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林不凡的安排下馮寧裳去了花旗國,一邊進入CVC基金會學習投資,一邊可以照顧女兒,倒也是兩全其美了。

王慕妍這幾天十分的不爽,姚國慶的事情給她很大的打擊。

到嘴邊的肉,竟然冇了。

事情被鎮西老家的王九天知道後,火冒三丈,罵了王慕妍整整一個小時。

說你要是冇有本事,就回來嫁人得了,以後不要摻和家族的經營。

王慕妍可不想做家庭主婦,隻能哀求爺爺王九天在給她機會。

想到這一切都是林不凡搞的鬼,王慕妍心裡那個火呀。

靜安路自從劃入滬海經濟開發區之後,王慕妍就開始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各種開建的工作,比如找設計師,比如寫字樓的招商。

在靜安路9號路段的背後是一座山丘,這做山丘上原本住著幾十戶人家,在三年前的“山民歸城”建設中全部都搬了下來,但是山民之前的房屋還在。

王慕妍就想在這座山丘上在建造一個酒店或者是會所,專門接待高級人員。

這天,她到山丘上去考察,看看整體的環境如何。

也是巧了!

林不凡也看中了這座不起眼的山丘,他也想在這裡建造一個民宿,當然了當時還冇有民宿這個概念。

山丘上遺留著破爛的房屋,已經是殘垣斷壁,大部分的門都已經冇了,一片雜亂。

林不凡從山丘上慢慢下來,王慕妍從山底慢慢上去。

二人相遇的時候,都愣了一下。

這份孽緣是真夠深厚的!

“林不凡!”王慕妍看到他,眼睛爆出憤怒,要不是林不凡,姚國慶的事情早就談下來了。

“我擦,這不是王大小姐嗎?咱倆是不是太有緣分了?”林不凡笑嘻嘻的說道。

“你個無恥卑鄙的混蛋,老孃看到你就來氣!”

“乾嘛那麼生氣呀,不就是姚國慶的事情嗎,你棋差一招,跟我有什麼關係,你得多修煉。”

“修煉個屁!”

“你來這裡檢視地形,是不是看中這塊山丘了,我問了上層,報價挺高的,這種低矮的山丘,麵積也不大,很難建造大型建築的,我奉勸你還是放棄吧。”林不凡好心的說道。

小型山丘地基很難打,地基難打,就意味著不能建造大型的建築,那麼高價買入就很難盈利,這也是為什麼這座山丘一直閒置的原因。

然,在這裡建造民宿是很符合情境的。

“這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王慕妍冇好氣的說道,“你不會也是看中了這塊山丘,要和我搶吧?”

“還真讓你說中了,我還真就看中這塊山丘了,這裡多好呀,風景宜人,景色秀麗,前麵是經濟開發區,後麵是大成東路,交通也便利!”

“你還真是我的煞星呀,走到哪裡都有你!”王慕妍齜牙咧嘴,恨不得將林不凡直接咬死了。

她撇嘴氣呼呼的繼續朝上麵走。

“王大小姐,上麵有個……”

“你彆跟我說話,下流胚子。”王慕妍直接咆哮道。

“好吧!等下彆叫我。”林不凡笑眯眯的坐到了一邊的石頭上抽起了煙。

王慕妍繼續往上麵走,檢視著地形和這裡的房屋情況。

走著走著,前麵就出現一張塑料薄膜,薄膜的四個角上壓著石頭。薄膜下麵是個大坑。

之前林不凡從上麵下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這個坑,應該是之前山民祭拜的什麼神相搬遷留下來的坑,這坑足足有3米多高,下麵汙穢一片,還有一條腐爛的死狗。

邊上有一張很大的塑料薄膜,之前應該是蓋在這個坑上麵的。

林不凡就把薄膜蓋到了坑上麵,壓上了石頭,避免有人不長眼掉下去。

王慕妍這傢夥走路趾高氣昂的,隻看前麵,不看腳下,加之是爬上去的路段,所以林不凡纔會提醒她,但話都冇有說完,王慕妍就打斷了,林不凡也不著急就慢慢地等,看看王慕妍這傻妞會不會掉下去。

“啊……”

前麵傳來了清脆的一擊呼喊。

林不凡搖頭,無語了:還真是個傻妞呀!

王慕妍還真就掉到了坑裡麵。

坑裡麵都是臟水,還有一隻腐爛的死狗。

王慕妍嚇壞了,看著死狗,冷汗直流,她識圖爬上去,但坑太高了,哪裡爬的上去。

衣服都濕了,臭烘烘的,死狗上麵還有蛆蟲在爬出來。

“嘔……”王慕妍的胸口起伏不定,吐出幾口水。

臉色頓時就綠了。

怎麼辦?

上又上不去,難不成在這裡等死?

無奈下,隻好呼喊起來:“林不凡你個狗東西,是不是你挖的坑?”

林不凡剛走了幾步,聽到這話,駐足了。

這傻妞腦子真是秀逗了。

老子冇事在這裡挖坑等你掉下去?

我特麼是瘋了嗎?

林不凡不急不躁,繼續坐了下來抽菸。

“林不凡,你個畜生,你想害死我是不是,你滾出來,滾出來……”

王慕妍呼喊了半天,嗓子都冒煙了,但就是不見林不凡,這一下她真的開始慌了。

這山丘幾天都不會有人上來,冇有水的情況下麵,自己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時間慢慢地過去,王慕妍全身顫抖著。

她的皮包在摔下去的時候,偏偏一飛飛在了坑外麵,現在冇有辦法聯絡到外界的人了。

一種恐懼爬上了王慕妍的心頭,她意識到了自己正在麵臨危險,她急了,繼續大喊:“救命呀,救命呀……”

但無人應答。

叫的聲音都啞了,才停了下來。

王慕妍的手開始不聽使喚的抖動,牙關也因為恐懼而上下打顫。

她肯定是不想死在這裡的。

怎麼來了滬海之後,什麼事情都碰上了,遇到那個林不凡果然冇好事,他真是我的煞星呀!

一晃就是傍晚了,天色漸漸暗下來。

不多時,鬥轉星移,黑幕落了下來。

王慕妍在坑裡,用頭撞著坑洞,最後抽泣起來,“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