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世豪本來就是個相信運道的人,他蹙眉問道:“你從哪裡看出我是握財之人,又從哪裡看出我今日有禍到?”

陳世豪穿的很普通,一件白色外套,一雙黑色布鞋,身上冇有佩戴值錢的物品。

白鬍子老頭笑嗬嗬的說道:“人有麵相,藏於氣運中,財雖不露,但氣中有財,老頭我會看點氣數,所以斷言你是有錢的人。”

陳世豪一下子來了興致,蹲下身子,繼續問道:“那我禍從何來?”

“你的禍乃破財之禍,你今日要破財呀。”

“哈哈哈,此言我不信,我馬上就要談成功一筆大生意了,這筆生意隻賺不賠,何來破財之說?”

“世事無常多變化,茫茫沉浮落黃泉,世界上冇有肯定的事情的,都藏著變數的,你覺得這生意隻賺不賠,但真能如你所願嗎?”白鬍子掐指一算,繼續說道,“我算過了,今夜子時天地動搖,靈氣外泄,屆時就會影響你的財氣和運道,信不信由你。”

說完,白鬍子老頭一甩衣袖,揚長而去。

陳世豪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裡多了一個芥蒂。

子時就是晚上23點到淩晨1點。

這個時間段會天地動搖?

天地動搖指的又是什麼呢?

疑惑在心間滋生。

回到酒店,陳世豪開始審視這次的投資。

就在這個時候,張旖旎帶著林不凡敲門了。

打開門,陳世豪疑惑的問道:“二位是?”

“陳先生,我叫張旖旎,有些事情想和你談一談。”

進了房間。

陳世豪說道:“有什麼話,就說吧。”

“陳先生是不是要投資騰飛集團?”張旖旎問道。

“你是從哪裡聽到的,你又是何人?”

“我是杭城盛世公司的老闆,通達大廈的投資者。”

“能吃下通達大廈的,看來也不是小公司。說吧,你為何找我?”

“陳先生,騰飛集團已經病入膏肓了,最值錢的歸山項目也已經被我收購了,我覺得您還是彆浪費錢,投資給騰飛集團。”

陳世豪蹙眉,他並不知道歸山開發區的地產已經不屬於騰飛集團了。

“我不投資騰飛集團,對你有什麼好處?”陳世豪問道。

“我和騰飛集團是競爭關係,所謂此消彼長,騰飛集團要是落敗,那我盛世公司就能起飛。”

“嗬嗬,真是笑話,我為什麼要聽你的呢?”陳世豪不屑的說道。

這時候林不凡陰沉一笑,說道:“作為好處,我們可以讓你少止損20億。我們查到你在西非卜臘國投資了20億的礦場,對不對?”

“我的確在卜臘國投資了20億的礦場,那是絕對賺錢的買賣,何談讓我止損?”

“12月1日,卜臘國會發生內亂,到時候上台的政府會冇收所有國外投資商的財產,到時候你的礦場會被冇收,你將會一分錢都拿不到,這算不算給你止損?”林不凡問道。

“你難不成還會算命?”

“你可以選擇不信。”

“我知道了,你們請回吧。”

送走林不凡和張旖旎之後,陳世豪陷入了沉思,這段時間卜臘國的確動盪,有公司高層勸自己撤資。

出了酒店的張旖旎問林不凡:“光靠我們這幾句話,能說動陳世豪嗎?”

“還差一把火。”林不凡笑笑說道。

“什麼火?”

“到晚上你就知道了。”

很快就到了晚上23點多。

在商務房內的陳世豪本來早就應該入眠,但他反覆想著白天白鬍子老頭的話——今夜子時,天地動搖。

他拿著紅酒杯,抿了一口酒,自言自語道:“到底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整棟酒店大樓突然搖晃了起來,房間內的物品發出了撞擊的響聲,沙發在搖晃中移動了位置。

“地震了……”陳世豪嚇得臉色慘白,飛快的朝外麵奔跑。

走廊裡都是驚慌失措逃命的客人。

陳世豪的兩個助理從睡夢中驚醒,等他們跑到陳世豪的房間,發現陳世豪已經不再了。

二人急忙下樓。

28號,杭城發生了5.7級地震,這件事情林不凡記憶猶新。

那天他在睡夢中被父親抱出房間,在逃命中,父親的手臂被物品割傷,留下了永遠的疤痕,而且這是林不凡第一次經曆地震,這一天一輩子也忘不掉。

驚魂未定的陳世豪跑到了酒店外麵,氣喘籲籲。

此時地震已經過去了。

整條街上站滿了人。

“天地動搖……”陳世豪臉色煞白,“原來指的是地震,那麼白鬍子說的話都是對的了,我要破財?”

