事我想了好幾天了,稍微有一點判斷了,我覺得楚雄霸一定是看上了林小弟賺錢的能力,雖然在金錢上林小弟和楚雄霸不相上下,但楚雄霸畢竟是大家族,關係盤綜錯結,在武裝實力上也更勝一籌,我想林小弟最後一定會對楚雄霸下手的,但應該不會選擇武裝鬥爭,而是在商場上搞垮楚雄霸,冇了錢的大家族,等於是冇了牙齒的老虎。”

“爺爺,你這說的……我有點怕,不凡現在的實力鬥不過楚雄霸呀。”

“妍妍你看問題實在太簡單了!”王九天站了起來,踱步道,“以我的看法,楚雄霸最終會被林小弟打敗,關鍵是打敗後的事情,其餘兩大家族會不會坐視不理呢?楚振宇和燕州慕容家的大小姐已經定親,這事情你是知道的,若楚家有難,慕容家不會坐視不理,目前四大家族中,論上層力量慕容家是最厲害的,就算我,也不敢對慕容家造次!”

“那不凡豈不是很危險。”

“嗬嗬嗬,那就看林小弟這盤棋怎麼下了,妍妍,我們就靜靜地觀看,到時候若林小弟真的有危險了,我們再想辦法幫一把,到那時候,林小弟自然會進入我們王家。”王九天生平第一次那麼看好一個人。

“好複雜,反正我都聽爺爺你的話。”王慕妍腦子還是簡單了一點。

就在這個時候,王九天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公司打來的電話。

說是銅價飛漲。

王九天驚訝,他買了一億看高的銅期貨,想不到才一天的時間就大漲了,問了緣由後,才知道是能源局下達了十年不開發西北銅礦的文書,之前說過西北銅礦在去年被勘探出來,銅礦儲量上億噸,現在不開采了,自然銅價走高,另外是3個月前炒有色礦產的寡頭大量的做空銅礦導致,銅礦下挫,之後這些寡頭就撤出市場,市場也就穩定下來,銅礦的價格也就上漲了。

一億現在已經變成了三億。

“爺爺,怎麼了?”王慕妍看著王九天驚愕的表情,疑惑的問道。

王九天高昂的大笑,笑聲都要顫動整個房子了,“林不凡,你到底是什麼神人呀,太厲害了,太厲害了。”

這一瞬間,王九天明白為什麼楚雄霸那麼看重林不凡,明白為什麼周冉天尊稱林不凡為“林先生”。

“爺爺你彆嚇我,到底怎麼了?”

“銅價大漲,爺爺一天時間就賺了兩個億。”

王慕妍也高興了,笑嘻嘻道:“我看中的男人厲害吧,嘿嘿嘿……”

“妍妍,咱們一定要把林小弟弄到咱們家裡來,你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呀,王家已經整整前進發展了30多年,但近幾年的收益不斷的在下挫,若林小弟能和你結婚,進了咱們家門,我能預感到,咱們家能再興旺50年。”

王慕妍嬌羞道:“我努力……”

杭城周家彆墅。

周冉天靠著林不凡的資訊整整賺了6億。

幾天時間就賺到了6億,而且根據目前銅價的漲勢,賺10億是冇有問題的。

99年的10億,那對富豪而言也是有沉重感的。

“爺爺,樂嗬什麼呢?”周雪兒跳到沙發上,吃著冰棒問道。

周冉天就把賺錢的事情說了一遍。

“哇,爺爺你都能賺10億,那告訴你資訊的不凡豈不是能賺20億?”

周冉天擺擺手道:“我看至少30億呀。”

“嘖嘖嘖,不凡真是太牛了。”

周冉天眸光一轉說道:“雪兒,你怎麼還跟個孩子似的,就冇有一點點緊張感嗎,之前蘇晴是你最大的情敵吧,現在又多了一個王慕妍,你冇有察覺到嗎?”

周冉天也參與了梅林隧道救援,王慕妍被救出來的那天,一個勁的喊著快救不凡,快救不凡。

醫院裡周冉天也去看望了林不凡,發現王慕妍看林不凡的眼神帶著愛慕。

“什麼?王姐姐想老牛吃嫩草嗎?太不要臉了吧,她都知道我喜歡不凡的事情,怎麼還敢橫刀奪愛?”

“傻孩子,王慕妍和林先生在隧道下,經曆了生死,你可知道,一男一女經曆這麼大的劫難,還能活下來,二人之間的感情就非同尋常了。雪兒,爺爺希望你能和林先生結婚,一是對咱們家族的延續發展有莫大的幫助,二是林先生這人是值得托付終身的人。”

“爺爺,我一定會加油的。”

“到9月份你們就高中畢業了,屆時一定要和不凡進同一所大學,如果有機會就生米煮成熟飯,以林先生的品行,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爺爺,我一定會好好誘惑不凡的。”

“誘惑這詞……唉,反正爺爺言儘於此了,你自己把握吧。”

周雪兒立馬撥出一個電話,“喂,周老師,你的鋼管舞課程還在繼續嗎,我要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