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飛嘴角微微一勾,說道:“股票的世界哪有那麼多的短期利益,你也是投資人,想必也不需要多說什麼,想要短期盈利全部都是內幕訊息,想要知道內幕訊息可冇有那麼容易。”

“所以我纔來找你的呀。”馮寧裳聲音帶著哀求,她太需要一筆盈利的投資了。

“寧裳,我們已經不是學校裡那單純的戀人了,我們已經是社會上的精英,已經是知道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年紀了,就算我們在大學有過一段純潔的愛情,但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如果是其他事情還好說,內幕訊息這種事情太過敏感了,這你應該知道。”徐飛故作深沉,話裡有話。

馮寧裳凝神思量一會兒說道:“徐飛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怎麼才肯幫我?”

徐飛邪乎一笑,喝了一口咖啡緩緩道:“簡單,你在我這裡放3000萬,我給你變成6000萬,投資操作全部由我一個人來,那麼就算出了事情,和你也冇有乾係,你也不必過多知道所謂的內幕,知道太多了,反而對你不好。”

馮寧裳一驚,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首先帝國集團投資部的錢隻能從帝國投資部投資出去,外調這種事情還從來冇有發生過。

其次,把錢交給了徐飛,安全性怎麼保證呢,這種私底下的交易,連合約都不能簽訂。

徐飛訕訕一笑說道:“我的人脈和投資能力你應該清楚,現在我恰巧有一個內幕訊息,這支股票會大漲,翻三倍都是可能的,我也攤開了和你說,這次投資,我不是以IK銀行投資顧問的身份去投資,而是個人投資,所以我需要大量資金,賺了,也都是自己的,對你而言也是好事,若你不敢一搏,那就算了,若你有膽量,那就一夜暴富。說到底就是信不信我。”

“能告訴我哪隻股票嗎?”

“說了,你最好不要知道。”

“呼……”馮寧裳吸了一口冷氣。

這個時候,徐飛接了一個電話,言語中談到的也是投資。

掛斷電話後,徐飛就要走,“我現在要去見一個客戶,他已經決定在我這裡投資3000萬了,寧裳,我最後說一次,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錯過了,就永遠錯過了,投資就是一念之間,你把握不住那就算了,更何況我有內幕訊息,這次投資十拿九穩,說白一點就是帶你賺錢。我言儘於此。”

徐飛拿著包離開了。

馮寧裳腦子飛轉,心情起伏……

最後,她還是追了出去,“徐飛,你等下。”

“怎麼?”

“給我一天時間,我看看能不能外調3000萬。”

“好,我給你一天時間,最多一天時間,明天下午1點,我就要開始操盤了。”

回到帝國集團後,馮寧裳思考了半小時後,還是來找牛紅了。

郭淮河被開除後,投資部老大的位置就空著了,牛紅成為了老二,管控著投資。

馮寧裳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毫無保留。

牛紅為難了,低語道:“小馮,你可知道外調3000萬是嚴重違反規定的,而且3000萬也不是小數目呀。”

“我知道,但我隻能放手一搏,徐飛不會口說瞎話的,我瞭解他,這次他肯定是有把握的,最多一個星期就把錢還回來,紅姐,幫我一次吧。”馮寧裳急切的說道,她太想做出一點成績和拿提成了。

牛紅擰眉思量,久久不語。

“紅姐,這次投資我覺得一定會盈利的,這對公司來說也是好事,隻是暫時的違規操作了,就這一次好嗎?徐飛掌握了內幕訊息,絕對不會錯的。”

牛紅掙紮起來,半晌不說話。

“紅姐,這次絕對能賺錢的,我們博一次吧。”

牛紅心裡做著鬥爭,“投資有風險,要是失敗了呢?那可是3000萬的窟窿呀。”

“不會失敗的,有內幕訊息呀。”

牛紅是老手了,她心裡知道有內幕訊息肯定是能盈利的。

“好吧!就這一次。一個星期內必須把錢給轉回來。”

“謝謝紅姐!”

搞定牛紅之後,馮寧裳鬆了一口氣,心裡想著3000萬變成6000萬9000萬,到時候自己的提成就有2、3百萬了,當然也不會虧待了紅姐。

這種事情牛紅不說,其實二人也是心照不宣的,盈利了,牛紅這裡肯定是能分到錢的。

當天下午4點的時候,錢就轉到了徐飛的一個賬戶上。

馮寧裳做著發財夢,但她卻不知道這是噩夢的開始…………-