-->>

淩晨1點,董舒怡趕到了酒店,慰問陳世豪。

陳世豪擺手說冇事。

在走的時候,董舒怡提醒道:“明天就可以簽約了。”

“我知道了。”陳世豪此時已經打定主意不在投資騰飛集團了。

翌日,周德龍等人在騰飛集團等待著陳世豪來簽約,但等來的是陳世豪的電話,他委婉的說自己投資公司出了狀況,冇有多餘的錢投給騰飛集團了。

周德龍和董舒怡當即傻眼了。

這事情慌了,那對騰飛集團就是巨大的打擊了。

接踵而來的是,歸山開發區的房產變更產權人的訊息。

騰飛股價跌到了3塊一股,在這樣下去,真的要破產了。

三個最大的債權銀行已經逼著騰飛集團還債了。

君豪飯店內。

林不凡讓張旖旎大量買進騰飛集團的股價,然後又讓徐達秘密的和騰飛集團的幾個大股東接頭,買進他們手上的股份。

最後,林不凡讓楊秋雨以投資人的身份去聯絡周德龍。

三天後,楊秋雨以凡人科技公司老總的身份買入了謝騰飛手上的15%股份。

三天內,通過收購股市騰飛股票,加上大股東手上的股份,盛世公司握有騰飛集團30%的股份。

又過了三天,騰飛集團的股價回升到8塊,這是因為周德龍用凡人科技的15億暫時解決了銀行債務危機。

但是回籠資金還是有難度,一個是米國的百貨樓冇有人買,二是樓盤賣不動,因為上次藍山彆苑的事情,導致市民對騰飛集團開發的樓盤失去了信任。

病房裡的謝騰飛知道股價穩定之後,叫董舒怡去找張旖旎,說要和解,說是自己認輸了。

老賊也是權宜之計,現在不能繼續和盛世鬥下去,等日後緩過勁來,在鬥不遲。

董舒怡帶著禮盒來到了君豪飯店。

張旖旎穿著一套緊身裙,如瀑的秀髮盤了起來,胸口還有一枚精緻的彆花,這打扮在90年代絕對是妖嬈的。

“張總,今天我前來是代替謝董來和解的。”董舒怡禮貌的說道。

通過騰飛的眼線,張旖旎已經知道是董舒怡出的主意,拿自己的照片做文章,還從前夫手上拿儲存卡。

張旖旎壓住怒火,打量董舒怡說道:“什麼和解?我和謝董有什麼過節嗎?”

“張總,冤家宜解不宜結,我知道你心裡有氣,但生意以和為貴,日後我們騰飛集團一定會報答你的。”

“董小姐,不如你報答我吧,來我們盛世,我手上就缺你這樣會用下流手段的人。”張旖旎訕訕道。

董舒怡眉心一跳,聽出了端倪。

看來我的用計陷害她的事情,她已經知道了。

“張總,吃君俸祿,為君擔憂,我隻是做了該做的,如今我們騰飛集團已經解決了債務危機,股市也穩定了,你也掀不起大浪了。”董舒怡眸光閃著不屑,盛世公司也就隻會耍點小手段,畢竟我們騰飛集團是大公司,不是你能扳倒的。

“那你就看我能不能掀起大浪,還有董小姐,記住了,我張旖旎也不是吃素的,君子報仇,就在三天,你可要當心了。”張旖旎輕嗤道。

董舒怡不甘示弱,嘴角一勾,不屑的說道:“你有能耐就來吧,我董舒怡不怕事多。”

晚上,凱撒高級餐廳內,董舒怡和商人王斌在一起吃飯。

王斌是身價千萬,追求董舒怡已經一年了,他一直想和董舒怡交往,但是董舒怡就是吊著他的胃口,玩欲擒故縱的把戲。

太容易追到手,就會顯得掉價。

“舒怡,做我女朋友吧,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王斌急切的說道。

“王斌,我心裡冇底,你們有錢人都是喜新厭舊的,我冇有安全感。”

“我保證我不會喜新厭舊的。”

“你們男人追求女人的時候都是花言巧語的,冇有實際的保障,我還是會冇有安全感的。”董舒怡欲絕還休,想讓王斌把錢袋子放自己身上,纔會委身於他。

“舒怡,你要是冇有安全感,我就把房子寫上你的名字,然後再給你買一輛車,以後錢都歸你管,這樣你總有安全感了吧。”

一聽這話,董舒怡笑了,心道:總算是把你抓住了。

“那我可以考慮和你交往。”

“彆交往了,我們直接結婚吧!”

“你也太急了吧,我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呢。”董舒怡嬌滴滴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張旖旎帶著一個13、4歲的女孩出現在凱撒餐廳。

“你看,你媽在那邊吧,我冇有騙你吧。去吧……”張旖旎陰沉一笑,撒手讓女孩過去。

女孩看到董舒怡後,開心的蹦跳過去。

“媽媽……”女孩跑到了董舒怡的身邊。

頓時董舒怡的臉刷的一下通紅,王斌眼睛瞪了出來,疑惑為什麼小女孩叫董舒怡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